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热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dei!
微博只是飙车@邓子酱咕咕咕

【轰出胜】独家专宠14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13







24


导购小姐和店员见场面僵持不下,本着明哲保身的想法,早早地退到了柜台后面,只探出个头来悄悄围观。

这边的爆豪虽然成功在绿谷面前揭开了轰焦冻藏起来的那点隐秘的心思,但他此时此刻并没有感到高兴。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觉得轰焦冻这人未免太过虚伪,明明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却偏偏要在人前装作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

而当爆豪终于意识到他对绿谷抱着怎样的心思时,轰焦冻那点可笑的遮掩在他眼里就更是像泡沫般一戳就破。

可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和轰焦冻一样,拼命掩藏着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

不……硬要说的话,他比起轰焦冻的处境更加艰难。

如今的改变是抹不去过去的错误的,虽然爆豪知道,绿谷并不是那种会揪着过去不放的人,但绿谷越是宽容,他就越是为曾经的自己感到悔恨和无地自容。

爆豪的自尊让他注定无法做出在绿谷面前忏悔的举动,所以他只能沉默地改变自身的态度,学会成熟地面对一切,学着成为值得被绿谷重新审视的人。

事实证明他的努力并非毫无成效,绿谷也察觉到了他的变化,似乎愿意给他洗刷那些糟糕印象的机会。

即便态度的转变十分缓慢,机会很渺茫,爆豪也不会放弃。

‘如果有一天,废久的生活不再有我存在的空间……’

——那现在大概是他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了。

“废久。”爆豪冷冷地看着轰焦冻,“迟早有一天,你会知道这个阴阳脸对你的想法有多让人作呕。”

虽然……他也一样。

一样地阴暗,一样地自私。

‘你也会知道,我和那个混蛋,对你究竟抱着多么可怕的欲望。’

爆豪不会奢求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扭转绿谷的看法,在他看来,以前那个自己太过恶劣和幼稚,得不到谅解才是理所应当的,哪怕绿谷不愿接受他的改变也无可厚非。

而在绿谷对他的态度已经开始软化的现在,这是个意外之喜,他就更应该表现出正常的样子来。

但这不代表他会眼睁睁地看着对手如愿以偿。

“闭嘴!”出声打断爆豪的却是沉默已久的轰焦冻,他看过来的眼神里罕见地流露出相当危险的情绪来,“爆豪胜己,你没资格来评判我和绿谷的事情。”

“哦?说这话你也不怕废久怀疑。”爆豪玩味地笑了,“还有,你和废久的事?真这么有本事的话……就说来我听听啊!”

两人的眼神狠狠地碰撞在一起,针锋相对,谁也不愿意退让。

绿谷看着明显都被对方挑起了火气的两人,颇有些左右为难的感觉。

他总觉得,不管自己去劝谁,都只会让事态升级得更加严重罢了。

不得不说绿谷的直觉是正确的,无论他最终帮了谁,都只会让另一方不满,进而把事情闹得更大,一直到无法收场的地步。

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各站一方,气势上谁也不输谁,若不是了解两人只是莫名其妙就争吵了起来……或者那根本不能称之为争吵,绿谷还以为他们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从某些方面来说,绿谷的确天真迟钝得可怕。

店外的客人看不见店内发生了什么,但那里面散发出来的令人胆战心惊的气息让路过这里的人都下意识地加快了步伐,压根没有人敢进去一探究竟,店员们也恨不得把自己的存在感缩到最小。

所幸就在这时,绿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突兀的铃声在安静到落针可闻的店内显得更加大声,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瞬间将注意力放到了绿谷的身上。

猛地被所有人注视着的绿谷有些慌张,他手忙脚乱地从包里拿出手机,先是对着大家不好意思地道了个歉,这才赶紧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我是绿谷——妈妈?怎么突然打电话来……啊没事没事,我和轰君吗?在一起的哦……衣服?刚刚已经选好了……”

绿谷走到角落,用手遮着嘴接电话,希望能降低一点音量,因为离得有些远,轰焦冻和爆豪只听清了开头的称呼。

‘伯母/引子阿姨打来的电话?’

两人暂时放弃了对峙,不约而同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背对着他们正在接电话的绿谷身上。

绿谷神情惊讶地和电话那头的绿谷妈妈讨论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冒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什、什么?真的要这样吗……好的,那我马上去问问……嗯,知道了,那我挂了……我知道啦,妈妈。”

绿谷挂了电话,叹了口气,转过身看着侧过头欲盖弥彰的两人,有些无奈地说道,“轰君,小胜,你们两个解决好了吗?没有的话下次再继续吧?”

爆豪先是一愣,随后直接被气笑了,“下次再继续?我说废久,你究竟知不知道我和那个阴阳脸在干什么啊……”

“爆豪胜己。”轰焦冻语气不善地开口道,“你现在最好立刻闭上嘴,然后离开这里。”

“啊?你算什么东西,敢来命令我。”爆豪当然不会乖乖听话,虽说他现在脾气好了不少,没有以前那么冲动易怒了,但对着轰焦冻,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好脸色,“应该滚蛋的人是你才对吧!”

“今天是我和绿谷约好了要来逛街,跟你这种局外人有什么关系?”

“哈,局外人?我和废久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躲着哭鼻子呢!”

“如果我是你,在做了那些混账事之后,就该明白你和绿谷之间的那些年一点值得回忆的东西都没有。”轰焦冻面不改色地回击道。

眼看着轰焦冻和爆豪又吵起来了,甚至爆豪的手心里已经控制不住地炸出火花、轰焦冻的四周开始结起了冰霜,绿谷知道如果再不阻止的话,两个人很可能会因为情绪的剧烈波动就在店里打起来。

轰焦冻的个性拥有强大的控场和远程攻击力,爆豪的个性则是具有极强的破坏性。

绿谷对此十分清楚,他们要是真的打起来了,别说这家店、商业街怕是都在劫难逃。

擅自在公共场合使用个性斗殴,还破坏了公物,职业英雄都很可能会因此被吊销执照,轰焦冻和爆豪只是雄英高中的学生,真的造成了那种局面的话,不仅对他们自身和学校的声誉有影响,肯定还会遭到严厉的处分……

绿谷没法想象后果会有多严重,顿时觉得身上的责任沉重了起来。

想到这里,他连忙冲了上去,挡在了两人的中间。

“绿谷……?”

“废久,你干什么?!”

轰焦冻和爆豪被迫分开,瞬间从失去理智的边缘被拉了回来,但仍旧不甘心地隔着中间的绿谷瞪着对方。

而绿谷眼尖地发现他们原本蓄势待发的个性终于收了回去,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十分头疼地说道,“这里是商场,打起来的话会给其他人添麻烦的,轰君,小胜就算了,你怎么也……”

“我知道了。”轰焦冻十分有眼力地选择了道歉,转身向柜台里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店员们鞠了个躬,“今天是我太冲动了,非常抱歉,给各位造成了困扰。”

“没事,没事……”店员们闻言浑身一抖,硬是努力地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来,“您、您开心就好。”

‘刚刚差点以为会死掉啊喂!这也太可怕了……’

“废久!什么叫‘我就算了’?”爆豪不满地喊道,绿谷破天荒地装作没有听见。

随即,他突然想起了绿谷妈妈的嘱咐,上前一把拉住了轰焦冻的手,在他有些错愕的眼神中认真地说道:

“对了!轰君,我妈妈刚才让我转问你——”

“今天晚上,要不要来我家吃个晚饭?”






————TBC————
见家长?表白?

七夕啊明天是(单身发出了幸福的微笑

评论(45)

热度(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