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热

秘技——猛男落泪!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dei


微博解封中,我掐指一算日期应该是明年

【恋与x你】当你放弃喜欢许墨时他的反应05

☆又是喜闻乐见的许撩撩翻车现场
☆苏,爽,狗血
☆ooc,乙女注意
☆前篇04


24

“聊一聊?”你重复了一遍许墨的话,冷笑一声,好像被激怒却又不敢伸出爪子的刺猬,浑身都透着股刺人的尖利,“我不认为在亲眼看到那一幕以后,我们还有什么好聊的。”

“那一幕?”许墨闻言只是重复了一遍反问着你,他微微垂眸,掩住眼里流转的情绪,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如果是平时的你,再怎么迟钝也该察觉出了许墨语气里的不对劲。

他太过平静了些,完全不像正常人被平白诬蔑后该有的样子。

茫然、愤怒、想要辩解的急切,这些在此时的许墨身上完全看不到。

“看到了什么?”你的声音掺上了几分怒气和委屈,“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要装作不知道吗?”

感情并不是那么容易消散的,哪怕平时装得如何不在乎,下意识的反应却骗不了人。

你甚至忘记了给白起打个电话,就鲁莽地在失控的情绪感染下,和许墨撕破了那份岌岌可危的、表面的和谐。

“你想利用我、想害我,这些我都认了,就当是我识人不清的代价。”你眼圈微红,心里的不甘和悲伤无法压抑地爆发出来,“可是都这种时候了,你就不能坦率一点承认吗!一定要做出这副假惺惺的暧昧样子再来看我的笑话?”

与将自己牢牢保护起来的外表不同,你的内心就好在冰天雪地中被冷水泼中一般渐渐冻结,填满了说不出的疲惫。

'……好累。'

你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决定,以为自己已经想通了、不会再为许墨所困扰,也以为那份失败的感情就算是在你的心里留下了血淋淋的伤口,但也正在缓慢地痊愈,迟早有一天会结疤,然后彻底地被你遗忘。

可你却发现你还是在意许墨,还是会被他所吸引。

就算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仍旧无法将他从心里驱逐出去。

'真的……好累。'

你紧咬着牙关,不想让自己丢脸地哭出来,表情却比哭还要难过。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事实就这么残忍地被从角落里拖出来,暴晒在了阳光下,你的那点小心思此刻根本无所遁形。

'为什么还是不能忘了他?'

这一刻,仿佛所有人都在毫不留情地戳破你漏洞百出的假象,扒开你的伤口,摊开给你看,然后告诉你。

你没有。

从头到尾,你都没能逃出那个名为“许墨”的怪圈。


25

“当时在废弃工厂,你说的话我听得一清二楚。”你粗暴地抹了把即将掉出来的眼泪,看着许墨微愣的神色,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了下去,“那些黑衣人、资料和文件,你确定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那天你也在?”许墨沉默了一会儿,意外地没有避开你的质问,而是顺着你的话说了下去,“废弃的工厂在地图上不会显示,他们在之前也会清场,你是怎么混进去的?”

“我跟在你后面进去的。”你自嘲地笑了笑,“就躲在电箱后面。”

“为什么要跟着我?”许墨静静地注视着你,“你应该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天气预报说有暴雨,回家时看见你没带伞出门,就自作主张跟着你了。”你提起这件事只觉得异常烦躁,连带着语气也十分糟糕。

“原来是这样。”许墨一点被揭穿的慌张都没有,依旧是那副清雅温和的样子,他一手环胸,一手手指微曲遮着下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被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是想起了一些事。”

“什么事?”你偏头想避开许墨的视线,却不小心借着茶几的反光看清了自己此刻狼狈的模样。

眼睛有些红肿,看上去颓废得像熬了好几天的夜,眼皮眨一眨都感觉酸涩难忍。

你再转过头看了看不为所动、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变色的许墨,就好像这从始至终都只是你一个人的闹剧。

这明明是一件能令你悲怒不已的事情,而你却在下一秒诡异地冷静了下来。

“你想起来了什么?”

你不愿再背着这个沉重的、压得你几近窒息的包袱行走了,你只想回到正常的生活。

所以,干脆借着这个机会把一切都摊开了说吧。

待你了却这桩心事,你和许墨之间的缘分大概也会彻底断掉了。

你自以为想得隐蔽,却不知道自己从来都藏不住事,脸上表情变来变去的,早就将你卖了个彻底。

许墨善于观察,心思敏锐,看着你神色间的变化,顿时将你心里的想法摸去了大半。

他的眸色沉了沉,像是无边的夜色,又好像深不见底的大海,考究和思量在眼里稍纵即逝。

许墨知道自己生性冷漠,性格上的缺陷让他不像一个人类,更像是冰冷的机械,不可能因为披了张像模像样的皮囊就真的能成为其他人眼里温柔亲切的好教授。

他从来都对人性把握得精准无比,组织里的那些老狐狸与他周旋尚且占不了上风,更别说自以为狡黠聪慧、实际上单纯好骗得不行的你了。

没错,从一开始,他接近你就是别有目的。

对你的微笑是淬了毒的苹果,甜蜜的情话是布满利刃的陷阱,情深的暧昧是诱你跳入深渊的魔鬼。

就像一场盛大又梦幻的舞会,你在许墨的引诱下欣然赴宴,浑然不觉其中潜藏的利用以及满溢的恶意。

而许墨只会冷眼站在一边,看着你被虚假的情爱蒙蔽了双眼,一步步陷入泥沼。

他是一个毫无生气的金属产物,心是冷硬的钢铁,血液是腥臭的机油,骨肉是精密的机械,神经是一板一眼的电路,面部表情是虚拟在屏幕上的指令。

就像曾经被他利用的人谩骂过的那样:

“你说你是人?简直是笑话!”

“……你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你根本就不属于人类!”

许墨见识过太多人在绝望时迸发出的阴暗面,这些话对他来说,不痛不痒,他能很平静地承认,他的确和机器没什么区别。

大概他和机器一样,都是靠着机油来运作的吧,而不是无从说起的感情。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想起因为我的私心,有些事情不想让你知道。”许墨说道,“我从来也并没有和你说起过。”

他同你的缘分起于欺骗,孕育于虚幻之中,最终也应当结束于谎言。

对你说谎是必然,对你演戏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可不知道为什么、从何时起,也许能追溯到你们的第一次相遇,他看着阳光洒进你夜空般的眼里,就好像满天的星辰都落入了银河中,曾经演练过无数遍的剧本,临到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眼里仿佛有着漫天的星光,是他在黑暗中永远触而不及的光芒。

从那时起,他的潜意识里便悄悄埋下了一颗不一样的种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墨逐渐偏离了既定的轨道,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几毫米,却足以干涉和影响他从未动摇过的决定。

他有些不想,也不愿意再欺骗你了。

谎话说了一千遍会不会成为真的,许墨无从得知。

但他刻意营造的、本该是泡沫般虚幻的暧昧,以及那些用来蛊惑你的温柔举动、带有目的的无微不至的关怀,却在悄然中深深地印入了他的骨髓,渐渐成为一种习惯,正在朝着很不妙的方向发展。

“嗯?什么事情。”你闻言皱了皱眉,语气越发生硬了起来,“如果你只是卖关子,而不是想告诉我的话,就不要再在这里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许墨看着你脸上不耐烦的表情,闭了闭眼,在你低头的时候,露出了一个和往常有些不同的笑来。

他分明是在笑着,却隐约夹杂着悲哀,显露出些许凉薄,仔细看时又藏着几分挣扎后的妥协和放弃,如同被扑灭的火苗般重新归于沉寂。

许墨的手还插在衣兜里,静静工作着的录音笔金属的外壳冷得像是海面上漂浮的冰山,一如他此刻手心冰凉的温度。

许墨不想,也不愿意再欺骗你。

可这有什么用?这不足以也不可能成为他放弃计划、放弃利用你的理由。

谎言不会顾及人们是抱着何种心态迎来它的降生的,它只会完成创造人赋予它的使命。

不论悲喜,都只是欺骗罢了。

“我会告诉你的。”许墨睁开眼睛,忍不住晃了晃神,那一瞬间,他似乎又看见了初遇时你眼里璀璨的华光,奢侈得就像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美梦,“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

这场梦还会延续下去,只是谎言仍在继续,而他本就应该清醒。


————TBC————
黑土持续作死中.JPG

许墨的录音笔是为了伪造欺骗女主的文件,后面会详细交代的(‵▽′)

差不多该开始进入剧中高潮了~

刷不到我是因为限流,心好累……

评论(80)

热度(1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