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秋天好几把像冬天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弟!微博只是飙车@邓子酱咕咕咕

【轰出胜】独家专宠02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01






05


爆豪下手从来不知轻重,这次更是无所顾忌,绿谷被揍得很惨。

他的身体素质本就不好,肩不能抗手不能提,长期的挨打带给他的不仅是沉积的旧伤,还有自己都不知道的抑郁。

诚然,绿谷一次次地挺过了爆豪等人的打压,也满心期待着未来,实在是再坚强乐观不过。

但没有人会在经历过孤立之下的暴行后,不曾留下阴影。

这次的事件,让绿谷心中积压的灰暗,突如其来地爆发了。

他躺在地上,浑身难受,明明离放学还有节课,大家却都对他的遭遇视而不见,甚至在老师叫他离开教室,不要打扰大家学习的时候放声大笑。

在旁人看来绿谷倒在地上的模样就像水沟里的老鼠一样可怜,也有良心未泯的人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却也不敢反抗。

起码老师没有让人把他丢出去,还不算最过分不是吗?

绿谷的耳边是同学们的嘲笑声,是爆豪嫌吵的吼声,是老师假模假样的关心声。

他在心里自嘲道,沉默地盯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直到那灯光让他的眼里泛起泪水。

绿谷伸手遮住了双眼,他的世界也仿佛在那一刻陷入了黑暗。

他就保持这样的姿势一直到放学,等教室里人都走光了,绿谷这才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中途还因为身体强烈的不适重摔回去几次,又添了些伤。

绿谷动作僵硬地背着书包,跌跌撞撞往学校外走。

此刻离放学时间已经很久了,天边都隐约暗了下来,学校里空无一人,树林漏下点点光斑,更多的是夜幕降临的黑暗,一切都安静得让人无所适从。

他走出了学校,沿着路边的墙根走,走得很是艰难,掌心摩擦着粗砺的墙面,火辣辣地疼。

手掌很疼,头很疼,身体也疼得不行……绿谷每走一步,唇色就白上几分,身形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都会倒下。

'这么多伤,已经不是摔跤可以解释的了,妈妈……会担心的吧。'

'要怎么解释呢?体育课不小心、回家路上没仔细?'

绿谷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有些不清醒,眼前的路和远处的灯光似乎变得扭曲了起来,身体也越来越不听使唤。

他会就这样倒在这里吗,然后躺在这儿一整夜,没人知道他是谁,也没人会好心带他去医院,可能还会被当成流浪汉或者不学无术的小混混。

而妈妈那么胆小,自己现在都还没能回家,她一定会在家担心得整夜都无法入睡,最后肯定会跑出来找他,跑遍每个他不在的角落。

如果没找到的话一定会哭得很伤心,可如果找到了……

一定,会更伤心吧。

'好疼,好累……'

绿谷的眼神越来越溃散,他的大脑逐渐开始空白,思维转得越来越慢,扶着墙的手一点点地向下滑去。

说起来,他是不是还忘记了些什么?

除了和妈妈解释以外的,其他的什么……

他依稀记得,那是一种陌生的、温暖的,让他久违地想要挽留,让它能停留更久的东西。

可是,他如今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究竟是什么。

'不行了,头好疼……'

绿谷的头里仿佛有搅拌机在搅动一般,既混乱又让人难以忍受。

'我可能,坚持不下去了。'

疼痛和迷茫,终于在这一刻攻破了绿谷的心理防线。

在昏过去的前一秒,他的眼前闪过了几幅画面。

夕阳下背光的人影,触碰上脸颊的纸巾,揉上头顶的有力的手掌,以及……

被爆豪踩在脚下的,染上尘灰的本子。

啊。

绿谷无神的双眼里突然微弱地闪过了一丝光芒。

他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在他昏迷前闪现的这些记忆背后,代表的,是那个除了家人以外、唯一一个给予他善意与关怀的陌生人。

然而,因为他的无能和懦弱,他却最终连那人唯一留下的东西,那个写着“轰焦冻”的本子都没能护住。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的话,他一定会追上去,将本子还给那人。

哪怕没能成功归还,就那样放回原地,也好过被他捡回去受到那样的对待。

还有那句因为错过了时机,就再也没有机会说出的谢谢……

“好想、回家啊。”

绿谷的身体一软,沉重得如同灌了铅的眼皮也终于重重地合上,他无意识地向一旁的路面倒去。

然而,绿谷不知道的是,在他失去意识的下一秒,他就被牢牢地圈进了一个温暖又有力的怀抱中。

“……找到你了。”






06


今天轮到轰焦冻值日,他打扫完后又被老师叫去办公室,先是关心了几句他的生活,随后话锋一转,后面的交谈间,话里话外都在向他试探着下个月学校校庆时,能不能邀请他的父亲,排名No.2的英雄“安德瓦”来学校做演讲。

轰焦冻烦透了这样的谈话,耐不住老师不肯放弃,彻底回绝后时间已经很晚了。

他今天不想坐车,于是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烦躁不堪。

不知是从何时起,学校里关于他父亲是No.2英雄的传言开始兴起,在某次老师意外说漏嘴得到证实后,轰焦冻再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品学兼优、个性强大的轰焦冻本就是这所精英学校的焦点,被无数人所崇拜敬仰,甚至有小道消息说他早就被内定在雄英的四个保送名额中了。

别人都羡慕他拥有一个坚实厉害的靠山——他的父亲,嫉妒他的优秀和完美,说他天生起点就比其他人高出了不知多少。

没人知道他对于有一个No.2英雄作为父亲,没有一丁点的高兴或是自豪,有的只是无尽的敌视和痛恨。

轰焦冻越想越烦闷,索性将脖子上的制服领带狠狠拽开,长舒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下。

这时,他的面前突然路过一个有些矮胖的身影,那是个面容清秀一看就十分温柔的女人,她此刻满脸泪痕,神情无助地向周围的人问着些什么。

轰焦冻下意识地凝神去听,只听见那个女人声音焦急地问道。

“……请问您有看见我的儿子吗?头发卷卷的,看上去很腼腆,大概、大概有这么高……”

她手足无措地比划着,眼睛周围又红又肿,呼吸急促,看上去很累,但想要找到孩子的欲望驱使着她不断地奔波在城市的每个地方。

轰焦冻静静地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很是熟悉。

就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但多管闲事不是轰焦冻的性格,他只是目送着那个女人一路地询问着,就算被人不耐烦地推开也只是勉强挂着笑,反复躬身说着抱歉的话语,然后抹着泪继续一个个地去问。

随后,他转身隐入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无视每一个路过他身边的女性们惊艳的神情和含羞的叽喳讨论声,面无表情地走过一条条街道。

周围的行人越来越少,当他拐进一条较为偏僻的街道时,街边的路灯一个个亮了起来,天边的光芒被黑夜慢慢地侵蚀着,预示着夜晚正在悄无声息地来临。

轰焦冻抬起手腕,借着路灯低头看了看时间,他知道这附近有所中学,这个时候学生一般都走光了,正合不喜人群的他意。

他路过中学大门,那里站着个保安正在锁那扇巨大的铁栏门,哗啦哗啦地响。

他朝学校里看了一眼,只见整座教学楼大半都隐在了阴影里,看不真切。

轰焦冻收回眼神,拐过一个弯继续向前走,本来只是下意识地抬头向前看了看,瞳孔却猛地一缩。

在他跟前的不远处,一个穿着中学制服的男生扶着墙,摇摇晃晃地向前挪动着,看上去随时都会摔倒的样子。

只这一眼,轰焦冻就无法再将他的目光移开。

他立刻向前跑了两步,有些急切地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

这时,那个男生踉跄了一下,竟是松开了手,直直地向一旁的路面倒去。

轰焦冻的身体在此刻仿佛不听使唤一般,在大脑作出反应之前就猛地冲了出去。

在接住男生将他抱进怀里、看清面容的一瞬间,轰焦冻突然有种心里某个空虚的角落,被轻轻填满的满足感。

他想起了昨天傍晚撞到他的那个人。

在被撞到的一瞬间,轰焦冻的内心是极为不耐烦的,前些日子与父亲再次爆发的矛盾让他这些天以来的脾气就像炸药一般一点就炸,完全不复平时的冷静自持。

但当他压下将人冻成冰雕的危险想法抬起头时,他忽然就愣住了。

那是个流着泪的男生,却好像不知道自己在流泪一般,茫然地抬头看着他,眼神纯善又卑怯,仔细看着时,却藏着几分坚韧,让人实在不忍责备。

那一眼,和今天的这一眼,都好像一只小猫在他的心上轻轻挠了一爪,一样地痒,一样地令他无法思考。

轰焦冻冲过去抱住那人的途中,听见他小声呢喃着“想要回家”。

那一瞬间,他产生想要将这个人带回家藏起来,小心翼翼地圈养着,谁也不给看的念头。

这份独占欲来得猛烈又莫名,还夹杂着些许不可言说的欲望和黑暗。

但最终,轰焦冻张了张嘴,咽下了其他的话。

“……找到,你了。”

他这样说道,紧紧地抱着那人,将头埋在那人的颈窝,露出了一个放松又让人安心的笑。

“你想回家,对吗?”

……

…………

【那就,跟我回家吧】






————TBC————
硬硬硬,恭喜同居(骗人的)

下章爆豪持续作死ing

评论(39)

热度(1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