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冬天好几把冷

就是爬墙很快啦❤

微博只是放车@邓子酱咕咕咕

【轰出胜】独家专宠10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09






21


“那么现在,我们来抽签分组吧!”

结束了班主任相泽消太的个性测试,下午,1-A的学生们迎来了期待已久的重点科目英雄基础学。

这门课由欧尔麦特担任讲师,他将换好战斗服的学生们带到操场β,简单讲解了规则后捧出一个盒子,让学生们依次上去抽签。

“啊,我和丽日同学一组!”绿谷看着手里写着A的号码牌,扭过头去看丽日,“丽日同学,我……”

“好棒!”丽日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一副干劲满满的样子,“看来我们很有缘呢,请多关照啦。”

“好、好的!”绿谷有些紧张,他接触女孩子的机会太少了,很怕自己说错话会惹得丽日不高兴。

‘加油,绿谷!一定要好好和丽日同学相处呢。’

绿谷擦了擦额角冒出的汗,在心里给自己打气道。

“说起来,轰君和障子同学是一组啊。”他看了看一边正慢条斯理地把玩着号码牌的轰焦冻,“看上去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呢。”

‘这也是正常的吧,毕竟轰君是保送雄英的四个人之一,各方面一定都很厉害。’

绿谷暗暗想到。

轰焦冻有对绿谷说起过他的个性是半冷半燃,但绿谷只见他用冰,却从没见他用过火。

而据轰焦冻所说,他的父亲也是名职业英雄,因为和他父亲观念冲突的原因,所以他不会去使用火的个性。

绿谷闻言很是好奇,但他哪怕知道只要自己问了轰焦冻就一定会告诉他,也知趣地没有多问。

“也不知道轰君的父亲和他有什么矛盾,如果哪天见到了,还是劝解一下比较好吧……”绿谷自言自语道,轰君帮了他那么多,他自然也希望轰君能过得轻松一点。

不过个性是火的英雄啊……总觉得有点熟悉呢。

“总不可能是‘安德瓦’吧?”绿谷被自己不着边际的想法逗笑了,“我在想什么啊哈哈哈,那可是排名No.2的英雄呢!哪会这么容易就遇到啊。”

恰好这时,欧尔麦特开始抽取第一组对战的人选。

“嗯,让我看看,第一场的对战双方——”他猛地从两边的盒子里各拿出一个球来,“是A和B!”

“A组是我和丽日同学。”绿谷连忙环顾四周,“那么B组是……小胜?!”

“是的,正是我和爆豪君。”饭田一本正经地说道,“请多指教了,绿谷同学,丽日同学。”

“那么A组扮演英雄,B组扮演敌人。”欧尔麦特按照抽签结果分配完后,却突然觉得后背一寒。

‘有敌人?不,不对,敌人的话应该要比这更具威胁才对。’

欧尔麦特顺着刺在背后的视线看去,却看见轰焦冻正沉脸盯着他,难得很不爽地情绪外露着。

‘唔哇,看上去心情很差的样子,难道是对分组的结果很不满意吗?’

欧尔麦特有些费解,明明刚才抽完签都还好好的啊……嗯?难不成轰少年是想和爆豪少年分在一场吗!

‘也对,他们两个实力相近,分在一起对战的话估计更有看头,哈哈哈,看来这大概就是强者之间的惺惺相惜吧!’

欧尔麦特不由得感叹道,他欣慰地走过去拍了拍轰焦冻的肩膀,“没事的,轰少年,今后的战斗训练多着呢,你和爆豪少年对战的机会多着呢,不急于这一时嘛!”

“……哦。”轰焦冻没有解释自己不满的不是不能和爆豪胜己对打,而是绿谷和爆豪分为了一场对战。

他现在很担心绿谷的安全,爆豪胜己那个自大的神经病,之前就那么肆无忌惮地欺压绿谷,现在遇到这种光明正大打架的机会,一定会变本加厉地行使暴力。

“绿谷,你过来一下。”轰焦冻冲欧尔麦特点头示意了一下,跑过去拉住了准备往楼里走的绿谷,“我有话想告诉你。”

“怎么了,轰君?”绿谷虽然疑惑,但也顺从地停下了脚步。

“绿谷,和爆豪胜己对战的话,你会不会感到很为难?”轰焦冻一脸担心地问道,“我很怕你会受伤。”

“啊,轰君的顾虑我明白的。”绿谷安慰地冲轰焦冻笑了笑,“不过没事的,你放心好了,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可是……”轰焦冻仍然不放心,“爆豪胜己性格凶狠残暴,下手又不知轻重,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对战里失控,万一伤到你怎么办?”

“轰君,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你形容的小胜听起来……像反派一样?”绿谷有些哭笑不得,“其实没有轰君想的那么严重的,小胜现在的脾气已经收敛很多了,况且我和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应该不至于再像以前一样被针对。”

“希望如此吧。”轰焦冻想到爆豪胜己做过的那些事,冷哼一声,可他话音刚落,背后就突然由远及近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破声。

轰焦冻目光一凛,身后瞬间凝出一堵冰墙,恰好将随之而来的爆炸挡在了外面。

“爆豪少年,轰少年,你们在干什么呢!”欧尔麦特看着将冰墙轰出一大片裂痕,站住脚后把手对准轰焦冻的爆豪,出声阻止道,“你们难道忘了在学校里私斗是绝对禁止的吗!”

“呵……我只是想切磋热身一下而已,别那么急啊,欧尔麦特。”爆豪嘴上这么说着,猩红的双眼却死死地盯着半边身子覆盖上冰的轰焦冻,咬牙切齿地喊道,“我说,那边的阴阳脸混蛋,你刚刚说得——”

“很起劲啊?!”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轰焦冻并不在意爆豪杀气腾腾的视线,冷冷地看着他,“难道你国中做的那些事还不足以让人对你留下那样的印象?”

“那是我跟废久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爆豪被戳中了痛处,对象还是他讨厌到想直接一个爆炸干掉的轰焦冻,声音顿时拔高了几个度。

他刚要暴怒地吼回去,却看见他如今最难以面对的绿谷突然挡在了两人的中间。

“够了,小胜,不要再闹了。”绿谷抬起头看着一脸错愕的爆豪,面对爆豪时绿谷的语气总会有些习惯性地弱下来,但他依旧很是坚定地说道,“如果轰君刚刚的言论不小心冒犯了你,那么对不起,我替他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介意。”

“废……久?”爆豪不可置信地盯着绿谷的脸,试图从上面找出一丝开玩笑的痕迹来,但他心里很清楚,绿谷面对他的时候,从来不开玩笑,“你有什么资格来替这个阴阳脸道歉?!”

“因为轰君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相信轰君不会介意我的行为的。”绿谷认真地说道,“……如果没事了的话,就请小胜你尽快准备好,对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随后,绿谷侧过身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轰焦冻,“轰君你也是,怎么突然就和小胜打起来了?”

“啊,这就要问爆豪同学了。”轰焦冻看着愣在原地,满眼不敢相信的爆豪,嘲讽地勾了勾嘴角,“一句话不说就攻击同学,看来我刚刚的对你的评价……还真没说错。”

“轰、焦、冻!”这是爆豪第一次称呼轰焦冻的名字,但这明显不是什么好事,“你这个混蛋!”

他显然气得不轻。

然而,当怒火烧到了极致时,爆豪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目光沉沉地注视了一会儿站在轰焦冻旁边的绿谷,那眼里隐隐的戒备让他忍不住握紧了拳头。

‘就这么怕我揍那个阴阳脸吗,废久!’

和绿谷纠纠缠缠了这么多年,爆豪在绿谷的眼里看到过各种各样的情绪,有崇拜、有羡慕、有害怕,甚至绿谷的大多数情绪都因他而出现,但唯独没有看到过现在这样,仿佛在看敌人一般的警惕和防备。

不知为何,爆豪胜己感到有些挫败,不可一世的他体会到挫败的次数少之又少,几乎可以说不存在。

‘可恶,我到底该怎么和你相处,废久……’

明明曾经他无论怎样恶劣地对待他,绿谷都不会改变那份对他的崇拜和下意识的亲近,可到了现在,他已经认识到错误做出了改变的现在,绿谷却头也不回地越走越远。

他们两个之间就像是磁极相反的两端,以前想要靠近的是绿谷,到现在对象变成了他,却都只能将对方越推越远。

爆豪看着对面举止亲密的两人,那个画面就像是来自地狱的烈火,狠狠地灼伤了他的视网膜,那份陌生又强烈的痛苦一直从眼睛蔓延到他的心脏。

他一秒也不想再待在这里,但四肢却僵硬得动弹不得,像木头一样立在原地,被迫看着此时此刻他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直到爆豪将拳头越握越紧,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在尖锐的疼痛的驱使下,他才迈开脚步,浑浑噩噩地走进了对战地所在的那栋楼里。

当他跨进楼里的那一刻,楼里有一段走廊没有窗户,天花板上的灯也没有打开,浓重的阴影瞬间笼罩了爆豪的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然而走了几步,爆豪忽然觉得脸上有些痒,他背对着门口的光源,在黑暗中伸手摸了摸眼罩的位置,发现那里被液体浸湿得有些冰凉。

他沉默了一会儿,从他的身后投进来的是温暖明亮的光,可身前的道路却统统隐藏在看不见边的黑暗中。

爆豪微顿了下脚步,不经意地甩了甩手,地上却突然被溅湿了一块肉眼几乎看不到的地方。

“……”

爆豪的声音有些沙哑,他轻轻地切了一声,里面带着种种让人无法猜透的情绪。

‘原来大楼里面……也会漏水么。’






————TBC————
欧尔麦特:这就是强者间的惺惺相惜啊!

轰:我看是情敌间的你死我活才对。

【轰焦冻,一个肩负了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沉重股份的男人,他的身上承担着无数个女孩倾家荡产的梦想】

我先压把轰出胜

评论(123)

热度(1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