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秋天好几把像冬天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弟!

微博只是放车@邓子酱咕咕咕

【轰出胜】独家专宠16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15






26


绿谷家的饭桌上没有食不言的要求,但绿谷的性格决定了他很少会主动提起什么,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绿谷妈妈在聊些家常的小事。

今天的晚饭很丰盛,大多都是绿谷爱吃的菜,油炸肉类的醇厚和蔬菜的清香交织在一起,让人光闻着味道就觉得饥肠辘辘。

但他看着并不是很高兴,只夹着面前的菜,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坐在绿谷对面的轰焦冻筷子动得最少,基本都在和绿谷妈妈聊天,跟她说说学校里的见闻,再时不时讲一点有趣的事情,逗得绿谷妈妈忍不住直笑。

“轰君真是个特别有礼貌又很幽默的孩子呢。”绿谷妈妈夸赞道,随后半是担心半是无奈地抚着脸,看着身边的绿谷说道,“这一点,出久真应该好好学一学呀。”

被突然点名的绿谷张了张嘴,他大概知道接下来绿谷妈妈会说什么,本能地想要阻止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要如何去阻止?那些抱怨……有些事在绿谷妈妈看来是令她疑惑且不解的,所以她才会一遍遍地提起,想知道答案,但在他和某个人心里,原因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不凑巧的是,那个平时根本不可能和绿谷妈妈有接触的“某人”,现在正坐在他家的饭桌上。

“爆豪君,今天的菜还合你的胃口吗?”绿谷妈妈侧头看向身边的爆豪胜己,“光己说你的口味偏辣,所以我多做了几道辣菜,怎么样?这可都是以前跟你妈妈学的哦。”

绿谷和轰焦冻对着入座,一端的主位和绿谷妈妈对面的位置都空着,而另一端、也就是的绿谷妈妈身边,恰好坐着爆豪胜己。

“嗯。”爆豪随意地答了一声,顿了几秒后,又难得郑重地加了句谢谢。

“你喜欢就好。”绿谷妈妈笑了笑,“说起来,爆豪君的性格比起小时候变了不少呢。”

绿谷闻言视线立刻变得飘忽了起来,他低下头,不敢去看某道同一时间从桌子另一端投来的、灼人的目光。

“你们的小时候啊……真是段让人怀念的日子,出久那时候可是最喜欢跟在爆豪君后面的呢。”绿谷妈妈有些感叹地回忆道,“果然是太久没见了,之前那么小一个的孩子,再见就长得比出久还高了呢。”

“妈、妈妈,别说了……”绿谷放在膝盖上的手紧了紧,小声地说道,“那些事,小胜肯定早就忘了。”

和爆豪的童年一直是绿谷心里十分宝贵的回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快乐又短暂的时光逐渐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

曾经有多美好,就越衬托得现实有多么不堪。

“怎么会忘。”绿谷妈妈不赞同地说道,顺带让人猝不及防地就扔下了一个重磅炸弹,“光己可是跟我说了,爆豪君可是把和你的合照一直放在床头柜上的。”

“什、什么?!”绿谷震惊地抬起头,看向坐在位置上咬牙切齿的爆豪胜己,“小胜,你……”

“可恶……那个多嘴的老太婆!”爆豪烦躁地嘟囔道,他发现绿谷正在盯着他看,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恼羞成怒地低吼道,“看什么看,一张破照片而已,你这个废——切!”

在即将脱口而出某个称呼时,爆豪憋屈地收了声,他差点就忘了现在是在绿谷家,绿谷妈妈还坐在他的旁边。

“嗯?出久,你怎么看上去那么不相信的样子?”绿谷妈妈惊讶地捂了捂嘴,“你不也把和爆豪的合照放在书桌上的吗?朋友之间这样做是很正常的事情呀!”

“别、别说了!妈妈。”绿谷本来觉得没什么,让绿谷妈妈这么一说,他突然就觉得有些羞耻,就像藏了很久的小心思猛地被人知道了一样。

‘想和小胜回到以前的相处方式’什么的,被知道的话也太……

而在被爆豪狠狠地瞪了一眼后,他慌乱地将视线转了回来。

‘糟糕,小胜知道我还留着以前的合照,肯定又会生气的吧。’

毕竟爆豪说过那么多不想和他这样的家伙站在一起之类的话。

而轰焦冻沉默地看着饭桌上的事态一步步发展,轰家是个很传统的家族,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为了迎合绿谷妈妈的习惯,他在“不语”和“不食”中选择了后者。

此刻,他很敏锐地察觉到了空气中的暗潮涌动,一边观察着每个人的一举一动,一边寻找到了合适的时机,插进变得有些诡异的氛围中转移了话题。

“听上去,让我稍微有些好奇呢。”轰焦冻两手规规矩矩地放在桌下,一边望向绿谷妈妈,“绿谷小时候的样子。”

“啊啦,轰君对这个很感兴趣吗?”每一个做母亲的听见有人想要了解自己的孩子,自然都是十分乐意的,绿谷妈妈也不例外,“出久他啊,以前可是相当活泼调皮的哦!”

说到这里,她起身走到不远处的置物架上,踮了踮脚伸手拿下了某个相框,一路小跑着回来高兴地展示给坐着的三个人看。

“你们看——”

相框的样式很普通,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但一直被人仔细地保存着,依旧很完好。

“这是……”

照片上的背景是开得正值季的樱花,层层叠叠的花瓣像天上的繁星一样连成一片,风吹过时就仿佛一场盛大的表演在落下帷幕。

树下的孩子穿着背带裤,脸上和衣服上都是摔倒后粘上的湿泥和花瓣,看样子摔得很严重。

但他依旧笑得很开心,高高地举着手里的欧尔麦特玩具,露出了毫无阴霾的笑容。

“我记得那天出久说要和爆豪君一起去公园玩,但光己有事抽不开身,我就带着他去看樱花了。”绿谷妈妈看着手里的相框,眼里露出了怀念的神情,“结果这孩子跑太急,一脚滑进了泥坑里……真是的,笑得跟没摔跤一样,还非要人给他拍照,当时可把我急坏了呢。”

“妈妈!”绿谷的脸立马红了起来,那些都是他做过的糗事,这样的黑历史怎么能被其他人知道。

更别说那人还是轰焦冻,是他最崇拜和敬重的朋友。

但他知道自己是没法制止绿谷妈妈的,索性一下子站起来,结结巴巴地说自己要去上个厕所,自欺欺人地跑掉了。

“这孩子,又害羞了。”绿谷妈妈看见这一幕,无奈地笑了笑。

“绿谷之前……是这样的性格吗?”轰焦冻则是目不转睛地看着照片上的绿谷,哪怕过了这么多年,看的人依旧能从这定格的一瞬间中感受到他的天真烂漫和蓬勃的朝气。

那个孩子的笑容里满是对未来的想象与憧憬。

‘这真的是绿谷吗?’

轰焦冻的脑海里浮现出刚遇到绿谷时他的样子,腼腆、怯弱又倔强,始终怀着深深的自卑,虽然有着一直不肯放弃的坚持,但却经历过被残酷地一再地打压。

那时的绿谷就像生长在阴暗潮湿角落里的野草,照片上的他美好耀眼得像是一颗充满希望的小太阳,这种对比太陌生,又太过遥远。

‘原来绿谷他,曾经是这么地——’

“这孩子以前,可有活力了,但自从个性报告出来后。”说到这里,绿谷妈妈的语气陡然低落了下来,“……他就再也没这么笑过了。”

轰焦冻的心刺痛了一下,一股酸涩和苦楚从心底蔓延开来。

绿谷妈妈不知道绿谷的经历,但他是清楚的。

轰焦冻突然很是痛恨自己,很想回到过去摇着曾经的自己问他为什么不能早点去找绿谷。

如果他能陪着绿谷长大,是不是绿谷就不会遇到那些恶意的排挤和欺辱?

“我也问过他,是不是在学校遇到了什么事,但他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去问他的老师,也只会说些含糊的话。”绿谷妈妈说着说着,声音就有些哽咽了起来,“出久他,一直以为自己瞒得很好,但就算是我也会感觉到不对的啊!”

绿谷妈妈确实不知道绿谷在学校的日子有多么糟糕,也轻易地相信了他那些苍白的谎言,但作为一个母亲的直觉还是让她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些异样。

过去她只当是自己多想,可当绿谷因为受伤没能回家后,她心里被死死埋着的那些忐忑不安和怀疑都接二连三地冒了出来。

绿谷和轰焦冻都没有跟她说起过事情的细节,老师也是一笔带过,绿谷妈妈只知道绿谷是在学校被什么人敌视了、或是遇到了不公的事。

而在那以后,她却时常想到,她的孩子究竟在学校过得怎么样?这次受伤是偶然还是长期的针对?他这些年……真的过得很好吗?

但绿谷妈妈没有、也不能去追问,也不知道要怎么去追寻答案,只能拼命地压抑自己,让自己不去想那么多。

但这次,因为绿谷不在场,加上回忆的刺激,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绿谷妈妈的眼里渐渐聚集起了雾气,大滴的眼泪在眼眶里不住地打转。

她知道轰焦冻不会、也不忍心告诉她事情的真相,于是她转过头,看向了坐在一旁的爆豪胜己。

“爆豪君……你能不能告诉我。”

“出久他在学校究竟遇到了什么事?让他变成那样的究竟是谁?”

爆豪猛地僵住了,他的身体紧绷了起来,放在桌下的手瞬间用力地握起,手背上显出了狰狞而骇人的青筋。

“你不是和出久一个班的吗?你们一直在一个学校,你应该知道的吧?我真的再也受不了像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状况了。”

“爆豪君,请你……告诉我吧。”






————TBC————
对爆豪要倒霉了

轰下章表白

……我jio得咔酱还可以抢救一下!

评论(67)

热度(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