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秋天好几把像冬天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弟!微博只是飙车@邓子酱咕咕咕

【轰出胜】独家专宠08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07






18


对于参加入学考试会遇到爆豪的事,绿谷其实早有预料。

参加考试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但地方就那么大,爆豪又不是什么特别低调的人,早晚都会遇见。

但他没想到的是,爆豪竟然会主动来找他。

“爆、爆豪同学。”绿谷本想和一起一样叫他“小胜”,但想起两人现在的关系,他便临时改了口,随后不适地往后退了退,但他的背后就是椅子,根本退无可退。

绿谷一直都很清楚,爆豪是个非常骄傲的人。

曾经一次次地找他可以说是为了打压,可在他说出不要再见面这种话之后,那个他认识的爆豪怎么可能还会来见他?

更别说像现在这样,不打不骂,在爆豪的行为里简直称得上心平气和地跟他说话。

虽然笑容还是有点吓人……但这样的爆豪,绿谷已经太久没见到了。

'啊,上一次看见这样的小胜,应该是幼儿园的事情了吧。'

那时候的爆豪还没有给他取“废久”的外号,也没有跟其他人一样喊他绿谷,而是直接叫他出久。

算起来,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果然,你还是来参加考试了。”爆豪嗤笑一声,但出乎绿谷意料,他并没有和之前一样嘲讽他,“发什么愣,赶紧把手给我拿开。”

“哎?”绿谷闻言低头一看,他的手正撑在爆豪的胸口以便阻止爆豪继续向前。

但这显然并没有什么用,从两人之间越来越近的距离就能看出。

'碰、碰到了——!'

绿谷慌张地撤回手,爆豪不喜欢别人碰他,一碰就生气,他连忙将头偏向一边,不敢去看爆豪的脸色。

他想象中爆豪此时的脸一定黑得厉害,事实上爆豪只是挑了挑眉,没什么反应。

“抱歉,爆豪同学。”绿谷有些忐忑地抓住椅子的把手,“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

'现在这里可不是以前的学校,要是小胜又生气的话该怎么收场啊……'

“啊?”爆豪听见绿谷的称呼,不满地皱了皱眉,“我说,从刚刚开始你就一直'爆豪同学爆豪同学'地叫,很烦人啊。”

“那我要怎么叫?”绿谷小心地看了爆豪一眼,远离了压抑的环境,他的性格在欧尔麦特和轰焦冻的努力下改变了不少,至少现在见到爆豪,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恐慌了。

但毕竟被欺负了那么多年,绿谷对爆豪的害怕已经渗入了骨子里,一时半会儿也消不掉。

“因为之前我叫爆豪同学'小胜'的时候,你看上去总是很不高兴,再说了……”

“我们现在,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吧?”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绿谷的语气很正常,哪怕带着一点小心翼翼,却能听出十分坚定的意味。

这也让爆豪清晰地认识到,绿谷并不是在说赌气般的反话,他只是在阐述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事实,并且这样坚信着。

这个认识让爆豪莫名地感到恐慌。

一年以来,爆豪不是没有想过要去找到绿谷,抓着他问清楚当初那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又为什么一定要转学。

但爆豪每次都在最后关头放弃了,当时的他不知为何有着一种强烈的自信,那股自信让他觉得,自己就算不去找绿谷,绿谷也一定会回来。

就像曾经一样,无论是语言的羞辱,或是身体的疼痛,都无法让那个愚蠢又固执的家伙放弃,他总会在倒下后又一次次地追上来。

“你……”他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什么叫,没什么关系?”

爆豪一边说,一边死死地盯着绿谷,似乎只要绿谷给不出满意的回答,他就绝对不会罢休。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绿谷终于抬起了头,从这个角度,爆豪能清楚地看见他眼里闪烁着的微光,“一年前,我应该跟爆豪同学说得很清楚了吧。”

“我很抱歉纠缠了你那么多年,一味地将你当做追赶的目标,却从来没有问过你的意见。”

不!不是这样的。

爆豪握紧了拳头,他虽然很想这样说,但却没办法开口。

爆豪很清楚自己当时的想法,那时候的他,是确确实实地表现着一副厌烦绿谷的追逐、对绿谷追求的英雄梦想发出不屑和蔑视的嘲讽。

他对绿谷散发的恶意之大,让如今的他都感到荒唐。

“那时的我,看上去很可笑吧?”哪怕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绿谷却始终记得那段漫长又看不到尽头的黑暗岁月,“我知道爆豪同学的想法,一个没有个性的人,却想着成为英雄……确实让人无法接受。”

爆豪知道,他应该阻止绿谷继续说下去,但他没有理由这样做。

绿谷所说每一个字,都是他真实存在过的想法,也是他付诸实践的暴行。

“但我并不认同你的想法。”绿谷顿了顿,他说的这些事,每一件都是将他结痂的伤口再次翻开,动一下,传来的都是难耐的疼痛。

但好在,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他有了欧尔麦特,有了轰君,他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在未来,他还会拥有更多的伙伴。

所以,他有了足够的勇气,去直面曾经那个懦弱又无能的自己。

于是,绿谷强忍着那些糟糕的回忆带给他的不适感,咬咬牙坚持着说了下去。

“每个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利,我相信我一定能成为像欧尔麦特那样,可以带着微笑去拯救别人的英雄。”绿谷第一次直视着爆豪的双眼,他的眼前飞快地掠过许多画面。

有的是小时候的他和爆豪一起去山上探险,有的是他兴奋地坐在电脑前两眼发光地看着视频里的欧尔麦特,也有的是他被检查出无个性时同学们或惊讶或嘲笑的声音……然而最后剩下的,却是在一群追随者的簇拥中越走越远的爆豪的背影。

“所以……小胜。”绿谷的眼里闪过一丝泪光,他闭了闭眼,想将眼泪锁在眼眶里,眼角却还是落下了几滴眼泪,“原谅我还是没法不这样去叫你,毕竟——

“你是我,憧憬了那么多年的人啊!”

说到最后,绿谷的声音有些轻微的颤抖。

然而,当他说出“憧憬”两个字时,他的内心突然像是卸下了一个背负多年的、沉重无比的枷锁,变得前所未有地轻松。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好像获得了新生一般,整个人都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

这一刻,绿谷隐隐约约地意识到,他不会再受到以前那些事的干扰了,也不会再在想起那些回忆时下意识地发抖。

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孤独地躺在地上、却得不到任何帮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陷入泥沼的绿谷出久。

从今往后,他可以抛开灰暗的过去,去迎接他梦寐以求的、光明的未来。

爆豪看着这样的绿谷,喉咙仿佛被堵住了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能说什么呢?去解释自己没有那么做,用语言去试图掩盖他做过的事情?

不,他绝不可能这样做,哪怕他知道这样做可能会得到绿谷的几分谅解,但他绝不会去做这样欲盖弥彰、卑劣又无耻的事情。

所以他只能沉默,沉默着接受从前的自己种下的恶果。

爆豪看着绿谷用袖子擦了擦眼睛,说了声抱歉和再见后,从座位上离开,绕过他去了会场的另一边。

当绿谷经过他身边时,他分明可以抬手拽住他,就像以前一样威胁他哪儿不许去。

但爆豪不能、也绝不会再这样做了,他紧紧地握着拳头,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用力得留下一个个伴随着疼痛的印记,就好像绿谷说的那番话,在他心上割下的一道道伤口一样,赤裸又丑陋。

爆豪咬紧了牙关,那一刻,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作自受。






————TBC————
【生气了吗?】

爆豪:没有哦——个屁啊!

今天很不舒服但还是保住了日更!

评论(63)

热度(1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