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秋天好几把像冬天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弟!微博只是飙车@邓子酱咕咕咕

【轰出胜】独家专宠03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02






07


爆豪胜己今天心情不好,很不好,非常不好,已经坏到了一个十分糟糕的地步。

这是爆豪的追随者们在见到他一瞬间所达成的共识。

他露出暴躁的神情,撑着脸死死盯着教室的大门,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每一个学生走进教室时,都会直直地撞进他的眼神中,那是一股存在感过于强大的视线,就像它的主人一样暴虐,透着异常危险的野性。

这让想和他打招呼的同学们望而却步,没办法,平时的爆豪虽然脾气很差,但还算有所收敛,今天的他活像失去了束缚的野兽,当那双猩红色的眼睛冷冷地注视着谁的时候,紧迫感简直快要让人窒息。

'没有,没有……为什么没有?'

没人敢抬头去看爆豪,自然也就没人发现他手背爆出的青筋和咬紧的牙关。

此刻的他看上去很不正常,如果说平时的爆豪是一颗扔进火药库的易燃炸弹,现在的他就是隐藏在浮冰下,随时会爆发的火山。

因为爆豪的异常,今早的教室格外地安静,气氛一片死寂,每个人的呼吸都忍不住放轻。

“啊——”

爆豪从掀起的嘴角发出狰狞嘶哑的气音。

'废久那个家伙,究竟到哪里去了?!'






08


“啊,爆豪同学,你来得正好。”

没能等到绿谷的爆豪沉着脸色走在去洗手间的路上,路过办公室的时候被班主任叫了进去。

“干什么。”爆豪啧了一声,很不耐烦的模样,“有事快说。”

班主任也挺不想接触班上这位有名的刺头学生,哪怕他是个前途无量的天才,但无奈校长吩咐,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班主任在心里叹了口气,搓了搓手,用下巴示意爆豪看向他办公桌上的资料。

“啊?”爆豪挑了挑眉,拿起来随意地翻了翻,“这是,雄英的报名资料?”

“嗯,因为爆豪同学你是一定会报考雄英的,对吧。”班主任笑了笑,“我们学校还没有出过考上雄英的学生,所以校方很重视你,就让我提前去拿了资料,方便你为报考做准备。”

“切,多管闲事。”爆豪并不认为一个小小的考试能难倒自己,像扔废纸一样将资料扔回办公桌上,“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等等,还有一件事。”班主任并没在意他的态度,而是一边将散乱的资料理好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我知道爆豪同学你和绿谷同学之间有些矛盾。同学间有点'小矛盾',这很正常,校方本来对你的期望就很高,也不想因为这些小事就束缚你的性格……”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爆豪对班主任口中针对绿谷的那股轻视和不在意,有些莫名地不爽,但他说不上来为什么,只能越加暴躁,“啰里吧嗦的,说重点。”

“所以,虽然离雄英的报名还早,但校方呢希望你能稍微再收敛一点,影响了你的名声就不好了。”班主任也有些应付不来爆豪的脾气,赶紧把校长交待他的话复述了出来,希望谈话能尽快结束,“还有,这份资料可是独一份的,学校只替你找了一份,要仔细收好。”

“就这些?无聊死了。”爆豪嗤笑一声,“揍个废物而已,那么不自量力的家伙,也配和我站在一起?”

爆豪对绿谷的愤怒,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一个无个性的家伙,竟然也敢去梦想着报考雄英。

明明废物就应该一辈子躺在污泥里,不应该去妄想那些不属于他的东西。

所以……

'看啊,废久。'

爆豪在心里不屑地嗤笑道。

'你口口声声说着要去雄英,结果连一份我根本不需要的什么垃圾资料都拿不到,这世界上根本就没人相信你这种胆小鬼能去雄英。'

简直失败到家了。

“所以绿谷同学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今天早上让他的妈妈来主动办了转学。”班主任想起了早上的事情,觉得一向看不惯绿谷的爆豪知道这件事后,应该会高兴一点,“你就多忍耐一下,绿谷就算了,以后不要总是欺负同学……”

“啪咔!”

突然,爆豪重重一拳锤在了办公桌上,巨大的冲击力使得结实的木桌生出了裂痕,突如其来的声响让整个办公室都静了下来,老师们目瞪口呆地看向班主任的位置。

“爆爆爆豪同学?”班主任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他亲眼看着爆豪低着头把拳头从桌子上移开时,细细碎碎的木渣掉在了砸出的深深的凹坑里,“你突然这是怎么了……?”

“你刚刚……说什么?”爆豪的声音压得很低,仿佛在酝酿着什么风暴。

“我、我说什么了吗?”班主任看着爆豪抬起头,他们的距离很近,那对红得滴血的瞳孔里,疯狂翻涌的某种情绪像是要冲破牢笼的野兽,让人不寒而栗,他试探性地回答道,“是指让你收敛性格,还是……绿谷同学转学的事情?”

“嘭!”班主任话音刚落,只见爆豪紧握的拳头里瞬间爆发出爆炸的闷响和硝烟,硝酸甘油炸开的火光离他的脸只有几寸的距离。

班主任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在一个比他小二十快三十岁的少年面前感受到了死亡般的威胁感。

“你说,废久他……转学了?”爆豪的心里很乱,纷杂躁动的情绪像失控的海啸席卷了他的内心。

那是一种始终属于他、为他所掌控却开始挣脱这种控制的愤怒,又仿佛是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一般的惶恐。

“啊?!你给我说话啊!”爆豪很不习惯这样的感受,有些失控地咆哮道,表情如同恶鬼一般骇人,“废久他为什么会转学!!”

班主任腿一软,竟是真的从椅子上滑了下来,瘫软地坐在地上,那模样有几分滑稽。

然而办公室里根本没人去注意这个,也没人敢笑。

在爆豪令人害怕的注视和逼问下,班主任结巴着解释道:

“因、因为他的妈妈说,认为绿谷同学在学校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所以、所以要换个环境。”

“不公平的……待遇?”

“当然!我们并没有回答她关于这些事的细节,爆豪同学你不用担心会影响到你的考……”

班主任怕爆豪因为这个生气,连忙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可爆豪压根没有分给他半点眼神。

'废久,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所以说,在这些人眼里,原来他对废久的所作所为,都是不公平的?

——怎么可能!

那种没有个性,又成天做白日梦的蠢货,要他对他公平?!

“……”

在办公室所有人敬畏又恐惧的眼神里,爆豪紧了紧拳头,转过身刚要走出办公室,人们以为这祖宗要离开,顿时松了口气。

可当他半只脚跨出办公室门的瞬间,他突然一抬手发动了个性,狠狠轰在了门上。

“嘭——咔嚓!”

下一秒,门就被硬生生炸出了一个焦黑的大洞,碎渣飞得到处都是,路过的学生被巨响惊得立马退离办公室十几米远。

还有女生被吓得发出了尖叫,却在爆豪狠狠地瞪过来的时候像被掐了脖子的鸭子一样,叫声全都卡在了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儿声来。

“做梦!”

爆豪炸完了门,黑着脸往教室走。

刚才的发泄并没有带给他一丝一毫的轻松感,反而让他感到更加烦躁。

绿谷转学的事情,让他的心情失衡,也令他失去了平时的理智。

按理说,那个只会读书的呆子、总是痴心妄想的蠢货从他面前消失,他应该感到愉悦才对。

可为什么,他的怒火,却怎么都无法停息。

'既然废久的行为,让我如此愤怒的话……'

爆豪没有注意到,他总是藏在易怒下的理智,正在一点点地崩塌解体,偏离正确的轨道。

他嘴角一掀,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

'那就让他不管逃到哪里,都无法摆脱废物的称号好了。'






09


“听说了吗,绿谷那家伙转学了。”

“哎?那种人居然还有其他学校会要吗。”

“是啊,一个蠢得要死的书呆子而已。”

“那你们有谁知道他转去哪儿了吗?”

“怎么,关心这些可不像你的风格啊,还是说……你又想了什么坏点子?”

“哈哈哈,哪有,我不这不是想给他的新同学们送点娱乐嘛!”

“嘿嘿,听上去好像很有意思,带我一个?”

“还有我还有我!”

……

…………

“以为逃走就万事大吉了吗,废久。”

【你,做梦!】






————TBC————
下一章给你们甜甜的轰

中学的爆豪就是这么不懂事这么恶劣啊,中学那是咔酱一辈子的黑历史☝

结尾的黑框内容有对应上一章轰总的黑框内容

评论(50)

热度(1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