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热

秘技——猛男落泪!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dei


微博解封中,我掐指一算日期应该是明年

【轰出胜】独家专宠12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11






手心和手臂接触的地方隔着衣服都有些凉,不知道是不是轰君穿得太少了,也可能是个性的原因吧,不过比起自己轰君穿得的确太过单薄,这样可不行啊……

绿谷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抬起头看着轰焦冻。

“轰君,我们进去吧?”

‘等下进去得多帮轰君挑几件厚一点的衣服,开春天气还是很冷,感冒了就不好了。’

轰焦冻猛地回过神来,他垂眸见绿谷仰起头,专注地看着自己,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里满是关心和信任。

“嗯。”

轰焦冻手指动了动,嘴上答得简短又冷静,心里却再次冒出了不一致的声音。

‘好想亲。’

‘想亲亲绿谷的眼睛,用手指描摹他脸颊的轮廓,再一路亲到——’

“啊。”轰焦冻突然叹了口气,有些消沉的样子引起了绿谷的注意。

“轰君?”他疑惑道,“叹气做什么,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只是……”我只是很想亲你,却说不出口。

轰焦冻看着一脸天真的绿谷,忽然很想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地告诉他,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这可不是个好想法,但轰焦冻的的确确地心动了。

就在轰焦冻即将鬼迷心窍般地付诸实践时,绿谷拉着他走进了服装店里。

导购小姐带着得体的笑容迎了上来,在看见轰焦冻的那一刻,她的笑容更是深了几分。

‘虽然看上去很低调,但这全身可都是……看起来是个大客户啊。’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她鞠了鞠躬问道。

‘啊,被打断了。’

轰焦冻直直地看着绿谷,有些可惜地皱了皱眉。

这一幕放在导购小姐眼里,见轰焦冻看着绿谷皱眉,就成了他不喜被牵着的表现。

她眉头一皱,认为事情并不简单。

‘虽然这孩子很可爱,但既然客户觉得不满的话……’

看来又到了她发挥职业素养的时候了。

“嗯,我、我们想买些应季的衣服。”面前的导购小姐笑得礼貌又亲切,对着女性总会有些紧张的绿谷不由得放松了下来,“主要是给轰君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而被牵着的轰焦冻发现从进店瞬间就紧绷着的绿谷忽然放松了身体,他看着导购小姐,眼神有些不满。

‘只是因为和她讲了几句话,绿谷就这么开心?’

轰焦冻吃味地想到,周身的冷气开始不受控制地乱飚。

这边的导购小姐也注意到了轰焦冻的眼神,但她很轻易地就误解了,以为他对自己还没有将两人分开而感到不高兴。

‘真难办,这么可爱的孩子,实在是不忍心下手啊。’

但只要一想到这个月的奖金,她只能强打起精神。

‘看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好的,那请跟我往这边来。”导购小姐微微欠身,伸手向前带路,假装不经意间提醒道,“店内拐角的装饰比较多,两位若是单独走的话,会比较方便哦。”

“好、好的。”绿谷闻言连忙放开牵着轰焦冻的手,“那轰君,我们就先松开手吧?店里的话,也不用担心会走丢呢。”

“……好。”轰焦冻面上滴水不漏,只是周围陡然降低的温度暴露了他心情不佳的事实。

“啊嚏。”导购员轻声打了个喷嚏,她歉意地朝身后的两人笑了笑,“不好意思,好像是空调开得有些太冷了,我这就让店员调高一些。”

‘怎么回事,温度怎么变得这么低,是空调坏了吗?’

导购小姐暗自腹诽道,但疑惑归疑惑,她还是尽职尽责地将两人带到了春装区。

“这里都是今年的新款,您看有什么款式颜色上的要求吗?”

绿谷不太能分得出区别,他平时的衣服都是绿谷妈妈一手包办的,很少自己来店里选购。

“轰君,你有什么喜欢的颜色吗?”绿谷轻轻扯了扯轰焦冻的衣角,有些羞愧地说,“我不太会挑衣服。”

轰焦冻怎么可能放过让绿谷帮自己选衣服的机会,他装作思考撑着下巴沉吟了片刻,随即摇了摇头。

“我也不会,还是绿谷帮我选吧?”

“可是……”绿谷对自己的审美一点自信都没有,他环顾了一圈四周,各种款式各种颜色的衣服简直要晃花他的眼睛。

这时,一个熟悉的颜色像救星一般出现在绿谷的眼前。

“啊,是和我战斗服一样的颜色呢。”绿谷下意识地自言自语道。

轰焦冻顺着绿谷的视线看了过去,他的听力很敏锐,自然是听见了绿谷的念叨。

“那就这件吧。”轰焦冻指着那件浅绿色的针织毛衣说道,“麻烦包起来。”

“等等轰君!我只是随便看看而已。”绿谷没想到轰焦冻这么干脆,他连忙阻止道,“不要这么随便地做决定啊,好歹试一试再说。”

导购小姐看着这一切,有些不解地皱了皱眉。

‘难道说,这孩子是有什么……身份吗?不然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买他随手选中的衣服?’

电视剧看多了的导购小姐不自觉地就脑补出了一系列忍辱负重的大戏来。

她忽然觉得任重道远了起来。

“这位先生。”导购小姐取下那件针织毛衣,用十二万分郑重的语气劝说道,“衣服还是试一下在做决定比较妥当哦?”

轰焦冻看了看绿谷,见他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于是选择听从他们的建议。

“好的,那我带您去试衣间。”导购小姐见劝说成功,满意地转过头向绿谷笑道,“这位先生也可以一起跟过去参考一下的。”

‘接下来只要等换完衣服后,委婉地提出看起来并不合适就可以了!’

“我、我也要跟过去吗?”

“可以的话,那当然是最好的。”导购小姐笑得更加灿烂,“多一个人多一份参考,不是吗?这位先生。”

绿谷点点头,跟在导购小姐后面去了试衣区,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腿上,忐忑地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轰焦冻出来。

‘呜哇,好紧张,万一轰君穿着不合适的话,会不会觉得我很不靠谱?’

虽然他确实也不怎么可靠就是了。

绿谷有点沮丧地低下头,坐在沙发角落小声地数落着自己。

“早知道就不到处乱看了,轰君一定是顾忌我才愿意去试的吧,说不定根本就不喜欢呢……”

被忽视的导购小姐站在一边,并没听见绿谷的碎碎念。

过了一会儿,试衣间里换衣悉悉索索的声音停了下来,导购小姐和绿谷立刻动作出奇一致地看向了试衣间的门口。

‘换、换好了?’

与此同时,试衣间的帘子和门被拉开,轰焦冻一边随手整着衣领一边走了出来。

他抬起眼,准确无误地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绿谷,歪了歪头,有些期待地问道,“好看吗,绿谷?”

还在发育期的少年稍虽然显稚嫩,但沉稳的气场和冷淡的气质让人忽略了他的年龄。

被衬衫和毛衣包裹的手臂修长有力,极强的个性和身体素质造就出一副令人赏心悦目的身体来。

导购小姐看着换好衣服的轰焦冻,嘴边的“您可能不太适合这件衣服”顿时怎么都说不出口来。

这还是店里那件因为款式和颜色太挑人导致无人敢买的衣服吗?!

不科学啊!这让她怎么违得了心说出不好看这种话来?

光是想想都觉得是在侮辱人家好吗!

虽然早就知道长得好看对衣服的加成会很大但没想到会这么大的导购小姐顿时留下了辛酸的泪水。

“很、很好看!”绿谷惊喜于自己胡乱选中的衣服都能有这么好的效果,一边庆幸轰君那么帅气果然穿什么都很合适。

况且……

不知道为什么,绿谷只要一想到轰焦冻穿上的这件衣服和自己的战斗服是一个颜色,就会觉得心跳忽然有些加速。

“那就这件吧,绿谷,你……”轰焦冻用视角的余光随意地扫了扫,突然猛地停在了某处。

他看着从店门走进来的人,目光一沉。

“怎么了,轰君?”绿谷疑惑地问道,他看着前一秒心情还很好的轰焦冻瞬间换了个表情,面色阴沉得吓人。

他下意识地顺着轰焦冻的视线看过去,竟然看到了某个意想不到的熟人。

“小……胜?”

绿谷惊讶地道出了来人的身份。

爆豪胜己面无表情地看了绿谷一眼,随后将注意都移到盯着他的轰焦冻身上,嗤笑一声,“啊,废久。”

“还有,阴阳脸混蛋?”

他双手悠闲地插着兜,语气并不暴躁,甚至有些稀松平常的感觉,但眼神却冷得像是淬了血的利刃。

“这个组合,还真是让人意外地不爽啊。”






————TBC————
对后天轰总和绿谷对上的事情,我表示非常心痛

所以我停下了无脑撒糖的行为,写起了修罗场

毕竟股场就是这么大起大落嘛

下一章或者再下一章轰表白

评论(46)

热度(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