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热

秘技——猛男落泪!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dei


微博解封中,我掐指一算日期应该是明年

【恋与x你】当你放弃喜欢许墨时他的反应04

☆依旧是喜闻乐见的许撩撩翻车现场,许墨专场
☆苏,爽,狗血
☆ooc,乙女注意
☆前篇03



19

你坐在岸边的树下,看着绿影摇曳、水光接天的湖面发呆,身旁站着很久不见的许墨。

许墨站得笔直,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贴身的白色针织衫衬得他十分斯文。

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 更是给他添上了几分神秘的书卷气,也遮住了那双狭长的眼眸,令你不曾发觉他墨色的眼底那如同湖泊般的幽深。

你原本以为发过那样的短信后,在你刻意的躲避下,近期内你和许墨是不会再见面的了。

——直到那份如同跗骨之蛆般的爱意被时间彻底磨平为止。

相信到那时候,就算再遇到许墨你也不会做出什么失态的举动来。

然而命运似乎有心要捉弄你,偏不肯遂了你的意。

休假结束后你一回到公司,迎接你的就是一档非常重要的新节目企划。

企划需要专家的加入,如果是平时你一定会立刻去找许墨帮忙,他是最适合的人选。

可现在许墨早已上了你的黑名单,为了能躲开他你甚至住到了白起家里去,怎么可能把自己主动送到他面前去?

万般无奈之下,你只能让助理整理了恋语市所有符合节目条件的专家资料,挨个去拜访。

今天你要去见的专家是国内十分有名的一位老教授,也是所有专家里的最佳人选,但碍于名气,说服他参加节目的成功率也是十分地渺茫。

前些天你和研究所的人商量好了时间,只等今天前去研究所和老教授见面。


20

老教授果然委婉地拒绝了你的邀请。

你有些遗憾,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尽量多和老教授聊一会儿,希望能让他改变心意。

老教授的年纪大了,听研究所的人说平时精神并不怎么好,讲话总是慢吞吞的,说了上句忘了下句,今天却意外地很是健谈,面色红润,像是遇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你试探性地询问了一下,老教授笑着告诉你等下他的学生会来看望他,那是他最喜欢也最引以为傲的一名学生,还拉着你给你讲起了他那名学生的光荣史。

你听不懂那些专业的术语,可在老教授学生得过的各种荣誉里,有些是连你都耳熟能详的国际奖项。

“好厉害。”

你不禁感叹了一句,老教授的这个学生真是优秀得让人连嫉妒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如果等下能见面的话一定要好好看看,究竟是怎样风光霁月的人物。

老教授也乐得让你和他的学生见见,主动开口让你多留一会儿。

你本以为老教授拒绝你后,应该很快就会有人来将你请出研究所,现在一听居然能再留些时候,自然是求之不得,连忙答应下来。

等待的途中,老教授被研究所的人请去实验室解决事情,你便在其他人的引导下去了会客室。

你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杯热茶。

听带你来的人说老教授的学生过会儿才到,闲着也是无聊,你索性从包里拿出节目的策划案看了起来。

一开始你只是拿这个打发时间,后来却越看越投入,如果是李泽言在这儿,看见这样用心工作的你,或许也会大发慈悲地表扬你一句“勉勉强强”。

你看得很是认真,全然屏蔽了一切,没有发现会客室的门被推开后,缓步走进来的许墨。


21

许墨先是愣了下,他没有想到时隔多日,他和你的首次相遇居然是在其他人的研究所里。

而在见到你依旧低着头看文件,竟是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时,许墨的眼底添上了几分清浅的失望,心里纠缠着说不清是被忽视的落寞还是被压抑住的隐秘的欢喜。

但当他垂下眼眸时,眼里纷杂烦乱的情绪却如同镜花水月般转瞬即逝,快得好似心神恍惚间生出的一场错觉。

许墨从来都很清楚,他那与常人无异的外表下,究竟住着一个多么苍白的灵魂。

就好像一湖冰封已久的死水,哪怕曾经被风吹拂泛起过涟漪,却也只是曾经。

你走后,许墨去过很多地方找你,而你的存在却好像被人刻意抹去了一般,让他无法找到你的踪迹。

而许墨也很长一段时间没能回到以前那副表面温和、内心却冷静到近乎机械的模样。

你的短信和周棋洛的照片带给他的冲击比他想象中要大得多,甚至将他牢不可破的心房也敲开了一丝裂缝。

可再怎么改变,归根结底他还是那个习惯用理智去控制情感,用思考去压抑本能的许墨。

所以许墨选择将自己关在屋里整整一夜,没人知道他在黑暗沉闷的深夜里有过如何彷徨压抑的挣扎,也永远不会有人窥探到他那颗死寂的心里也曾有过夏花般绚烂的怦然心动。

他将被拉扯得岌岌可危的理智当作刀刃,在忍不住变得柔软的心尖上一遍又一遍地割裂出狰狞的伤疤。

他告诉自己,美好的一切皆是虚幻,梦中的所有终会化为泡影。

待到窗外的黑夜被黎明结束,他回到了之前沉着冷静的样子,却又陷入了更加沉重令人喘不过气的黑暗。

他把这些日子的失态和复杂的心情都归咎到了你单方面与他切断联系,导致他的计划也就此搁浅上去。

许墨隐隐觉得,如果他不这样做,就会有什么计划之外的、不受控制的意外发生。

——某种情绪上的、一旦发生就再也无法挽回的失控。

而他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的,毕竟他所做的一切,他整个人存在的意义都只是为了他的计划而已。

为此,他可以利用一切。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你。

许墨慢慢地来到沙发背后,开口的同时也认真地注视着你。

消失了这么多天后,你竟然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还真是……出人意料。

“在看什么?”

“新节目的策划案啦,顾梦也真是的,弄了这么多页,我要多久才能看完啊!”你下意识地抱怨道。

“怎么积了这么多?”许墨对你的了解十分全面,他不允许他的计划出现一丝差错,每一个参与的人员他都仔细调查过,更别说你和他接触过那么多次。

“还不是因为之前休假,工作都堆到一起去了。 ”你的身心仍然沉浸在策划案中,头也不抬地继续说道,“就和棋洛说了别跑那么远,国外好玩是好玩,可我本来是打算在家宅几天的,还能顺带处理下工作……”

你说着说着,突然觉出一丝不对来。

这会客室……不是只有你一人吗,怎么还会有别人的声音?

这声音,好像也有些耳熟?

你终于从策划案中醒过神来,猛地抬头眼里却撞入一张熟悉到刻骨铭心的脸来。

“许、许墨?!”

你慌乱地站起身来,膝盖上的文件散了一地也无暇去管,放着茶杯的茶几被你下意识想要后退的动作撞得向后移,和地板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呲啦声,你的声音也因为受到惊吓拔高到有些尖锐的地步,身体微微地颤抖着。

你怎么也没想到,你在白起的帮下助成功地躲了许墨那么多天,好不容易放松了些警惕,却又猝不及防地遇见了这个你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人。

“嗯,是我。”比起你激烈到不正常的反应,许墨就要平静得多,他清雅俊逸的脸上甚至还带着温和的笑意,“好久不见。怎么这么不小心,文件都散了一地了。”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看着他一如以前的微笑,整个人像是如坠冰窖般遍体生寒,说话时的声音抖得不成样子,艰难地挤出一句质问来。

“来看望教授。”许墨的眼角弯了弯,笑容在灯光下散发着酒般醉人的气息,“他是我的老师,你也是来拜访他的吧?”

你哆嗦着嘴唇,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许墨看着你惊慌失措、如临大敌的模样,只是笑着弯腰替你捡起散落的文件,仔细理好后放在了茶几上。

没有直接递给你,因为你看上去并不像会理会他的样子。

你看着许墨体贴的动作,恍惚间觉得像是回到了以前,你还没有撞破许墨隐藏起来的面目的时候。

曾经,你在许墨面前也是像现在一般,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冷静,总是笨手笨脚的做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每次回想起来你都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只要许墨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你的心就像吊着线的木偶一样,被牵扯得七上八下,一如你忐忑不安的心情,而操控你的线永远都被许墨握在手里。

那时的你觉得这样全部心神都被牵动的感觉虽然有些煎熬,但更多的却是心甘情愿地沉溺在这段甜美而暧昧的关系中。

而现在的你,面对这样轻易便被再次动摇了内心的自己,却好像心脏被一刀刀地剖开般迷茫又无助。

为什么在你们的相处中,挣扎辗转那个人的总是你?

许墨却能如此地高高在上,好像神灵一般带着毫无怜悯的微笑,平静地看你演着拙劣的独角戏。

你在他的面前,就像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我、我想起来公司还有事没做完,就先离开了。”你尽量控制住颤抖的手,将茶几上的文件抓起塞进包里,低着头看也不看许墨向会客室外走去,“请、请替我向教授传达一声抱歉……”

当务之急是赶快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

“嗯?向我传达什么?”不巧的是,老教授刚刚处理完实验室的事就听人说自己的得意门生已经到了,换下实验服就连忙赶来了会客室,正好撞见你想要离开的一幕,“我的学生才刚到,制作人就要离开了吗?”

你闻言,头上的冷汗刷地就下来了。

这、这可怎么办,好死不死地让老教授撞见了你要走的样子,许墨这个老教授十分喜爱的学生前脚刚到,你后脚就急匆匆地要走……

这不是明晃晃地在打老教授的脸吗?

“老师。”许墨还是那副温和有礼的样子,向着老教授微鞠了个躬,“半年不见,您的精神看上去还是那么好。”

“哈哈哈,这不是听说你要来看我这个老头子,心里高兴么。”老教授笑眯眯地说道,“怎么,小许,看你俩刚才的样子……以前是认识的?”

碍着礼仪,你不敢去插老教授的嘴,只能眼巴巴地在一旁站着听许墨和老教授寒暄。

“嗯,她以前做节目邀请过我。”许墨回答道,“我俩……是朋友。”

“哦——原来是朋友啊。”老教授顿了顿,笑容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了起来,“小许的朋友,那刚才我还真是有些怠慢了。”

你隐隐觉得老教授似乎误会了什么,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站在一边僵笑着,心里暗暗祈祷许墨不要胡说八道。

“老师言重了。”许墨笑了笑,却什么解释都没有做。

被老教授这么一打断,你也知道自己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只能自暴自弃地跟着两人在沙发上坐定,低头看着茶几上的花纹,听着许墨和老教授在那儿其乐融融地聊天。

你并不想加入他们的谈话,毕竟和许墨待在一起简直如坐针毡般地难熬,你只想在一边安安静静地当个毫无存在感的装饰。

“说起来,既然你们是朋友,制作人刚刚说的那档节目,为什么不让小许去?”

你本想等两人聊地差不多了,再开口向老教授请辞,没想到许墨和老教授聊了一会儿,竟是将话题引到了你的新节目上。

你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老教授的提问,还必须得认真回答。

“时间错不开?可小许不是说他最近都没什么大的项目么。”老教授喝了口茶疑惑道,“我年纪大了,确实没那个精力去上节目,不如就让小许去吧。”

“可、可是……”你现在只要一想到和许墨单独接触,就觉得浑身的寒毛都要立起来了,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却在接触到许墨看过来的、似笑非笑的目光后,心里一慌,结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那就这样决定了吧!”老教授笑着敲定了这件事,“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不好参与,不过要是有什么误会的话,说开了就好了,光憋在心里可解决不了问题。”

说完,他站起来拍了拍许墨的肩膀,“小许这孩子,踏实能干性格好,以后是个疼媳妇的,他要是做错了什么,你一个女孩儿也别害羞只管和他提。”

你听到这里,哪还会不知道老教授误会了什么,连忙慌乱地解释道,”不、不是您想的那样,我和许墨真的不熟……”

“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么。”老教授脸上的笑意加深,边说边向门外走去,“我就不打扰你们小年轻谈事儿了,先走一步。”

在即将走出门的时候,老教授还转过来加了一句,“对了,要是小许这孩子不听劝,尽管就来找我,看我不收拾他。”

“不是这样的!所以说您真的误会了……”你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老教授相信你和许墨不是那种关系。

你现在见到许墨就像食草动物遇到大型野兽一样,害怕到恨不得转身就跑,别说老教授误的会那种关系了,你和他连朋友都没得做,甚至许墨这两个字都完全不想听到。

你是真的怕了他,也怕了那个飞蛾扑火一般愚昧的自己。

“好的。”许墨却在你之前开口回答了老教授,口吻还是平时的温柔礼貌,此刻落在你耳里却怎么听都令人心寒,“老师您慢走。”

老教授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而会客室里,此刻只剩下了你们两人。


22

你放在身侧的手指动了动,许墨就坐在你对面的沙发上,眼角眉梢都带着舒缓轻柔的意味,勾起的嘴角恰到好处地透露出一丝调笑。

他的目光追随着老教授拐过弯消失不见后,便收回来停留在你身上,再也没移开。

你下意识看过去,却又一次险些被攥住心神。

注视着你的,那是双怎样的眼睛?

瞳孔是漆如点墨的清透,只一眼就好似寒泉暖玉,矛盾勾人。

细看又像是隔着云端,蒙了层雾气,让人怎么也琢磨不透。

“节目的事……你不用当真。”你敏感地感受到室内的气氛有所变化,也顾不得那些小心思,连忙赶在许墨之前开了口。

曾何几时,被许墨这样注视着的你总是羞涩又惊喜,仿佛一脚踩进了棉花糖,觉得周围的空气里都满溢着甜腻如蜜的芬芳。

彼时的你,根本不会想到有朝一日,那个看着许墨的笑容都会脸红的自己,竟会和许墨单方面决裂到这般难堪的地步。

“我、我等下还有事,就先走了。”你悄悄握紧了包包的带子,站起来请辞道。

然而事情背后的真相如此残忍,轮不得你不去接受。

“我不会拦着你离开的。”许墨沉默片刻,说出的话却不是你想象中的阻止,“所以不要这样防备我,好吗?”

他低垂着眼眸,遮住了眼里的考究和思量,以及毫无波澜的、寒冰般的冷静。

许墨轻轻地叹了口气,眉间染上了几分低落和惆怅,像是在苦恼些什么。

你看着突然变得有些脆弱的许墨,差点就像以前一样安慰起他来。

等嘴张到一半时,你才猛然惊觉,赶紧将安慰的话及时卡在喉咙里,然后生生地咽了回去。

“……咳。”

真是不长记性。

你懊恼地咬了咬牙,对自己的不争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然而更多的却是悲哀。

他还是如此轻易就能牵动你的心神,你还是无法不去注意他。

你以为的放弃,到头来仍旧是自欺欺人。

“……有件事我很在意,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答复。”许墨一边说一边抬起头,闭着眼揉了揉太阳穴,整张脸彻底暴露在了灯光下。

这样的角度,从你坐的位置看过去,刚好能够看见一些之前不曾发现的细节。

“我的答复?”你不明所以,循声望过去,果不其然注意到了许墨眼底那片浅浅的青黑。

你还记得许墨以前为了某个实验,三天三夜没合过眼,结果实验完成后,其他人都憔悴得不行,他看上去却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现在,许墨眼下的这是……黑眼圈?

你有些不敢确定。

先不说他神奇的体质,你刚才明明听见老教授说,许墨最近都没什么大的项目,那为什么看上去会这么疲惫?

“嗯,也不是什么很复杂的事。”许墨睁开眼睛,这次你竟然还在他的眼里发现了几缕不明显的血丝。

“那、那你问吧。”你踌躇了一会儿,本来是想拒绝的,可眼前却渐渐浮现出刚才许墨疲惫的面容,不知为何便松口答应了。

“你这些天,去了哪里?”许墨闻言,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我一直都找不到你。”

“找我?”这次换你十分惊讶了,你早就拉黑了许墨,又一直请着假,根本不知道他竟然去找过你,“什么时候的事情?”

“……从你给我发了那条短信开始。”许墨顿了顿,声音变得更低更轻,仿佛风一吹就要消失在空气里,“我去了很多地方找你,公司,电影院,游乐园,花店……可是那些地方都没有你。”

你安静地听完了许墨的话,嘴角一扯露出一个难看的笑来。

又来了,又是这样暧昧得令人浮想联翩的话。

明明只是把你当做一枚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明明对你一点也不在乎,明明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你,现在却又做出这副关心的样子,究竟是想做给谁看?

“为什么要去找我?”你自嘲地低笑了一声,开口反问道,声音出乎意料地冷静,平淡得像是在问今天的天气怎么样,“难道我的短信里说得还不够清楚、拉黑得还不够彻底吗?”

许墨蹙眉,掩住眼底闪过的若有所思,没有立刻回答你。

你说完后,却像是卸下了什么沉重的包袱一般,心情陡然变得有些轻松起来。

就好像被迫堵住的水龙头终于被扭开了一般,你突然有了想要将憋在心里那么多天的委屈和怒气全都发泄出来的强烈欲望。

这次,你没有再小心翼翼地瞻前顾后,甚至放弃了去思考这样做的利弊,而是头一次下意识地选择了顺从自己的内心的想法。

于是,你抬起头毫无遮掩地对上了许墨看过来的视线,看着那双令你迷恋不已的眼眸,鼓起浑身的勇气,一字一句地说道,“许墨。”

你看见他的眉梢微微地皱起,似乎是不明白你为何突然这么生疏地叫他的名字。

“我已经知道你接近我是别有目的了,也知道你并不喜欢我,所以……”

你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瞳孔里倒映了出对面的人微微愣住的模样。

“请你,不要再说这样容易令人误会的话了。”


23

许墨垂首看着你眼睛里的自己,你清澈见底的眼眸像是一面剔透的镜子,映出了他此刻微愣的神色。

然而,你这双见惯了阳光和美好的眼睛,并没有映照出他眼底隐藏在晦涩和暗沉的黑暗中,那抹得到满意答案的了然。

许墨如同往常一般将手插进风衣的口袋里,随意的姿态不会惹起任何人的怀疑。

他这般掩饰的动作熟练得像是做了成千上百次,虽然同样的事情,也的确……已经在你的面前上演过无数次。

而口袋里,那双钢琴家般修长有力的手掌轻轻一屈,触摸到一根你十分眼熟的、经常看见许墨把玩的细长“钢笔”后,准确地摸索到了伪装成笔帽的地方。

“关于我接近你的目的,我觉得应该是有什么误会。”许墨笑了笑,用手指轻轻地按下了那个地方,说到目的时语气恰到好处地带上几分受伤,而眼底蔓延开来的的黑暗显得越发浓重,“不如,我们聊一聊?”

——仔细地,聊一聊。








————TBC————
说好的许墨专场来啦~
这章黑土虐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觉得如果就这么写的话,好像很快就虐完了( -'`-)……

这怎么行( ❛൧❛ )!我还没有写够呢!!
所以我决定让黑土搞点事,没有大纲就是这么任性!
总之预警我就放在这里了,后面的剧情大概持续高能,你们会发现我大概是在狗血厂里泡大的「:)」

还有,你们要的怼怼我写了!虽然只有一句话但那也是写了对不对!

顺便群宣,恋与产粮催更群:693187053

然后重点来了——

26号,也就是下个星期五是我的生日!成年了!!

小可爱们有没有想给我生贺的呀!!求生贺啊!(疯狂眼神暗示

请尽情地投喂我ヾ(≧∪≦*)ノ〃!!

评论(132)

热度(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