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热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dei!
微博只是飙车@邓子酱咕咕咕

【轰出胜】独家专宠13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12






23


轰焦冻的脸色异常地难看,不同于绿谷,早在两人踏进商业街的那一刻起,他就感受到了一股存在感极强的视线,带着狂热和几分意外,在发现目标的下一秒就立刻锁定了他们。

那股视线高调且不加掩饰,就那么直白地窥探着他们,过于嚣张的作风让视线主人的身份变得昭然若揭。

——除了那个自大又狂妄的爆豪胜己,根本不作他想。

这让轰焦冻有了一种领地被肆意入侵般的警惕和反感,所以他在绿谷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便擅自宣誓了主权,明目张胆地打击和挑衅了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但轰焦冻没想到的是,那番举动对爆豪胜己来说不仅无法让他退让或是逃避,反而激起了他的叛逆之心。

“你还真是敢找过来啊,爆豪胜己。”轰焦冻的眸色深了深,“果然那样的警告,对你一点用处都没有么?”

“警告?”爆豪轻蔑又鄙夷地看着轰焦冻,“我说阴阳脸混蛋,你该不会以为那种低级的把戏……就能搞定我吧?”

“……所以你来,究竟是想做什么?”轰焦冻选择了避而不答,他转移了话题,神情间自然无比,看上去似乎只是厌烦与爆豪的争吵。

然而,绿谷却敏锐地捕捉到了他在一瞬间中语气里所泄露的那一丝别样的情绪。

就像是……明明已经战胜了对手的将军,却充满了猜疑,无法面对和肯定自己的胜利。

战胜了对手?

绿谷被自己突然间冒出的想法弄得愣了一下。

他怎么会这么想?

轰焦冻只是在询问爆豪的来意罢了,就算两人的气氛不太和谐,又何来战胜对手这一说?

绿谷的性格是细致而敏感的,从很久以前起,他就能发现其他人注意不到的细节,并在疑惑中进行自己的思考。

但他又是胆怯的,很多时候,他都无法或是不敢确认自己发现的那些线索指引的真相是什么。

就像现在,他好像隐隐约约抓到了什么,却像是隔着一层雾,摸不着,也看不真切。

……但爆豪胜己不一样。

他有着他人难以匹敌的野兽般的直觉和堪称危险的洞察力,那是他与生俱来的强大的天赋。

而此时此刻,他的这份敏锐发挥了无比重要的作用。

他理所当然地发现了轰焦冻话语间那一丁点转瞬即逝的违和感,哪怕轰焦冻隐藏得非常好,爆豪胜己还是轻易分解出了其中夹杂着的种种复杂的情绪。

‘这想法,还真是弯弯绕绕到让人反胃,像个女人似的……哦?等等,这是……’

他眯了眯眼睛,像是野兽对猎物的打量和评估。

‘害怕?不对。’

说是不安,才更加贴切。

‘这可真是个,意料之外的发现啊。’

虽然他很讨厌那个阴阳脸混蛋,但这并不妨碍他承认那人的强大。

这样的人,怎么会突然不安了起来?

爆豪静静地站在那里,陷入了思考,但他的眼神却始终牢牢地钉在轰焦冻的身上,反复咀嚼着最后的两个字。

而对爆豪来说,这注定是一次短暂的思考,因为答案就摆在那里,只要稍微联系起来想一想就能得出结论。

蓦地,他的眼睛猛然亮起,这并不是什么包含着善意的表现,那是一种狩猎前才会有的光芒,带着令人匪夷所思的浓浓的恶意。

爆豪胜己坚信,只有弱者才会在战斗开始前就虚张声势地亮出爪牙,试图吓退敌人。

而一个强者,在来自某种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的东西的威胁下,做出这样的举动也并不奇怪。

“哈哈哈……”他突然笑了,笑声很低,却让人身体无端有些发凉。

‘原来是这样啊。’

都是因为这个,所以当轰焦冻在商业街,在所有人的面前向他示威时,他的反应才不会和以往遇到挑衅时一样剧烈,也没有生出属于自己的东西被玷污时的暴躁和愤怒。

当时的他表现出的,是一种更加直白的、根本阻止不了的情绪。

【兴奋】

难以抑制的、让人全身颤栗不已的兴奋。

想到这里,爆豪没有像轰焦冻想象的一样,因为被质问而恼羞成怒,相反的是,他竟然露出了一种怜悯又嘲讽的神情。

“演那么一出戏,还真是辛苦你了。”

轰焦冻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马上要脱离他的控制。

他皱了皱眉,看向爆豪胜己。

爆豪同样看着轰焦冻,奇怪的是,明明两人是站在平等的位置,但从轰焦冻感到不对的那一刻起,他在爆豪的眼中就仿佛看见了一个卑微又可笑的自己,正在徒劳而无用地挣扎着。

“你在说什么?”轰焦冻沉声问道,他感觉不太妙,“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跟着我和绿谷到底是想做什么!”

“我他妈凭什么要回答你。”面对轰焦冻的紧逼,爆豪不以为然地哼笑了一声,“倒是你,有不少事瞒着废久不敢说吧?”

“我、我吗?”突然被提到的绿谷茫然地指了指自己,他侧过头看向轰焦冻,却讶异地发现那个好似永远温柔而宽容地保护着他的轰君愣了愣,随即低下了头。

细碎的额发垂下,堪堪遮住了那双总是淡然却让人十分安心的眼睛。

“轰……君?”

“不得不说,你做得挺成功。”爆豪挑了挑眉,“起码废久这个蠢货,现在可是相信你相信得不行呢。”

他相信轰君,是什么很不好的事情吗?

绿谷想不明白,他不知道爆豪究竟想表达什么。

而轰焦冻低着头,一语不发,看上去似乎很平静,但爆豪知道,他的心情已经坏到了极点,就像一座岌岌可危的吊桥,随时都会崩坏。

这个发现让爆豪很是愉悦,所以他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用更加讽刺的语气在轰焦冻的心上砍下了重重的一刀。

“哈,只可惜,废久他根本就不明白你啊……”

“不明白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比起以前爆豪粗暴又狰狞的话,这些并不算过分,却字字戳中了轰焦冻的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份不安。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看着绿谷,动作竟是有几分仓皇。

“轰君?”绿谷不解地看着轰焦冻,他不明白,为什么在爆豪说完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后,轰焦冻的情绪突然就变得有些失控了起来。

而轰焦冻定定地看着绿谷,看着他疑惑而不解的表情,看着他无辜又迷茫的眼神,心里的阴霾和不安就像是附骨之蛆一般,侵蚀着他的内心。

‘又来了,又是这样,和从前完全没有什么不一样……’

他喜欢绿谷,这不需要任何人来质疑。

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分明是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他却仿佛在绿谷撞进他怀中抬起头的那一刻,听见了命运相互缠绕的声音。

轰焦冻觉得人哭起来的时候并不好看,眼睛会红肿,表情会因为伤心而变样,哪怕是电视上的演员,哭得所谓惹人怜惜,都让他不为所动。

他没动过心,一颗充满仇恨的心接纳不了那么柔软又累赘的感情。

所以遇到绿谷后,他将整颗心都给了出去。

轰焦冻竭尽所能地对绿谷好,得偿所愿地收到了绿谷的反馈,他成为了绿谷最重要的那几个人之一。

——但这些就够了吗?

只是这么一点,足够填满他那些贪婪又毫无止境的欲望幻化而成的深渊吗?

‘绿谷。’

‘绿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如此地软弱和没有安全感?

他是一个冷淡又平静的人,除了对父亲的那份恨意,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什么会让他的情绪产生波动,如今却成了一个懦夫。

一个明明想要得到,又害怕无法得到的、彻头彻尾的懦夫。

他害怕被拒绝,无法忍受被拒绝后的疏远,只能用那些曾经被自己嗤之以鼻的手段,仗着不被那人知晓,才能在阴暗的角落悄悄地发泄出内心的渴望。

有时候,轰焦冻看着一无所知的绿谷,都会在心里想到。

‘我是不是,快要疯了?’

而轰焦冻默默藏起来的这一切,却被他最为厌恶的人毫不留情地剖开,明晃晃地摆在了明面上。

此刻,原本气氛轻松的店内,沉默到快要让人窒息般的感觉像是即将喷发的岩浆,铺天盖地地涌上了每个人的心头。






————TBC————
咔酱不管是观察力和嘴都是真的毒啊……

真是个迷人(?)又危险(。)的反派(??)角色啊!

为了打脸我决定到星期天以前都日更

评论(48)

热度(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