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热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dei!
微博只是飙车@邓子酱咕咕咕

【轰出胜】独家专宠15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14






25


“所以……怎么会变成这样。”

绿谷浑身僵硬地坐在沙发上,左手边是轰焦冻,右手边坐着一脸不爽的爆豪胜己。

“怎么了,绿谷?”轰焦冻双手捧着茶杯,冒出的热气将他的面容模糊化,就连平时有些惹眼的伤疤也变得温柔了起来,“如果是因为某些不请自来的人苦恼的话,我可以替你把人赶出去的。”

“……轰焦冻,你能不能赶紧去死。”

爆豪胜己的额角瞬间爆出了青筋,但他不能发作,甚至连像往常一样骂人都不行,只为了给绿谷妈妈留下一个久别后的好印象。

而轰焦冻对爆豪的攻击不以为然,他放下茶杯,语气波澜不惊地讽刺道:“现在才知道收敛,未免有点太晚了吧,爆豪胜己。”

“关你什么事,阴阳脸。”

爆豪表情难看地啧了一声。

他当然知道轰焦冻就是仗着他必须在绿谷妈妈面前藏好一身的尖刺、乖乖当个跟她记忆一样的绿谷的“好朋友”,才会这么欠揍地一直挑衅。

而这时,绿谷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面带无奈地说道,“真是的,出久——你坐在哪里干什么?要好好招待轰君和小胜啊。”

“没事的,伯母。”轰焦冻闻言立刻起身走了过去,“我来帮您忙吧。”

“哎?不不不用了,轰君是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你帮忙啊。”绿谷妈妈连忙摇头,有些慌乱地上下挥着手,想让轰焦冻打消这个念头。

但轰焦冻依旧走进了厨房,他十分少见地笑了笑,弧度很小,却让人怎么都挑不出错来,“没事的,在家时我偶尔也会帮家姐的忙,请您不用担心。”

“可是,这也太……”绿谷妈妈还是不赞同地摇着头,说什么也不能让客人操劳这些事情啊。

可当她在不经意间对上轰焦冻恳求的眼神后,拒绝的话分明已经涌到了嘴边,却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怎么都说不出口。

两人僵持了十几秒后,绿谷妈妈率先败下阵来,面带愧疚地妥协了。

“那好、好吧,轰君实在坚持的话,就进来替我拿一下盘子吧……”

“好的,麻烦您了。”达成目的的轰焦冻眼底也有了几分笑意,看上去正好是绿谷妈妈这样的妈妈辈最喜欢那种乖巧听话的孩子。

如果绿谷在场的话,他一定能看见绿谷妈妈头上冒出来的好感条一瞬间涨了大半。

然而遗憾的是,他正和爆豪气氛尴尬地单独待在客厅里,电视上在播着新闻,主持人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格外清晰,偶尔还能听见厨房传来的锅碗瓢盆和烹煮食物的声音。

爆豪皱了皱眉,他很不习惯这样的相处,但不知道该怎么打破沉默。

他和绿谷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能心平气和聊的话题,也许小时候是有的,但那也只存在于绿谷还没被检查出无个性的遥远的过去,所以根本没什么可聊的。

跟来绿谷家是爆豪擅自做的决定,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绿谷将轰焦冻带回家,就算这两人独处一室的次数很可能已经多到数不清了。

而虽然跟着绿谷去他家的一路上爆豪都表现得毫不在意,但他发现当绿谷敲门的那一刻,自己竟然紧张得手都在抖。

和绿谷关系恶化后,他有十年多没再踏进过绿谷的家,哪怕他和绿谷住得只隔了一条街。

他意识到自己在害怕,一向比任何人都高傲的他,在害怕着即将面对绿谷妈妈这件事。

爆豪的母亲光己和绿谷的妈妈是私交不错的好友,爆豪和绿谷要好时她们还会一起送孩子去幼儿园、周末也会相约出去玩。

但讽刺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位母亲依旧关系亲密,却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之间早已因为爆豪的单方面决裂渐行渐远。

从前的爆豪不屑于提起绿谷的任何事情,将他视作臭虫一样的废物,绿谷性格内向不善言辞,自然也注定不会提起,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绿谷被揍到没法回家后,绿谷妈妈才知道他在学校的艰难处境。

这样的遭遇,放到任何人身上都是极其不幸和绝望的,绿谷却独自承担了十几年。

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因为爆豪胜己。

‘以前的我,究竟是有多混账啊……’

爆豪有些烦躁和沮丧地靠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头顶陌生又熟悉的吊灯,绿谷的家和他上一次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这是个布置得十分温馨的家,充满了生活的气息,让人不禁想到,住在这里的人一定也是格外温柔和细腻的。

灯光不算刺眼,爆豪却觉得眼睛酸涩难忍,他不自觉地闭了眼,仍旧挡不住泄露的光线。

大概是看见了久违的场景,与此同时,他的耳边似乎回荡起了某些被他淡忘的、很是久远的声音。

【我说出久,你准备好了吗,好啰嗦啊!】

【就、就快了,小胜再等一下……】

【臭小子,成天就知道凶凶凶,多等等小久怎么了,又死不了!】

【老太婆!说了多少次不要锤我的头!】

……

…………

【小胜,妈妈说让我放学跟你一起走。】

【切,真拿你没办法,一起走的话,要好好跟在我后面啊!】

【嗯、嗯!】

【真是的,快点跟上来啦!不然我可不会等你的哦。】

【慢一点啦,小胜——】

爆豪抬起手臂,无力地遮住了眼睛,隔开了所有的光亮。

‘烦死了,废久。’

快点从他的脑子里,滚出去啊……

“小胜?”绿谷看着仰躺在沙发靠背上的爆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身体,不太舒服?”

‘虽然说过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这种话,但果然还是没法完全无视啊……’

几乎是绿谷话音落下的瞬间,爆豪的动作顿了顿,片刻后,他将挡着眼睛的手臂缓缓地放了下来,睁开了眼睛看向身边的绿谷。

“……干嘛。”他的声音有一点不自然的沙哑,“老子好得很。”

但真正引起绿谷注意的并不是这个,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令他在意的,是爆豪的反应。

爆豪胜己的眼睛是猩红色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血和野兽,总之都是些不太友好的、会带来恐惧的东西,而他本人也十分符合这样的联想。

可绿谷从未想过,那双总是凶狠又可怕的眼睛安静下来时,不仅不会让人想要退避三舍,反而意外地有些好看。

就像他曾经在杂志上看到过得鸽血红宝石,凝结着火焰一般明亮瞩目。

而不管是那双猩红的眼睛、注视着他的视线、还是说话的语气,此时此刻的爆豪胜己,都表现得太过乖顺了。

‘奇怪,是我的错觉吗。’

‘总觉得这样的小胜——’

有点可爱?

像是炸毛后被安抚了的小狗,什么的……

“咳咳咳!”绿谷被自己的想象吓了一跳,但又不自觉地试着将爆豪和小狗联系到一起,结果不出意料地被惊悚无比的画面惊到了。

他顿时一口气没喘匀,呛得咳嗽了好几声,惹得爆豪刚准备移开的视线又在他身上停了好一会儿。

不不不——

绿谷有些慌乱地灌了一口面前已经冷了的茶,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

那可是爆豪胜己啊,小狗这种毛茸茸的宠物怎么可能跟他有哪怕一丝一毫的相似之处?!

他狠狠地甩了甩头,想要将脑海里的画面驱散开。

而此时,厨房里的晚饭快要做好了,轰焦冻被绿谷妈妈从厨房里劝了出来,他将餐桌上的餐具一一摆好,并顶着十分正直的表情将绿谷的座位移到了自己的对面,略带厌烦地把爆豪发配到了离绿谷最远的、餐桌另一端的位置上。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TBC————
这样看来先告白的是谁还不一定啊

总算赶上了(●´ε`●)

评论(52)

热度(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