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秋天好几把像冬天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弟!微博只是飙车@邓子酱咕咕咕

【轰出胜】独家专宠07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06






16


“紧张吗,绿谷少年?”欧尔麦特蹲在一个高大的旧冰箱上,看着绿谷忙碌地拖拉清理着海边的废弃物,“今天就是雄英的入学考试了。”

太阳快要出来了,原本将海滩完全霸占的废弃垃圾已经在这个月里被绿谷清理得七七八八了,用不了多久,这个无人问津的海滨公园就能恢复从前的样子。

“呼,紧张的话,肯定是有一点的。”绿谷拽着绳子,“虽然训练了十个月,但果然还是没什么自信。”

欧尔麦特闻言从上面跳下来,安慰地拍了拍绿谷的肩膀,却一不小心将他一把拍在了地上,“别那么担心,你的身体素质已经好了很多了,再多练练就好!”

“嗯!”绿谷习以为常地从地上爬起来,眼前却出现了一根头发。

“那么现在!”欧尔麦特捏着那根头发,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吃下去。”

“好……唉??”





“唔唔……呕。”

绿谷一边走一边捂着嘴,压下反胃的欲望,但喉咙里那股奇异的感觉直到现在也没有消散。

“怎么了?绿谷。”轰焦冻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你看上去不太舒服,是最近训练强度太大了吗?”

“没事没事,我可能只是……吃了点奇怪的东西。”绿谷连忙摇摇头,“所以有点吃坏肚子了吧。”

轰焦冻见绿谷不愿细说,善解人意地没有再问。

他知道绿谷这十个月里经常见不到人影,也曾按捺不住想要跟着绿谷一探究竟,他有能力保证自己不会被发现。

但轰焦冻没有那样做,他隐约能猜到绿谷是在为雄英的考试做准备,体贴地没有去打扰。

“倒是轰君,专门陪我来考试会不会太耽误你了?”

自从绿谷在某次事件中遇到欧尔麦特,因为勇敢的行为和难能可贵的品质被认可为继承人后,他很少有时间这样和轰焦冻单独相处了。

“不会。”轰焦冻拿到了雄英的保送名额,这次特意陪绿谷去考试,“是我自愿的。”

“但是只能把你送到门口,感觉有些可惜。”

考场是不允许非考试相关人员入内的,不然的话,轰焦冻恨不得全程都跟在绿谷身边。

“没事,轰君愿意陪我来,我已经很高兴了。”绿谷笑了笑,在写着雄英考试说明会场的木板旁停下脚步,“就到这里吧,接下来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嗯……好的。”

轰焦冻有些不甘地看了一眼木板,眼神凌厉得像是要在上面戳个洞出来。

随即,他转过头,牢牢把住绿谷的肩膀,认真地叮嘱道,“绿谷。”

“嗯?怎么了轰君?”

“你考试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太危险的地方不要去,遇到打不过的对手要懂得放弃,不要逞强……”

“好、好的。”

“还有,如果有人攻击你的话,你记得记住他的样子,出来后告诉我,我会去帮你揍回……”

“等一等轰君,考试时受点伤是很正常的。”绿谷越听越觉得不对,连忙阻止道,“还是不要太计较这些了。”

“不行!”一听见受伤两个字,轰焦冻瞬间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绿谷你听着,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尽量不要受伤……”

“轰君……”绿谷不知所措地挠了挠脸。

'总感觉,有些担心得太过了呢。'

十分钟后,绿谷总算在轰焦冻无比专注的目光注视下走进了会场。

“果然。”他双手抓着书包带子,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轰君有时候……和妈妈她有些像呢。”

会场里灯还没有完全打开,光线有些暗,绿谷小心地摸索着向前走,但不知怎么的还是脚下一绊,整个人立刻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

“哎,怎、怎么回事……”

难道说刚进会场就要摔跤了吗?!

绿谷闭着眼,心里欲哭无泪。

'完了完了,这下一定会被大家嘲笑的吧。'

身体的平衡已经调整不回来了,意识到这一点的绿谷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就在绿谷即将倒下去的那一刻,他的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陡然一轻,竟然在原地飘了起来。

'嗯?好像没有摔下去的感觉?'

绿谷偷偷睁开眼睛,只见他的旁边站着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脸颊有些圆圆的,看上去元气十足。

她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没、没事。”绿谷赶紧稳住身形,女孩见他站稳了,又抬手在他背上一拍,绿谷身上的异样状态这才解除。

“啊——这是我的个性,抱歉对你使用了。”女孩合手一笑,“摔跟头的话会很不吉利呢。”

“那个……”

“参加考试是不是挺紧张?我们彼此都加油吧!”女孩冲绿谷小小地挥了挥手,“差点忘了说,我叫丽日御茶子,回见哦!”

说完,她转身向另一边的座位走去,留下绿谷一个人呆站在原地。

几秒后,终于反应过来的绿谷,有些兴奋地红了脸。

'居然……和女孩子说上话了!'

然而,激动的绿谷没有看见的是,在他的背后,许久不见的爆豪默默地收回了迈开的腿,表情又恼又怒,就连那对握紧的拳头也忠实地反应着主人的情绪,不断地炸出小小的火花,吓得身边的考生赶紧往旁边挪开了四五个座位的距离,生怕这人一个想不开就把手里的爆炸往其他人脸上怼。

“……哼,多管闲事的家伙。”

一句话让爆豪说得那叫个咬牙切齿,听起来似乎恨不得扑过去人家两拳。






17


爆豪胜己这一年,其实过得并不怎么好。

不是说学习或是生活上有什么困难,而是他的生活里突然缺少了一个十几年来一直黏在他身边的家伙,这让爆豪感到很不习惯。

起初的他对此不以为然,只觉得没了绿谷,不仅耳根清净了了,就连周围的空气都跟着新鲜了不少。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爆豪开始有些不对劲了起来。

比如每到上课的时候,他就总是感觉教室里有些过于安静了。

讲台上老师絮絮叨叨地讲着课,同学们偶尔会发出嬉笑的声音,仔细听还有笔尖划过纸张的沙沙声,可唯独缺少了那时不时会响起的、扰乱他思绪的自言自语。

下课后,爆豪还会下意识地走向绿谷曾经的座位,那里如今空着,只有桌上还留着课表撕下后残留的些许胶痕。

而放学的路上,爆豪的追随者们通常吵吵闹闹地跟在后面,他在最前面,明明是众星捧月的架势,他却无端走出了孤家寡人的感觉。

这很奇怪。

爆豪这样想到。

他双手插着兜抬头往上看了看,电线杆的缆线将天空分成了两半,粉色的云层和蓝色的天,头顶还偶尔飞过一排鸟雀,让这段路程变得十分安静。

为什么当一个人消失在其他人的生命里时,周围留下的……反而全是那个人的痕迹?

“废久……”

爆豪无意识地念出了那个专属于绿谷的昵称。

对于那天绿谷离开前所说的话,他既感到非常在意又完全无法理解。

'废久就是废久,老是说些没人听得懂的废话。'

爆豪有些郁闷地想到。

'可他那天,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时,某个追随者似乎听见了什么,连忙凑了过来。

“爆豪,你刚刚在说什么呢?”追随者讨好地说道,“我好像听到你在喊谁,需要我帮你叫过来吗?”

“……不用。”爆豪冷冷地斜了那个追随者一眼,看得那人满肚子的话都不由得咽了回去,有些尴尬地退到了后面。

而爆豪则是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可走着走着,他的脚步却越来越慢。

终于,在快要停下来的前一秒,他抬起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反正,你叫了那家伙也听不到。”

……

…………

“这样吗,绿谷他转学了啊。”

某天,爆豪偶然在路上遇见了曾经的朋友。

那人和爆豪认识的时间很早,关系还算融洽,应该是除了绿谷以外最了解爆豪的人了,升学前选择了出国,两人快有一两年没见了。

“这次回来本来是因为家里有事,没想到会遇到胜己你。”男生笑了笑,“更没想到的是,竟然能听见绿谷那小子转学的消息。”

“……有什么好奇怪的。”爆豪切了一声,侧过头去看着路边的杂草,“废久那种蠢货,趁早滚蛋比较合适吧。”

男生闻言顿时收了笑,安静地看着爆豪,也不说话,但那眼神看得爆豪非常不适应。

“有什么话就直说。”爆豪皱了皱眉,“别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我。”

“看得出你是真的觉得绿谷应该尽快放弃才对啊,胜己。”男生闻言感叹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呢,总是直白坦率得过分。”

“这有什么问题吗。”爆豪的眉间皱得更紧。

“没什么问题,不过……”男生看着爆豪,摇了摇头,“明明都这么坦率了,怎么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

“啊?!”爆豪有些不耐烦,“我说,有什么话你就不能直说吗,绕来绕去的烦不烦!”

“这事儿我也不好插手。”男生眯着眼笑了,“我只能告诉你——”

“有时候,讨厌一个人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看不起,恰恰相反,是因为太过在意。”

因为太过在意,所以一次次地被吸引注意,因为得不到与期待相符的回应,所以感到憎恨愤怒。

爆豪希望将绿谷永远地按进泥地里,让他无法翻身,又何尝不是因为他内心的某些欲望。

自那天之后,爆豪就变了。

他不再和从前一样,暴躁得像是随时会炸掉整个世界。

仿佛一夜之间褪去了幼稚和青涩,多了几分成熟的沉淀。

而此时此刻的爆豪,看着不远处那个阔别一年的身影,眼神里透露出一种狩猎前的跃跃欲试,以及对猎物的势在必得来。

事到如今,爆豪才明白,他无法忍受绿谷的眼神不在自己的身上,也不可能看着绿谷身边出现其他怀着别样目的的人。

轰焦冻,那个让人厌恶的阴阳脸混蛋,爆豪从看见他的第一眼就明白,这个人对绿谷有着某种他不知道的特殊的心思。

“呵……轰焦冻。”爆豪不自觉地活动了下关节,在光线暗淡的地方,没人看见他此刻的眼睛,简直和闻到血腥味的野兽一模一样,“不管你想干什么……总有一天,老子会把你干掉。”

他看着绿谷在正中靠后的座位坐下,当即推开挡在身前的人,一路目标明确地走到了绿谷旁边的位置,将坐在他右边还没明白发了什么的考生一把拎起来,扔到了一边的过道上。

爆豪看着绿谷,弯下腰,将脸凑近到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看着他震惊又错愕的表情,露出了这一年以来唯一一个发自内心的、兴奋到难以抑制的笑容。

“又见面了啊——”

他说话时尾音上翘,显得心情很是愉悦。

“废久。”






————TBC————
压股不要那么狠呀宝贝儿,虽然我也喜欢轰但好歹看看我们咔对不对(暴风哭泣

要雨露均沾啊!轰总他已经不缺股了!!

你们一定想不到这篇被那啥后我手动测出来的那啥词是xiji事件



ps:抱歉发现前面时间线有错,所以改了前面的一些内容 ,不用特意去再看一次,大概就是绿谷在初二的学年末转学去了轰的学校,然后和爆豪分道扬镳,初三遇到了欧尔麦特(漫画的继承ofa那一块内容)训练了十个月,进入雄英考试

评论(103)

热度(1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