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热

秘技——猛男落泪!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dei


微博解封中,我掐指一算日期应该是明年

【轰出胜】独家专宠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01


绿谷一直很崇拜爆豪,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而爆豪一直很不待见绿谷的事也同样是学校里人尽皆知的。

明明两个人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关系却因为爆豪单方面的恶意和霸凌紧张得像随时会引燃的炸弹。

绿谷在学校的日子并不好过,但即便被欺负,被针对,他也依旧会天真地期待两人和好的那天。

哪怕两人的关系变得如此糟糕,哪怕他什么错也没有。

一开始人们还会说“爆豪胜己的脾气真是坏”“怎么能这么恶劣地对待自己从小到大的朋友呢”,可随着爆豪逐渐长大,他出色的能力也越发显现出来。

那是个过于优秀的人,优秀到将身边的所有同龄人都比得黯然失色。

这时,不和谐的声音就渐渐多了起来。

“哎,你们说,绿谷那个胆小鬼,干嘛总是缠着爆豪?”

“就是,明明爆豪根本不想理他的吧。”

“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明明就是个只会死读书的废材而已。”

“真碍眼啊,绿谷那个家伙……”

绿谷每天都在这样的氛围里,沉默地来到学校,又沉默地离开。

而闲言碎语则是愈演愈烈,恶意就像一张巨网般笼罩着绿谷。

每个人都在背后嘲笑和讽刺他,就连当事人之一的爆豪胜己也不例外。

唯一不同的是,别人大多会给他留一丝颜面,很少当面议论。

而爆豪胜己,从不会给绿谷留下让他逃避的机会。

……

…………

“喂,废久。”熟悉的暴躁语气,只是今天的听上去比往常更加愤怒,绿谷下意识地抬起头,却被连人带桌子踢翻到地上,桌上的笔记本被人狠狠踩在脚下。

“等等小胜!那不是我——”绿谷被桌子压在下面,浑身都泛着疼,他挣扎着从桌子下爬出来,又被爆豪一脚踩了回去,脸颊压着地,途中被撞到的头有些晕眩和恶心。

他看着爆豪另一只脚下的笔记本,挣扎着想伸手去够,“那不是我的笔记本,是别人借给我的!”

“哦?”爆豪的嘴咧得更开,“别人?居然还有人敢借给你东西?”

爆豪胜己是学校的知名人物,是所有学生追随和崇拜的对象,所以当他唯独对绿谷露出了十分强烈的恶意并持续欺辱打压后,除开成为欺负绿谷的帮凶,学校已经没有人愿意和绿谷有所接触了。

绿谷被孤立了起来,甚至很久以前就有人在私下赌他什么时候会转学,可他偏偏就这样一直坚持了下来。

“那、那是因为……”绿谷低下头,额头上因为疼痛冒出冷汗,他忍不住咬紧了牙关。

不行,不能说,如果说了的话……

在这座学校里,大部分人都不喜欢绿谷,会善待他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说话啊?你是聋了吗!”爆豪看着绿谷沉默的样子,表情变得更加狰狞,脚下的力气也开始加重。

为什么不愿意说话?是想瞒着他吗!

明明只是个不懂反抗的废物而已!

“咳、呃,痛……”绿谷攥紧拳头,却仍旧不愿开口。

他知道,如果自己承认了的话,这本笔记一定是留不住的。







02



几天前,绿谷的笔记被爆豪扔下了楼,落在鱼池里,晒干了也不一定能用。

他从鱼池里捞起来后,一个人抱着湿透的本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是他记了很久的英雄笔记,是他多年以来的坚持,凝聚着他的梦想,就这样被人轻易地糟践。

绿谷低着头走在路上,脑子里乱糟糟的,也没有看路,当他突然撞到一个人身上、将那人手上的什么东西撞飞了出去后惊慌地抬头时,才惊觉自己满脸都是泪。

“……你怎么了,还好吗?”

被撞到的是个男生,背着夕阳,绿谷被光刺得看不清那人的模样。

他的语气起初有些冷淡,却在绿谷慌忙地不住道歉时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好歹擦一擦啊。”

“哎,什、什么?”绿谷吸了吸鼻子,心里因为撞到人而紧张得不行。

“我说,哭得这么厉害。”男生一边说话一边从挎包里拿出纸巾,微微弯腰擦掉了绿谷眼边不断掉落的眼泪,“怎么不知道自己擦一擦?”

明明是有些头疼和无奈的语气,绿谷却从这个被自己撞到的男生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来自除了家人之外的,他人的善意和关怀。

绿谷呆呆地愣在原地,双手紧紧地抱着湿透的本子,感受到男生在他头发上轻轻揉了一把。

“早点回家吧。”

当他反应过来时,男生已经不见了踪影,他用袖子抹了抹眼睛,往前走了几步,却踢到一个掉在地上的本子。

“这是……刚才那个人的东西?”绿谷想起自己刚才的确是将男生手里的东西什么给撞飞了,那人似乎也忘了捡。

绿谷满怀愧疚地赶紧捡起了笔记本,没敢看,只是掸开封面上的灰尘,辨认了下姓名那栏的字迹。

“轰……焦冻?”

绿谷莫名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哪儿见到过。

“如果还能遇到的话,就把这本笔记还给人家吧。”

顺便,再对他说声谢谢。

……

…………

“焦冻,你今天……似乎心情还不错的样子?”轰的姐姐看着坐在饭桌前的弟弟,有些惊讶地开口道。

自从上次和父亲再次闹翻后,家里的气氛很是压抑,她的这个弟弟整天面无表情,已经许久没有表现出如此放松的样子了。

轰焦冻不欲多说,只是简短地回复了她一个“嗯”字,却怎么也藏不住那有些愉悦上翘的尾音。

遇到了一个……很可爱的人呢。

轰的姐姐看弟弟一副不愿详说的样子,便理解地止住了话头,但在心里却颇为好奇地想着她的弟弟不知到是遇见了什么好事,为什么心情突然变得这么好。

不过……只要焦冻能过得开心一点,没那么多心理负担,她这个做姐姐的也就能稍微放心些了。






03


“小、小胜,把笔记,还给我……”

绿谷害怕进一步惹怒爆豪,明知希望渺茫,却还是坚持着说完了这句话。

话音刚落,绿谷就感觉到踩在他背上的力度猛地加重。

“还给你?”爆豪的声音里满是嘲弄,却在绿谷看不到的时候,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你是在开玩笑吗?废、久!”

只是一个本子而已,居然叫自己还给他,难不成这个本子对他来说,就这么重要?!

重要到,不惜反抗他也要保住的地步?

爆豪越想,心里那股火越旺,莫名的嫉妒和愤怒烧灼着他的理智。

或者说,重要的其实不是本子——

而是借给他本子的那个人?

彼时的爆豪胜己并没有发觉,自己心里这股来势汹汹又暴虐无比的怒火,究竟代表了什么。

绿谷闻言,有些颓然地松开了握紧的拳头。

果然……还是留不住吗?

他只是想把本子还给那个男生,顺便……在对他说句谢谢而已。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生活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被欺辱,被肆意嘲讽,没人敢接近他,也没人会同情可怜他。

最开始的时候,他护不住同小胜的感情,后来,他护不住自己平静的生活。

一直到现在,绿谷才发觉,他竟然什么都护不住了。

就像和小胜的关系,明明小时候的他们是那么要好,这种逐渐畸形恶化的关系,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绿谷闭上了眼睛,突然觉得有些疲惫。






04


像往常一样把绿谷揍了一顿,爆豪背着包弓腰走在路上,凶神恶煞的模样,脸黑得让人老远就能感受到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不好。

他的身边拥着几个追随者,看着他这副模样胆战心惊地闭着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话,落得和绿谷一样的下场。

不过说起来,爆豪今天下手尤其地重,那小子被揍得有些惨,也不知道是又做了什么惹到了爆豪。

“喂!”正当他们忍不住想东想西的时候,爆豪突然开了口,语气很是不爽,吓得他们打了个激灵,“你们平时不是很会说的吗,现在怎么全哑了。”

“啊、啊!”

“没有没有,我们只是、我们只是……”

“我们只是在想,对了我们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想事情?”爆豪挑了挑眉,“说来听听。”

几人闻言有些苦恼地对望了一下,其中一个人壮着胆子回答道,“我们在想……绿谷那个家伙究竟做错了什么让爆豪你这么生气。”

废久做了什么让他这么生气?

爆豪难得歪头认真想了一下。

对废久生气,还需要理由吗?

那种废物……根本就不值得善待和尊重。

一个废物,却妄想和他一样考上雄英。

真是不自量力。

爆豪嗤了一声,忽略掉了心里那点微弱的不适。

“揍废久,还需要理由?”

“可、可是……”

“闭嘴!”爆豪突然怒斥一声,十分暴躁地看向那几个追随者,“再说一句,就连你们一起炸掉!”

那群人被爆豪突如其来的发火吓得赶紧闭了嘴,心有戚戚地远远跟在爆豪身后。

对啊……揍一个废久而已,根本不需要理由,也无需有什么顾忌。

可为什么,他的心会这么乱?

“啧。”爆豪的脸色又黑了几度,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路过的小孩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别哭了!你这烦人的小鬼!”

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像废久那个蠢货一样动不动就哭?!

爆豪粗鲁地揉了揉头,烦躁的心情却越演越烈。

好烦……干脆明天再去揍一顿那个家伙好了。

然而爆豪不知道的是,第二天他等了很久,一直到放学,都没有等来绿谷。

绿谷就那么突然地,从爆豪胜己的世界里消失了。






————TBC————
回来了

谢谢安慰我的人和还没放弃等我的人

会尽快完结这篇的,应该是个中篇

很久没找回刚开始产粮的那种感觉了,现在稍微摸到一点了

再次感谢你们

评论(41)

热度(1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