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轰出胜】独家专宠18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17







28


“我说……”

“爆豪他这么反常,会不会是失恋了啊?”

教室里是峰田疑惑的询问,像在耳边响起一般清晰。

已经走到门口的人闻言瞬间收住了迈出去的脚步,站在教室的门边,眸色渐渐深沉。

每个人都得为自己做出的错事付出代价,爆豪绝不会用花言巧语去为自己开脱。

哪怕面对引子的恳求时,他的手已经颤抖得如同曾经最看不起的懦夫。

回答引子的问题很简单,答案无非是与不是,但爆豪却无法想象自己与绿谷的未来也被这样毫无余地地区分。

而引子听到真相后不敢置信的眼神无时无刻不在拷问着他的内心,那里面的迷茫和悲痛太过沉重。

爆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他继续留在那里的理由是什么,引子的性格和绿谷很像,善良、容易心软却意外地固执,她做不出靠打人和辱骂来泄愤的举动,但爆豪反而更希望得到这样的对待。

他配不上这样的温柔。

她只是捂着脸,颤抖着让爆豪离开这里。

“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了……”

有时候太过聪明也不是什么好事,也许会有人仗着这几乎算得上仁慈的对待得寸进尺。但爆豪胜己在下一秒就得出了结论——他应该就这样转身离开,像一个罪有应得的犯人,或是因为愚蠢的自负而一败涂地的输家,若不是性格使然,换个人处在他这样的处境,甚至该暗自窃喜。

但他是爆豪胜己,他不会逃避,就算等待他的是黑暗和鲜血淋漓的深渊。

这几天,他发觉了自己的不对劲,克制不住的焦躁、压抑不住的烦闷,比起往日需要成倍的努力才能集中的精力。

骄傲不允许他这样,理智也警告着他,但感情从来都不可控。

情况越来越恶化,直到今天,他甚至已经走到了雄英的大门口,心头却一阵阵地跳,一直有个声音在呐喊着让他赶快回去。

当爆豪满心烦躁地放弃挣扎回来后,就恰巧撞上了这微妙的时刻。

‘那个该死的矮子,是想被揍了吗。’

然而教室里的人并不会顾忌爆豪的感受,他们先是沉默了一会儿,上鸣和耳郎率先憋不住笑,随后两人就此对爆豪的异性缘进行了肆无忌惮的八卦和嘲讽,丝毫不知道正主就站在外面,浑身冒着杀气一字不漏地听完了所有的对话。

“胆子还真大啊,你们两个……”短短一句话,被爆豪说得咬牙切齿的,连手心都开始不受控制地溅出了火星,而紧接着上鸣的话却 在无意中救了他们一命,让愤怒中的爆豪都忍不住愣了愣。

‘那个阴阳脸有女朋友?’

对此他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就凭轰焦冻天天死不要脸地黏着绿谷的那副样子,说他有女朋友是在搞笑么?

在爆豪眼里,轰焦冻就像一个不请自来的混蛋,自顾自地将绿谷圈养在自己的领地里妄图独占,就像那些男人用尽甜言蜜语去哄骗无知的少女一样侵蚀着绿谷的警惕,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根本是个从根部就开始腐烂的败类。

跟他一样,轰焦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爆豪还来不及细想,教室里就传来了绿谷短促的惊呼,两人重叠在一起有些凌乱的脚步声快速地向门口接近。

他条件反射地转身掩进旁边的转角处,眼角的余光扫到了牵着往外走的两人。

爆豪的视力很好,哪怕只有一瞬间,他也清楚地捕捉到了绿谷脸上的忐忑和轰焦冻脸上的兴奋。

兴奋?

爆豪顿了顿,轰焦冻和他不一样,明显是一个心思很少外露的家伙,是什么事能让这人表现出这么强烈的情绪波动?

‘等等……为什么废久也跟着那个阴阳脸走了?’

爆豪的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就像是走在钢索上时吹过的风,令人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

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无论是在战斗中或是对于和自己有关的事情,这也是爆豪滋生出那异于常人的自尊和骄傲源泉的一部分原因,而此时,他的直觉正在向他发出警告。

所以当爆豪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不远不近地跟在了轰焦冻和绿谷的身后。

“……妈的。”他有些气馁地踹了踹身旁的树,“又被废久那家伙牵着鼻子走了。”




“我喜欢你,绿谷。”

微风以亲吻般的力度穿过这条林荫小道,头顶的枝丫和层层叠叠的绿叶织出了一张细密的网,将头顶晚霞的暖光遮挡在外,只遗漏了尽头的光源。

与之相反的是,那两人光是站在一起就组成了一副美好的画卷,画面却唯独多出了一个他。

“什……”

爆豪的瞳孔猛地收缩,他的眼睛里是轰焦冻低头亲上绿谷额头的那一刻,耳朵里围绕的是令人作呕的告白,明明拳头握紧到指甲都掐进了掌心,他却像自虐一般一动不动地注视这一切。

真挚又轻柔的话语,专注又深情的眼神,就连背对着洒下的暖光都温柔眷恋得过分——

而他有什么?他有的只是欺凌与被欺凌的过去、不能被原谅的暴行和无法表达心里所想的顽固的嘴。

爆豪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再想下去了,但他没有办法停下他那该死的大脑,也阻止不了那份从心底迅速扩散到全身每个角落的痛苦。

他隔着衣料伸手抓住心口的位置,无处宣泄的沉重让他的手臂绷起一条条骇人的青筋。

爆豪低喘了口气,他想到。

‘我是不是病了?’

不然为什么这些快要让人窒息一般的情绪怎么都消失不了,反而越来越重、越来越无法承受。

这时,不远处的两人动了动,看上去似乎是要离开的样子。

虽然绿谷背对着爆豪,但他侧身的时候,微微发亮的眼神却深深刺痛了爆豪的心,像是整个世界都在瞬间被摧毁般的恐慌和愤怒让他的牙关咬得咯吱作响,猩红的眼睛暴躁得如同地狱爬上来的恶鬼。

‘为什么你要做出这样的眼神。’

‘是终于发现了自己喜欢的是谁?还是说已经答应了那个混蛋?’

无论是哪一个答案,都足够让爆豪陷入发狂。

他的本能在这一刻冲垮了本就岌岌可危的理智,爆豪近乎失控般地冲了上去,带着浓重的愤怒,以及再也抑制不住的疯狂与嫉妒交织的复杂情绪。

他一把抓住了绿谷的手腕,速度快得让早就发现他的轰焦冻都没能反应过来,

“小、小胜?!”绿谷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意识到爆豪的存在,“你怎么在这里……唔!!”

突如其来的亲吻和狂风暴雨一样令绿谷猝不及防,爆豪的手掌炙热得像是滚烫的岩浆,从手腕处移到肩膀,将绿谷狠狠推到旁边的树上。

“砰——!”

巨大的冲击力带来了闷重的疼痛,让绿谷下意识地张开嘴痛呼,却被抓住了机会迅疾地侵入了腹地,他的舌尖被粗鲁地圈舔着,情se的黏稠水声不绝于耳,咕啾咕啾滑腻的触感充斥着感官,慌张地后退时又被猛地缠住强迫地往外拉扯,那暴虐又凶狠的动作像是咬住猎物咽喉的野兽,带着不死不休般的缠绵和胁迫。

死死禁锢住绿谷身体的臂膀比铁牢还要坚固,力道重得让绿谷产生了自己快要被揉碎了挤压进身体里的错觉。

“哈……不、停下……唔!”

爆豪的背肌紧绷悍凸,蕴含着精壮的力量感,他的动作粗重得像是冲破铁笼与束缚的困兽,恍惚间竟然不像是亲吻,而是择人而噬的恶鬼,让绿谷只能颤抖着承受。

突然,爆豪的背后袭来让人胆战心惊的寒意,带着暴怒的杀气,但他没有躲开,而是用右手猛地向后轰去,硬生生地接下了轰焦冻的攻击。

爆炸的甘油味中,剧烈的火光和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冰棱混杂在一起,牵连了周围的树木,焦黑的树枝、被拦腰折断的树干,场面看上去十分混乱。

轰焦冻这一击并没有留手,爆豪被攻击的后坐力冲撞得向旁边猛退了好几步,在地面留下了深而重的擦痕。

他甩了甩肿痛的手臂,看向轰焦冻的眼神冰冷又暴躁,半晌,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你这表情——”

“可真是难看得让人心情……格外地舒畅啊!”







————TBC————
原本只是想强势一点告个白

就这么亲上了我也很无奈啊ꈍ .̮ ꈍ

评论(31)

热度(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