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恋与x你】如果他们都是主播02

☆主播paro后续
☆ooc慎点
☆前篇01






有一部分弹幕突然刷起了其他内容,然而在场的四人都没有看见。

主持人:“甜大和悠然也来了,欢迎欢迎!先给粉丝们打个招呼吧。”

你:“主持人好,各位观众老爷晚上好啊。”

周:“嗨,大家晚上好呀~我是你们的甜大!”

主持人:“甜大今天相当帅气呢,风格也很大胆。”居然敢和某个大爷撞色,确实很大胆。

周:“因为是薯片小姐帮忙选的衣服呀。”

主持人:“哦?不是管理员吗?”以前他的衣服不都是管理员帮忙选的吗。

周棋洛一脸正直:“沈远的审美那么糟,当然比不上薯片小姐啊!”

主持人闻言眼角抽了抽,你小子以前明明穿得上好,还夸过人沈管理品味好,这会儿倒是过河拆桥得一点都不犹豫。

【原来小姐姐的ID是悠然啊】

【对啊,一直刷新不出来,现在可算知道了】

【我刚刚也刷不出来,XX平台服务器别不是纸糊的吧】

【话说沈远真可怜】

【是啊,沈远也太惨了吧哈哈哈】

【沈远:我不活了】

【甜大这手刀子插得真够狠的】

【@管理员沈远,被你家甜大嫌弃的滋味如何】

【你们好坏啊哈哈哈】

【周.见色忘友.棋洛】

【啊啊啊主持人你转个身呀,我们警花在你背后呢!!】

【警花在往这边走耶!!】

【主持人快转身啊!警花过来了!!】

主持人完全没看见弹幕的提醒,他在心里为沈远点了根蜡烛,面上却只能顺着周棋洛的话说下去。

主持人:“哈哈哈,因为悠然有在画漫画,所以艺术细胞比较多嘛。”

你赶紧说道:“没有没有,只是些简笔画而已,大家那么喜欢我也很惊讶。”

主持人:“悠然真是谦虚,说起来……”

这时,站在一边被无视了许久的李泽言不乐意了,凭什么你们聊天不带我,主持人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一旁努力带动气氛的主持人根本不知道一场无妄之灾即将降临在他的头上。

李泽言觉得面前这幅其乐融融的聊天场面十分碍眼,他眉头一皱,上前一步刚打算开口插进三人的聊天中,就被另一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给打断了。

【哈哈哈哈总裁想说话结果被打断了】

【总裁也有吃瘪的时候啊哈哈哈】

【总裁心里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在这里做什么?”只见来人着装简洁得体,宝蓝色的西装勾勒出腰肢劲瘦有力的曲线,他低了低头看着你,很是认真地说道,“怎么不进去等我?”

“白起你可算来了!”你看清了那人的脸,有些欣喜地迎了上去,激动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嘿嘿嘿,不好意思啊忘了和你说,棋洛他找不到自己的房间,所以我就带他过去了。”

除了主持人以外的两人看见这一幕,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然而弹幕并没有在意他们的反应,整个弹幕群此刻已经不仅仅是炸开锅的程度了,简直像是被点燃的鞭炮,噼里啪啦简直要炸上天去了。

【卧槽啊啊啊啊警花!是警花啊!!】

【警花今天帅裂苍穹!!】

【这个腰,这个腿,我可以舔一辈子!!】

【为警花三百六十度旋转猛虎扑地式打Call!!】

【妈妈快看这就是你女婿啊啊啊!!】

【医疗兵,医疗兵在哪里!!】

【医疗兵死了,有事烧纸】

【警花娶我我爱你啊啊啊!!】

一时间,屏幕被疯狂表白的弹幕和刷屏的礼物给霸占了个彻底。

被抱住的白起则是愣了愣,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耳尖悄悄地红了。


白起,ID特警队长,外号警花,知名游戏主播,涉及游戏广泛,前任电竞圈三连冠队伍队长兼王牌选手。

从不耍阴招,电竞圈最后的良心。

打法神鬼莫测,走位神出鬼没,总是在友谊赛里打得其他队伍哭爹喊娘,并在对方求饶以后义正言辞地回答道——

“不行,必须要按规矩来。”

哪怕退役后仍旧是电竞圈选手最想按在地上打却始终无法付诸实践的人没有之一。

原因只是因为单纯的打不过。

长相英俊,气质沉稳,帅到粉丝愿意为他刷爆信用卡,创下过平台最高打赏记录。

军人世家出身,身材非常好,高中时期因为太过叛逆传出过可以一人轮遍团战根本不虚的谣言,令人惊讶的是大家居然都信了。

因此曾经就读的重点高中被人怀疑教出的学生都是没脑子的书呆子,很长一段时间网上关于应试教育是否对学生智商有害的讨论传得沸沸扬扬。

事件的罪魁祸首却对此一无所知。

被连续多年评为“最想睡的男人”第一名,其粉丝被认为是最具有流氓气质的群体。

游戏里自带Boss触发及被动认路技能,杀怪如切菜,号称能一人包围一支军队。

在直播里说过自己不挑食很好养,真实目的是想向你传达某些不可告人的成年人的暗示,然而因为现实太过纯情而直播仿佛被盗号,你至今没能领悟到其真实用意。

反而让粉丝脑洞大开脑补了一系列悲惨身世,导致亲妈粉暴增。


你抱了一会儿后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了白起,并自以为隐晦地摸了两把白起的腰,心里为手下绝佳的触感点了无数个赞。

你没有发现的是,在你偷偷揩油的同时白起的身子僵了僵,并从耳尖一直红到了耳根。

【嘤嘤嘤我也好想抱警花啊】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嫉妒使我姨妈倒流】

【姨妈倒流的朋友你还好吗】

【是我看错了吗,我怎么觉得小姐姐刚才偷偷摸了把警花的腰??】

【前面的别跑!我也看到了!】

【什么,哪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居然敢吃我们警花的豆腐?!】

【重点不应该是警花竟然没有推开她吗】

【对啊,警花不是不喜欢和别人近距离接触吗?上次韩野想去搂警花的肩膀结果被警花揍趴下了】

【哈哈哈哈那个视频我也看过,韩野真的太作死了】

【韩野……是警花那个管理员?ID是白哥天下第一的那个?】

【就是他,听说是警花高中时的小弟,现在是警花的头号迷弟2333】

【所以警花为什么没有推开她啊】

围观了一切的李泽言心里恨不得把白起捆起来扔到海里去,面上却还是一副冷淡严肃的模样。

周棋洛则是挤到你的身边,用有些吃味的语气撒娇道,“薯片小姐都没有抱过我呢,我也想被薯片小姐抱!”

你对周棋洛时不时的撒娇卖萌已经很习惯了,有些好笑地任他将你抱进怀里,“好啦好啦,让你抱,这下总该满意了吧?”

周棋洛弯着腰,把头埋进你的颈窝蹭了蹭,闷闷地应了一声,身后仿佛有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一甩一甩的,活像一条离不开主人的大狗。

李泽言看着被周棋洛抱着的你,眉头皱得更紧,忍不住想伸手把你从他怀里拉出来,又有些不满你方才对他的怠慢,只是犹豫了几秒,你就被白起硬生生地拉离了周棋洛。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我怎么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

【是啊,感觉好紧张的样子】

【警花他们的表情都好严肃】

【咋回事啊气氛这么凝重】

【我现在的表情和小姐姐一样,一脸懵逼】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刚来老公们就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

【萌新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不要和别人靠得太近。”白起抬起手在你被蹭的颈窝处擦了擦,像是那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一边说一边眼神微沉地看了笑得阳光的周棋洛,意有所指道,“……会惹来麻烦的。”

你完全没弄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只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我尽量?”

“哼。”这时,被一次又一次地忽略,实在忍不了的李泽言冷哼一声,想要开口让你离开白起和周棋洛到他这边来,可话到了嘴边却不由自主地变了样,“白痴。”

【啊,总裁又在怼人了呢】

【日常怼人2/N】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总裁怼人我刚刚吊起来的心突然就放下了】

【莫名不紧张了】

【对啊一下子就放松了】

【只要总裁还在怼人,感觉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1】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是想笑死我吗,小心总裁听到了拿毒液喷死你们】

【前面的,你们已经被总裁的话筒锁定了,一个都别想跑】

主持人全程站在旁边,完全插不上话,冷汗都要下来了。

当他发现氛围似乎有所松动时,心中一喜,赶紧提高音量转移话题道,“哈哈哈,话说今天队长大大穿的颜色也很特别呢,为什么想要穿成这样呢,队长大大似乎说过平时都习惯穿得普通一点吧?”

白:“因为是……给我选的。”

虽然名字被刻意地省略,但白起的眼神却直直地看向站在他身边的你。

于是,刚刚松懈了一些的气氛猛地又紧张了起来。

主持人:……

救、救命啊!!






————TBC————
大噶情人节快乐!!

好不容易产出来的一更……过程太辛酸了(;д;)

黑土会出场的,下章完结

【恋与x你】如果他们都是主播01

☆主播paro
☆ooc,恶趣味产物
☆摸鱼快乐






年末,直播界的一哥XX平台在官微发布了举行年会的通知,各大人气主播纷纷转发表示一定会到场,几分钟便点赞破万评论过千,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空降热搜。

年会的直播定在了三天后的晚上七点,采用全息技术,粉丝在家也能和喜欢的主播近距离接触,哪怕主播看不见自己也足以让他们兴奋不已。

当晚,数千万粉丝早早地上床带上了头盔,提前进入了直播间。

直播还没开始,只有面前浮空的屏幕上不断滚过密密麻麻的弹幕,已经有人开始刷起了礼物,年会特有的烟花礼炮持续轰炸着。

【刚进来就被炸了一脸】

【直播怎么还没开始,我都守在这里半个小时了】

【半个小时算什么,我从下午五点就开始蹲】

【五点666】

【前面五点的大兄弟不觉得无聊吗】

【还行,磕了三斤瓜子了,亲测奶油味最好吃】

【三斤,有钱人啊,虚拟零食那么贵】

【啊啊啊别聊了开始了开始了!】


XX平台不愧是直播界的老大,财大气粗地租下了一整艘豪华游轮来作为年会的场地,随着时针指向七点,小黑屋的直播间顿时切换成了富丽堂皇的游轮大厅。

【卧槽XX平台真有钱,游轮啊这可是】

【万恶的资本主义】

【好多眼熟的主播都来了】

【啊,这灯,这墙!】

【说起来不知道我家总裁到了没有,人太多都看不过来了】

【上面的是新人吧,主播头顶有ID的,你可以直接搜位置】

【!快看门口!!是总裁啊啊啊啊!!】

【天呐!总裁今天也太帅了吧!呃啊酒红色西装!是酒红色啊!!】

【我死了啊啊啊啊!!】

【李夫人在此!】

【上面的走开,我才是李夫人!!】


李泽言,初始ID是真名,后来在粉丝的强烈要求下改成了总裁。

知名剧评主播,平台人气前三的当红主播,点评的范围之广,囊括了电影、番剧、ACG作品等多个领域,比起好剧更喜欢推荐雷剧和烂剧,直播全程用词犀利角度刁钻,实力诠释了什么叫做无时无刻不想挨一顿毒打。

粉丝异常地彪悍,大概因为粉了个不省心的偶像所以练就了一身手撕黑子的绝佳本领,战斗力1V10根本不在话下,是各圈粉丝最想勾引爬墙的人员NO.1。

满嘴毒液,一毒一个准,曾经多年荣获“最想套麻袋的对象”第一名。

导演和演员的噩梦,通常点评过的雷人作品点击率都会直线飙升,但参与人员会在原本就没收到过好评的基础上又被粉丝拉出来一遍遍地鞭尸。

(导演&演员:求放过!)

广告商和投资商的宠儿,一有打广告和代言的产品问世,不管是喜欢他的脑残粉还是专注黑他的黑粉都会疯狂购买,粉丝买回去舔舔舔直到舌头抽筋,黑粉买回去撕烧踩切发泄被粉丝撕到底裤都不剩的闷气,用途广泛居家必备,买了的人都说好。

祖上积德所以长了张好脸,如果不是因为长得帅可能活不过三岁。

行为举止果敢独断,有着冷血资本家的气质,逮谁怼谁根本没在怕的,粉送外号怼怼。

XX平台气人主播评选比赛冠军。


主持人:“看我们发现了什么——总裁大大晚上好,来给各位粉丝打个招呼吧!”

李:“嗯。”

主持人:“总裁大大今天怎么想起来穿这么亮眼的颜色?”

李:“有人喜欢。”

主持人:“是指粉丝吗?”

李:“她没有胆子不是我的粉丝。”

主持人:……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主持人:“说起来,总裁大大有看微博吗?”

李:“不主持年会你还有空去刷微博?”

主持人:“这、这个……”

李:“如果我是老板的话,我看年会可以取消了。”

主持人:李泽言你是不是皮痒。

虽然主持人内心很想给李泽言来一顿B-box表达他的愤怒,但良好的职业修养让他忍住了这种冲动并在内心念了几遍“莫生气”后拿出了手机。


甜甜V:今天年会穿了薯片小姐喜欢的酒红色西装!【穿西装的自拍.JPG】


微博是五分钟前发的,图片的背景是游轮安排主播们休息的房间。

主持人:“甜大今天也穿了和总裁大大同色的衣服呢。”

李泽言闻言挑了挑眉,冷哼一声。

李:“不自量力。”

主持人似乎从中闻到了火药的味道,为了年会的正常举行,他赶紧转移话题,李泽言却成心搞事,不给他这个机会。

李:“同色罢了。”

李:“谁丑谁尴尬。”

主持人:……

他不挑拨主播们撕逼给直播造热度是他素质好,想营造和谐的直播环境,李泽言却非要上赶着和人撕。

很好,大佬就是大佬,大佬的思维他一个小小的主持人是真的跟不上。

围观的弹幕顿时炸开了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总裁又在怼人了!!】

【今天先怼甜大?】

【日常怼人1/N】

【前面1/N的是想笑死我吗】

【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就开怼,刚粉上甜大的萌新一脸懵逼】

【上边的萌新习惯就好,他们恋语F4天天都要互怼一下】

【哈哈哈哈哈哈恋语F4什么鬼】

【据说是因为四个人都住在恋语市】

【哪四个啊?】

【你说哪四个,平台人气排行前三那四个呗】

【等等,前三怎么会有四个】

【是因为每次主播人气排名都有两个人并列啦,你们居然不知道?这可是XX平台每个月公布结果的惯例啊】

【666666】

【因吹斯汀】


主持人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准备跳过这个小插曲,然而事情不可能这么顺利。

只听见他的背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的话,只要薯片小姐不觉得我丑就行了,对吧?薯片小姐~”

弹幕停顿了一下,再次疯狂地滚动了起来,粉丝们今晚的情绪在年会刚刚开始时就又攀上了一个新的高峰。

【我的妈是甜大!!】

【妈耶哈哈哈哈哈哈哈总裁怼甜大结果被人家听到了哈哈哈哈哈!!】

【甜大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甜大最后撒娇那个小奶音像狗狗一样,OMG我要窒息了!!!】

【哈哈哈窒息那位忘了我们甜大本来就是小狼狗吗】

【只有我在意薯片小姐是谁吗?】


周棋洛,ID甜甜,人称甜大,知名歌舞主播,人美歌甜,唱跳俱佳,替多部经典电影写过曲,也曾给不少知名歌手编舞。

除了直播和写歌以外还兼任杂志的平面模特,有着精致的五官和迷人的声音,才华出众。

平台人气排名前三,曾多次与李泽言并列,两人冤家路窄,积怨已久,双方的粉丝却相处得异常融洽。

没有出道的原因是不喜欢暴露在媒体之下从而失去个人隐私,然而后来被粉丝无情地戳穿说他只是懒得赶通告。

喜欢吃甜食,尤其爱吃布丁。

曾经在街上被粉丝认出来时声称自己是周棋洛的狂热粉丝所以照着他整了容。

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网上的粉丝都在喷那个整容成他们偶像的“粉丝”,说他害得她们空欢喜一场。

真相大白后平台的公司被粉丝寄了足足半年的苦瓜。


李泽言黑了黑脸,沉声道,“周棋洛。”

“是我。你刚刚说谁丑谁尴尬?”周棋洛望着身边的你,海蓝色的眼睛里仿佛盛满了暖意,耀眼的金发在灯光下泛着柔软的光泽,“薯片小姐,你说我丑吗?”

说完后他有些委屈巴巴地看着你,活像一条可怜的小狗。

而你的神经粗得好比钢筋,完全没有看到一边的李泽言越来越黑的脸色,踮起脚吃力拍了拍周棋洛的头,笑道,“哪有,甜大都算丑的话,那我岂不是丑得都不能出来见人了。”

【卧槽摸头杀!!】

【我是那只手!!!好嫉妒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总裁的脸都黑得和许墨一个色了】

【说总裁脸色黑得和教授一个色的我允许你先跑三十九米】

【那个女的是谁啊,怎么和我家甜大关系那么好,别不是想借着甜大炒作吧】

【前面的是黑子吧,这个小姐姐以前是平台的管理员啊,现在也在平台直播,平时在微博上画的小萌漫有平台主播们的日常,很有名的】

【对啊,甜大他们都是小姐姐的粉丝,平时关系很好的】

【装什么纯,一看就是绿茶婊】

【上面的我不想说你什么,小姐姐头顶有ID,你搜一下她的视频看看就知道这脸打得有多痛了】

【刚刚搜完小姐姐回来的人表示,简直6到飞起啊!】

【求科普】

【我看的是她和魏谦打游戏,那么恐怖的游戏魏谦叫得像杀猪似的,小姐姐一刀一个还吐槽,简直像大姐头和小弟在逛街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我也有看!本来游戏那么吓人,结果视频超有趣超搞笑的!!】

【魏谦是?】

【总裁的管理员啦,一个很认真负责的小哥】

【结果游戏里面怂得不忍直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幸好不是我们警花的粉丝,不然警花直播的时候魏谦怕是得吓死】

【啊啊啊!!看见我家警花了!!】

【在哪儿!!给警花打Call!!!】


李泽言:瞎了我的眼。
猪:我做错了什么






————TBC————
我没鸽!夸我!

别名主播的撕逼现场,不小心写嗨了停不下来了,可能会是个三更的短篇吧(・ω・)

友情提示催更请走红心蓝手评论三件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