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热

秘技——猛男落泪!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dei


微博解封中,我掐指一算日期应该是明年

【轰出胜】独家专宠09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08






19


“真是的,现在的孩子啊,一点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恢复女郎一边絮絮叨叨地抱怨着,一边将全身疲软陷入昏迷的绿谷交给了轰焦冻。

“麻烦您了。”轰焦冻将绿谷打横抱起来,“那我就先带他回去了。”

“去吧去吧。”恢复女郎挥了挥手,“成天让我这么操劳,真是一群不省心的小子。”

轰焦冻颔首,抱着绿谷转身走出了医务室。

考试结束也有一会儿了,考生们都离开得差不多了,校园里空荡荡的,很是安静。

绿谷一直偏向瘦弱,哪怕这十个月以来增肌不少,依旧很轻,轰焦冻抱起来毫不费力。

他看着乖乖地躺在他怀里的绿谷,无奈地叹了口气。

“都说了让你好好照顾自己,怎么这么不听话……”

他想起刚才得知绿谷为了救人,竟然对上了0分的【机关】,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没有个性,身体素质经过训练也只算中等的绿谷,要怎么在每个会场仅有的巨型干扰机器人那里全身而退?

破坏掉【机关】对他而言只是一抬手的事情,但对绿谷而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轰焦冻是希望绿谷能够通过考试的,没人比他更加这样希望着。

他喜欢看到绿谷说起自己的梦想时两眼放光的样子,喜欢绿谷谈起他的英雄笔记时开心里带着点小自豪的笑,如果就读雄英需要付出的代价是与绿谷分开,轰焦冻只是想一想就觉得无法忍受。

'虽然以英雄为目标,就读雄英也只是为了有朝一日向那个混蛋证明,就算不用他的个性我一样可以比他更加出色,但是……'

他垂眼看了看怀里的绿谷,绿谷睡得很沉,因为伤势太重,所以治疗需要大量的体力,对这个年纪的少年来说消耗太大了。

除非是地震那样的动静,否则绿谷不可能会醒。

轰焦冻看着绿谷禁闭的双眼,那略微卷翘的睫毛像是沉睡的蝴蝶,弯曲的弧度让人忍不住想轻轻地吻上去,尝一尝那上面是否抹着令人着迷的魔药。

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轰焦冻微微弯腰,低下头一点点凑近绿谷的脸庞,他随时可以亲上去,但最终却堪堪停在离睫毛只有几毫米的地方,隔着空气在上面落下了一个短暂又克制的吻。

“……趁人之危太不道德了。”轰焦冻叹了口气,声音低到几不可闻,“不过下一次——”

“我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了,绿谷。”

明明说出口的是略带挫败和威胁的话,却温柔得像是恋人间缠绵的耳语。

但是,不论清醒的人在如何纠结地煎熬,熟睡中的绿谷对此仍然是一无所知的。

轰焦冻摇了摇头,驱散开脑海里那些旖旎的想法,忽然,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默默地直起身站在原地。

但他并没有回头,而是顿了一下,就继续若无其事地抱着绿谷往校门方向走去。

而当他拐过一个弯消失在路的尽头后,一个人影突然从他刚刚站的地方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探出了半个头来。

那人四处望了望,确定轰焦冻是真的离开了,这才松了口气从树背后走了出来。

“唔哇……不知道那个看上去冷冰冰的人看见我没有。”他的口袋里还塞着一张露出半截的考生证,姓氏那栏能清楚地看见“上鸣”两个字,“刚才的气势压得我都动不了了呢哈哈。”

叫做上鸣的男生不由得感叹了一下,幸好他眼尖没贸然地跑出去,不然万一打扰了刚刚那个人,被揍了就太不划算了。

“说起来,那家伙刚刚是抱着个女孩子在亲吗,可恶啊离太远根本看不清!”他有些遗憾地挠了挠头,“真让人羡慕啊。”

这时的上鸣还不知道,未来的他在因为这次的误会而说出了某些无心之语后,付出了十分惨痛的代价。

那时他才明白,有些事,是不能乱看的,而有些话,自然也是不能乱说的。

但此刻的他毫无这番自觉,站在树下大致理了理头发上粘上的叶子,就一路哼着小曲回家了。






20


“轰、轰君,我好像有点紧张……”

考试结束后的一周里,绿谷每天的状态在发呆和神游天外中来回切换,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甚至偶尔会在餐桌上对着惨遭烹炸的秋刀鱼发愣。

轰焦冻和绿谷妈妈对此都很表现得很是担心,但因为害怕会打击到绿谷,说话时都小心地没有提到任何与考试相关的事。

然而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今天一大早,雄英就寄来了通知信。

轰焦冻被绿谷拉进了他的房间里,绿谷妈妈则是在房门外紧张地来回走。

“别紧张。”轰焦冻摸了摸绿谷的头安慰道,那格外柔软的手感让他忍不住又多揉了几下,“实在害怕的话,我来帮你看吧?”

绿谷有些犹豫,但他考虑了一下,还是果断地拒绝了。

“不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他握了握拳,“要是这点勇气都没有的话,我又怎么能成为像欧尔麦特那样的英雄呢?”

'……又是欧尔麦特。'

轰焦冻有些吃味,虽然他知道欧尔麦特对绿谷出久而言只是一个偶像,但他还是颇为嫉妒。

'什么时候绿谷能像关注欧尔麦特一样关注我就好了。'轰焦冻这样想到。

而一旁的绿谷双手有些颤抖地拿起了信封,他闭了闭眼,终于下定决心猛地撕开了它。

哐当一声,随着信封被撕开,里面掉出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轰焦冻一眼看出那是个投影装置,而绿谷小心地戳了戳那个小物件,不知按到了哪里,投影突然打开,欧尔麦特出现在了光幕上。

“哟,绿谷少年!”欧尔麦特冲着屏幕外的绿谷用力地挥手打了个招呼,“我以投影的方式登场了!”

……

…………

四月,雄英的新生们迎来了开学的日子。

“1-A,1-A,这地方也太大了……”绿谷背着书包小跑在雄英教学楼的走廊上,一边抬头看着门上的门牌,“啊!找到了!”

绿谷停下脚步,面前是一扇快有三个他高、用粉色字体竖写着“1-A”的大门。

“好、好大!”绿谷有些惊讶,“是为了方便巨大化个性的学生能通行吗,不愧是雄英。”

在推开门前,绿谷有些紧张和忐忑。

'希望,不要和可怕的人分在一个班……'

想到这儿,他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面目狰狞的爆豪,和某个在进入实战区前训斥他太过松懈的眼镜男生。

虽然已经不那么害怕爆豪了,但绿谷并不怎么想和他待在一起。

'毕竟小胜太暴躁了,而且再见面感觉会很尴尬。'

而另一个人实在是太严肃了,看上去似乎也是很不好相处的类型。

绿谷站在门前,思想越跑越远,眼见着就要飞出教学楼的时候,他猛地清醒了过来。

'糟糕,一不小心就想入神了。'

绿谷赶紧甩了甩头,将脑子里那些奇怪的想法都甩了出去,深吸一口气后推开了教室门。

“大家——”

“……这位同学,请别把脚放在课桌上!你不觉得这样太不尊重雄英的老师和同学们了吗!”

“啊?完全不觉得好吗,你小子哪个初中来的,简直吵死人了!”

绿谷维持着开门的姿势站在门口,看着将脚放在桌子上的爆豪和一旁神情严肃手势正经的眼镜男生,突然觉得膝盖仿佛中了一箭。

他、他这是开光嘴吗?!

居然同时和最不想遇到的两个人分在了一个班!

绿谷认命地叹了口气,而这时,眼镜男生恰好注意到了站在门边的他。

“嗯?是你啊!”眼镜男生走过来,“你好,我是饭田天哉,当初考试时是我小看你了,真是对不……”

“啊,绿谷。”一直没说话的轰焦冻开口突然打断了饭田,向站在门边的绿谷举手示意,这一行为顿时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这边。”

“轰君!”自从知道轰焦冻和自己分到了一个班后,绿谷就高兴得不行,他连忙跑到轰焦冻的桌边,“你来得可真早啊。”

“嗯,因为要处理些事情,所以稍微来早了一点。”关于特意提早来只是为了替绿谷占座、这样就能让两人能坐到一起的事,轰焦冻并没有告诉绿谷,“坐我前面可以么?”

“当然了!”绿谷有些兴奋地来到轰前面的位置坐下,“我还担心来晚了不能和轰君坐在一起呢,有空位真是太好了。”

“啊,原来是替他占的座位吗。”原本想坐在轰前面的常暗见状按了按太阳穴,头疼地看着前面的爆豪,“选了这个位置真是太失策了……”

“又是那个该死的阴阳脸混蛋!”爆豪则是死死地盯着交谈甚欢的两人,完全无视了又开始在他耳边念叨的饭田,“真想现在就把他炸飞掉。”

“炸飞?”饭田的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两个字,他难以置信地看着爆豪,“你竟然会有这么残暴的想法!你真的是以英雄为目标的人吗?”

“……闭嘴。”爆豪闻言,心情顿时变得更差了。






————TBC————
接下来是甜甜的日常修罗场

你们压股到倾家荡产的轰君出场了

很多宝贝儿在说结局……嗯,还没定的,放心好了

评论(87)

热度(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