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冬天好几把冷

就是爬墙很快啦❤

微博只是放车@邓子酱咕咕咕

【轰出胜】独家专宠05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04







12


绿谷很快转入了轰焦冻所在的学校,为了让绿谷尽快适应学校生活,在轰焦冻的有意引导下,绿谷妈妈同意了让绿谷住校的事。

至于怎么让两人同班又同寝,相比之下让多愁善感的绿谷妈妈同意绿谷住校显然更具难度,轰焦冻并不会被这点小事难倒。

事实也的确如此。

“轰君真厉害啊。”绿谷不由得感叹道,“好像什么事都难不倒轰君的样子。”

正在帮绿谷收拾寝室行李的轰焦冻闻言动作顿了顿,“我也有做不到的事。”

“真的吗。”绿谷有些好奇,“是什么?”

“你想知道?”

“有点,不过轰君不方便的话可以不用说的。”绿谷不好意思地低头。

“没什么不方便。”轰焦冻将绿谷妈妈不知道怎么塞进行李箱的欧鲁迈特等身抱枕扔到自己床上,“这间房的另一张床坏了,因为没人睡所以一直没修,先去我的床上睡一晚吧。”

“怎么会这样?”绿谷疑惑地看着那张宽敞的床,两人间是上床下桌,两张床隔着中间的榻榻米遥遥相望,对面的人躺在床上,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看上去像新的一样。”

'啊,因为本来就是新的。'

轰焦冻冷静地在心里回答道。

'特意打通了两间卧室的墙,寝室也基本重修了一次……床的问题应该不会被绿谷看出来吧。 '

为了以防万一,他走到属于绿谷的那张床前,背着绿谷伸手摸了摸床的支撑,看上去像是在调试,实际上悄悄抹去了断口处残留的冰霜。

当绿谷走过去的时候,只看见断得很彻底的支撑。

“看来只能换一张床了呢。”绿谷有些可惜地摸了摸断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那里摸上去有些冰,“说起来,这学期还有一个多月就结束了,轰君有想过新年的事吗?”

“没什么特别的计划。”轰焦冻想了想,“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想和绿谷一起去参拜。”

“轰君可真是……”绿谷触电般地伸回手,脸颊又开始发烫。

能相约一起去新年参拜的人,关系通常都十分亲密,像轰焦冻一样能若无其事地对他发出邀请的人,绿谷还是第一次遇到。

“难道说,轰君邀请过很多人一起去参拜吗?”

不然为什么能这么不假思索地就邀请他同行?

“只有你一个。”轰焦冻知道绿谷是误会了什么,他停下手里的动作,抬起头看着绿谷,认真地说道,“这是我第一次邀请人一起去参拜,绿谷,那个人也只会是你。”

“不、不是的轰君,我没有要问你这些的意思……”绿谷有些慌张地解释道。

“嗯,我知道。”轰焦冻微不可察地勾了勾嘴角,“这只是我因为想要告诉你,绿谷。”

谈话最后以绿谷红得滴血的脸为结局终止。

一个小时后。

“轰、轰君,我们真的要睡一张床吗?”洗完澡后,绿谷整个人被热气熏得有些困倦,他揉揉眼睛,小小地打了个哈欠,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要不然,我还是去睡地板吧?”

“睡地板的话,会着凉的。”轰焦冻盯着绿谷睡衣领口露出的锁骨,一直到因为紧张而有些蜷缩的脚趾,他的呼吸急促了一些,随后垂下了眼帘,身子微微一侧,恰到好处地露出身后抱枕的一角,“况且,床我已经铺好了,还是说……”

“绿谷觉得,和我一起睡让你觉得很难接受?”

绿谷起先仍旧有些为难,可当他看见放在轰床上的欧鲁迈特等身抱枕,以及新换上的欧鲁迈特床单——

他选择屈服于自己的内心。

轰焦冻看着绿谷的表情从犹豫到妥协,总算松了口气。

'谢谢了,欧鲁迈特。'

此时远在另一个城市伸张正义的欧鲁迈特突然打了个喷嚏。

“谁在背后说我?”他保持着爽朗的笑抹了抹鼻子,“不过没关系!”

“大概又是哪里需要帮助的人在呼唤我吧!”







13


转眼间,半个月一晃而过。

临近期末,学校里的气氛都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而有着“精英摇篮”之称的某中学,却在周五放学后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喂喂,你的消息是真的吗?绿谷那小子,真的在这里上学?”一个吊儿郎当的男生挑了挑眉。

“有人看到过他穿着这里的制服从里面出来,应该……没错吧?”提供消息的人不确定地说道。

“什么叫应该,你能不能靠谱一点啊!”

一群穿着折寺制服的男生站在高大的校门前,看上去就不像什么善类,显得格格不入。

他们大多都是爆豪的追随者,对绿谷一向嗤之以鼻。

这里可是全国有名的贵族学校,专门供那些有钱人家的精英和成绩好的优等生就读,里面大多数人非富即贵,绿谷出久那个只有成绩稍微能看的废柴……真的能转学到这里?

“啊,快看,有人出来了。”

这时,一个背着书包戴着啤酒底一样厚眼镜,一看就是三好学生的人走了出来,他手上拿着本英语单词边走边背。

然而走了几步,就被人拦了下来。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么。”眼镜男一抬头就看见一群不良少年一样的人围着他,顿时冷汗就下来了,有些紧张抬了抬眼镜,“没、没事的话,请不要挡住我的路。”

“别怕嘛,同学。”为首的男生笑嘻嘻地揽过他的肩膀,“我们只是想问你点儿事情。”

“什么事?”眼镜男有些警惕,“问完的话,我就可以走了吗?”

“没错。”

“那你们……快问吧。”

“你们这里,最近有没有个转学生叫绿谷出久的?”一个有点矮胖的男生开口问道。

“绿谷出久?”眼镜男刚好和轰焦冻同班,所以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是说经常和轰同学待在一起的那个人吗?”

“轰同学?谁啊,你们认识吗。”

“没听说过啊。”

“不知道。”

“喂,眼镜仔。”为首的男生抬了抬下巴,“回答我,你说的那个绿谷出久,是不是一脸雀斑,看上去特别好欺负的样子?”

那人回忆了一下,点了点头。

“行了,你走吧。”男生挥了挥手,眼镜男立刻如获大赦般地跑走了。

“今天是周五,绿谷那家伙就算住校,今天也肯定要回家。”另一个高个儿男生说道。

“那我们就在门口等吧,反正那个废物那么显眼,也不怕看不到,最弱鸡的那个就是了。”

“哈哈哈。”

“对,反正最弱鸡的那个就是他!”

其他人听到后都哄笑了起来。

“可惜今天爆豪老大没来,不然就能让他看一出好戏了。”为首的男生咂咂嘴,一副颇为遗憾的样子。

“……你们要让谁,看一出好戏?”

突然,一个冷淡的声音在这群人身边响起。

“卧槽谁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齐刷刷地向声源处看去。

只见轰焦冻单手挎着包,整个人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却散发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大存在感。

“你们刚刚的话里,似乎提到了绿谷。”他抬眼扫视了一圈,每个被他的目光注视着的人,浑身都像是坠入了冰窖一般,遍体生寒,“我能知道,你们想做什么吗?”

“你、你小子是谁啊!”为首的男生有些害怕,这人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异常的举动,但带给他的压迫感,却和爆豪不相上下,一样地危险,“我们找绿谷那家伙,关你什么事!”

“绿谷现在不在。”轰焦冻收回目光,“你们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人究竟想干什么。

但直觉告诉他们,最好不要轻易去招惹他。

“要不然,我们今天先撤吧?”矮胖的男生凑到为首的人 旁边说道,“这人看上去很不好对付的样子。”

“是啊是啊,要不……我们还是改天再来吧?”高个儿男生也迟疑地应和道。

轰焦冻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这群人挤作一团商量。

'这样看来,他们应该不会再留下来了。'

想到这里,他往上提了提挎包的带子,准备转身离开这里,回教室去找绿谷。

他原本在教室等绿谷,准备送他回家,却突然收到了班长的短信,说有一群混混一样的中学生在门口拉住他问绿谷的事。

轰焦冻看完后,让绿谷在教室等他,自己去了校门口打探情况。

现在看来……只是一群不成气候的蠢货罢了。

然而他转身的下一秒,却突然收住了脚步。

“既然来了。”轰焦冻抬起头,看向那群人背后的阴影,“就出来吧。”

只见刚才还有些吵闹的那群人突然安静了下来,猛地往旁边退开,像是为什么洪水猛兽让路一般,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哈。”来人微仰着头,一双猩红的眼眸里充满了兽类般的暴虐,却在看着轰焦冻的时候,瞬间冷了下来,“你就是那个把废久带走的家伙?”

“……爆豪胜己。”轰焦冻的眼神暗了暗,他四周的温度瞬间降低了许多,这是发动个性的前兆。

校门口的人越来越多,他们议论纷纷地指着两人,有不少人认出其中一人是学校的焦点人物轰焦冻,却没人敢上前去,以至于爆豪和轰焦冻的身边瞬间人为地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爆豪胜己见状,笑容狰狞地举起了一只手,手心不断闪过爆炸的火光。

“你的胆子——”

“可真是大啊!!”






————TBC————
比坏人还凶恶的爆豪出场了

他决定把上一章评论里依旧站轰出的人,全部炸成一场流星雨

而轰趁机抱走了绿谷

轰:计划通√

欧鲁迈特:我儿子呢?

评论(104)

热度(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