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热

秘技——猛男落泪!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dei


微博解封中,我掐指一算日期应该是明年

【恋与x你】当你放弃喜欢许墨时他的反应02

☆依旧是喜闻乐见的许撩撩翻车,白起专场
☆苏,爽,狗血
☆ooc,乙女注意
前篇01


08

“要喝点茶吗?”白起身上还穿着警服没来得及换下,高挑修长的身材被贴身的制服修饰得越发挺拔。

“学长家里居然还有茶?”你发完短信后便把许墨在所有软件上都拉黑了,闻言有些惊讶,略去了后面那句“我以为你家里只有运动饮料和白开水”。

“没有。”白起淡淡地说道,抬起那双暖棕色的眼睛看了你一眼,在即将与你眼神对上的瞬间又快速地收了回去,“……给你买的。”

你这才看见白起手里拎着一杯奶茶店的外带,印着可爱图案的奶茶和严肃精干的警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还注意到白起拿着奶茶的那只手微微绷紧,想起曾和他在空中牵手时磨蹭到的宽厚的手茧,触感分明是粗糙的,却让你打心眼里觉得温暖。

“怎么,学长没有买过奶茶吗?”你调笑着上前接过装着奶茶的袋子,“看上去好紧张的样子,是觉得警察买这种女孩子喝的东西很丢脸?”

白起的身子在你接近的刹那变得有些僵硬,可惜你没有发现,自顾自地拿出奶茶杯插上吸管。

“珍珠奶茶吗,怎么是热的?”你喝了一口,有些奇怪地嘟囔到,虽然自从上次的暴雨后,天气就开始入秋转凉了,但你还是更喜欢加冰的饮料。

“……没有。”

“嗯?学长你说什么?”你咬着吸管抬起头,正好撞见白起凝视着你的眼睛里。

和许墨不同,这双眼睛平日里总是带着点野兽的凶狠和尖锐,仿佛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刃直直地插进同事和犯罪者的心底,对上你的时候,却肉眼可见地变得柔和,还藏着你看不出的踌躇和羞涩。

和你以前总是对着许墨时表现出来的、一模一样的恋慕。

可惜,你看不出来,或者说看出来了那么一点征兆,却总会下意识心虚地否认。

那可是白起哎……高中时虽然恶名在外,却仍然有不计其数的女生或暗恋或明恋的男神级别人物,就算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他是不是喜欢我”这种事,都会觉得像是占了这人的便宜。

“我说,不会觉得丢脸。”白起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只要你喜欢的话。”

他就只会觉得荣幸。

“还有,少喝那么冰的东西,对胃不好。”

“那学长为什么一副很不想拎着它的样子?我看见了,你的手都绷紧了!”你看白起一副又要开始说教的样子,连忙转移了话题。

“那是因为我很少接触这样的东西。”白起摸了摸颈侧,有点不大好意思,“通常都和枪还有器械什么的打交道,这个看上去就很脆弱,有些害怕没保护好给你弄洒了。”

“哈哈哈,弄洒了再买就是,学长居然也会担心这个?”你伸出手大度地拍了拍白起的肩膀,开玩笑地说道,“那个时候我肯定会原谅学长居然让我多等那么久的。”

“不会的。”白起却异常认真地回答你,“我一定会尽快飞回来的。”

“就为了送杯奶茶?”你感叹道,“真不愧是人民公仆,思想觉悟就是高。”

“因为是给你带的。”白起有些不满地抿了抿唇,小声地说道,然后转过身去厨房热特意给你带回来的小吃。

你已经在白起家住了好几天了,自从你来了家里,一日三餐全靠外卖和速食的白起竟然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厨房技巧。

你自然是没有听见那句话的,等白起转过头后你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整个人躺进了软绵绵的沙发靠垫里,怀里抱着上个月和白起一起去逛家具城买回来的毛绒抱枕,悬在半空的小腿悠闲地晃来晃去,脚上踩着白起才买回来给你的、黑猫形状的布偶鞋。

“真是堕落的生活。”你一边喝着奶茶,一边看着在厨房系上围裙忙碌的白起,细细的围裙带子勾勒出他劲瘦有力的腰部。

啊,真是太养眼了,白起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不对,比起高中的时候,现在这副成熟的样子才更令人心动。

怪不得那么多小女警都喜欢白起,听说白起恋语市警花的名头都快传遍全国的警局了。

……这还是你上次去警局采访,那个中年胖警官一脸八卦地告诉你的。

看来迟早得传到国外,去祸害资本主义那群热情又性感的女警官。

你想象着白起一脸抗拒和冷淡地被女警包围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又怕被厨房的白起听见问你在笑些什么,摇了摇头便拿起一本少年漫画看了起来。


09

然而看了一会儿漫画,你就不自觉地陷入了回忆中。

自从那天在工厂相当惨烈地结束了自己的暗恋、然后像被人遗弃的动物一般让白起捡回家里后,你就死皮赖脸地在白起家住下了。

以白起的性格一开始肯定是拒绝的,理由是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随随便便地住在单身男人的家里,一不小心被人占了便宜怎么办。

而你当时在心里默默地想:我俩住一块儿,指不定谁被谁占便宜呢。

“但是,学长又不是坏人吧?”你厚着脸皮把白起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一脸可怜和希冀地望着他,“你看,许墨就住在我隔壁,万一我一回去他就把我迷晕带走了怎么办?”

白起听见这话,眉间皱得更紧。

白起一开始就认定许墨接近你是怀揣着别样的目的,可因为他知道得太晚了的缘故,想要提醒你远离许墨时,却发现你已经和许墨发展出了相当亲密的朋友关系。

白起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说,又害怕贸然开口会被你讨厌,只能默默地加大对你的暗中保护和关注。

而这次许墨做事不(遭)小(报)心(应),被你撞破了真实面目,说实话白起心里是非常高兴的。

没人知道,当白起发现你竟然暗恋上了许墨那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时,一个人在家里生了整整一个星期的闷气。

他发泄的时候练坏了无数的训练器材、又在城市上空吹了几天的冷风都没能冷静得下来。

“这……好吧。”想到这里,白起心里叫嚣着快答应她的声音变得更大了,简直吵得他脑袋疼,又因为自己那点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他只好答应了你无理的请求。

“求求你了就答应我吧……哎?”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以为至少得磨上一天才能磨得白起同意,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学长你、你答应了?”

“嗯。”白起用一只手捂住有些泛起粉色红晕的脸,侧过头不去看你,有点瓮声瓮气地说道,“你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吗?今天太晚了,你先洗个澡睡觉吧,明天我带你回去拿。”

这就算是他发现你跟着许墨出了门,却只是偷偷跟在你后面、没有出声阻止你,所给你的一点小小的补偿吧。

为了打击情敌而放纵你做出跟踪这样的不良行为,虽然违反了警局的规定,又害得你这么伤心,但白起是不会道歉的。

绝,对,不,会。

白起在心里默默地重复道。

并且在你洗完澡只穿着他的T恤和裤衩、豪爽地打真空出来后,白起捂着红透了的脸,越发坚定了这个想法。


11

你还记得第二天的下午,白起带着你从窗户进到你家拿东西时,你下意识地望了一眼隔壁。

……窗帘没有拉,屋里也没人在,估计许墨昨晚离开工厂后又在研究所里待了一整天。

你说不清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大概是既失望又难过吧,明明害得自己昨晚那么伤心,哭得眼睛水肿到现在都没有消,罪魁祸首却好像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算了,就当是你识人不清、自作自受吧。

你叹了口气,不再去想许墨的事情,进了客厅后把手机关机放在了桌上。

你的手机昨晚雨太大进了水,用起来很不方便,电话卡也被泡坏了需要重办。所以你把手机里的东西都转移到了U盘上,准备收完东西和白起去逛街放松下心情,顺便买个新的。

“要我帮忙吗?”白起看你走来走去十分忙碌的样子,开口道。

“不用不用,家里乱,还是我自己来吧。”你为了将沙发上乱放的内衣偷偷收进衣柜里,连忙打岔想要转移白起的注意力,“学长你没事做的话,不如想想今晚吃什么,你可是说了要请我吃饭的!”

“嗯,我没忘。”白起勾了勾嘴角,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西街那边有家汤煲得很好,你昨晚淋了雨,不妨去喝汤暖下胃。”

你爽快地同意了,并加快了收拾东西的速度。

你不知道的是,等你收完东西、白起提着你的行李带你飞出窗外后,推掉工作匆匆赶回家想要等你的许墨正从车库里走出来。

当你被风吹乱了头发,笑着故意和白起开玩笑问能不能不让风吹到你、发型乱了就不好看了的时候,许墨一直以来平静的心突然悸动了一下,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抬头望了望天空。

意料之中的,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灰暗,眼里黑白的世界还是那么单调无趣,除了飞过的鸟雀以外他什么也没能看见。

“大概是错觉吧。”他轻笑着摇了摇头,努力忽视掉心里那一丝刺痛,眼前渐渐浮现出你笑得开怀的面容。

按捺住内心即将和你见面的那一点隐秘的雀跃,许墨边走边想今晚该带你去哪儿吃饭。

听说西街那边有家汤煲得很好,昨晚那么大的雨,也不知道你如果在外面跑片场的话是不是淋了雨,不如带你去喝汤暖下身子吧。

可惜许墨没能等来想见的你,他等到的,只有几天后你无情的短信。


————TBC————
新年快乐!摸鱼真开心~

下次是甜甜专场,有点黑+占有欲max的小狼狗小可爱们喜欢吗(๑•̀ㅁ•́ฅ)?

搞许墨和嫖飞飞使我非常愉快ʅ(•̀v•́)!

称呼的话随意,可以叫邓子,宝贝honey达令我也来者不拒噢~

真的不要白嫖哦QAQ!

评论(241)

热度(3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