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轰出胜】独家专宠20(完)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19





30

“……按你的意思,英雄‘爆心地’和‘焦冻’现在都还挂在雄英的校规上示众?”

“可不么,谁让他们那一架打得惊天动地的,连校长都给惊动了。”

“你可别骗我,这传出去也太没面子了,他们能同意?”

“这我就不清楚了,看他们也不像有意见的样子。”

下午的拉面馆人并不多,只是零零散散坐着几个客人,两个上班族打扮的人一边等面上桌一边聊着天,时不时争吵两句,给安静的店里添了几分热闹。

他们不远处坐着位戴着帽子的客人,一筷一筷地吸溜着热气腾腾的面条,吃得急了的时候,帽子底下总会漏出几缕金黄的头发。

等那人吃完了面,放下筷子端起碗喝汤时,露出的面容赫然是在前些日子的危机中大出风头的上鸣电气。

“呀——真没想到,轰和爆豪这两个家伙的丢人事迹都传到学校外面去了啊。”上鸣咂吧了下嘴,“看来人气太高也不是什么好事。”

上鸣已经是位经验丰富的一线职英了,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需要用到他个性的时候越来越多,“电光雷霆”这个英雄名也从一开始被大众吐槽取笑的中二变成了被崇拜的对象。

他平时满世界奔波,已经很久没回过静冈市了,这次特地请假回来,是为了参加昔日同伴的婚礼。

上鸣看了看放在手边的婚礼请柬,那是份过于隆重精致的请柬,正式到让他有些想吐槽的地步,但也能看出主人对婚礼的重视。

这时,拉面馆的电视里放着的电视剧接近尾声,被无所事事的老板随手一按正好切换到了新闻频道。

电视里的女播报员面容严肃,然而她有些激动的声音暴露了她此刻并不平静的心情。

“……现在时间是下午三点零四分,就在刚才,我们派遣到发布会现场的记者发来了一道实时讯息,在发布会所有流程结束后,英雄‘焦冻’突然宣布了其与英雄‘Deku’的恋情!他透露,两人会在近期举行婚礼!……”

“啊。”上鸣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笑,“轰那家伙,终于舍得把消息放出去了啊。”

居然还是在自己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的,这心思简直昭然若揭。

原本还有些吵闹的拉面馆则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那两个上班族更是惊得无声地张大了嘴,片刻后爆发出了要把拉面馆掀翻一般的大叫。

“什么?结婚?还是那个‘焦冻’?!”

“……对象居然是‘Deku’!”

但是很快,他们的声音就被盖了下去。

外面的每一条街上,都传来了人们歇斯底里的尖叫和不敢相信的质询声,海啸一般的声浪此起彼伏,说是震耳欲聋毫不为过。

毕竟两人都是国民度很高的英雄,有这样的人气也算不上意外。

“哎呀。”上鸣龇牙咧嘴地捂住了耳朵,无奈地嘟囔道,“不就结个婚吗,惊讶成这样,叫那么大声,幸好耳郎不在,不然可有那男人婆受的。”






31

“——他们两个还真的被写到校规里面去了。”峰田指着手里写着雄英校规的小册子,手指重重戳着其中一条,“这都是什么些奇怪的黑历史啊,一点都不帅气好吗?”

“哈哈哈,那事当时闹得还挺大的。”濑吕笑嘻嘻地凑过去,“你看,用的还是打完后的照片呢。”

照片上的爆豪和轰焦冻脸上都挂着伤,看上去很不情愿,冷冷地盯着镜头,随时能在镜头前再来一架的样子。

“噗。”耳郎忍不住嘲笑道,“真是有够傻的。”

“当时真没想到轰同学会和爆豪同学一起胡闹呢。”八百万用手微微捂了下嘴,有些惊讶地说道,“不过这上面似乎没有提到绿谷?”

“是啊,当时绿谷也在场的吧?”蛙吹点了点头,“之后还被相泽老师骂了很久。”

“我也有印象,是问绿谷为什么不阻止轰君和爆豪君吧。”丽日合了合手掌,转头看向一旁的绿谷,“但哪怕是欧尔麦特来问绿谷你也没说出原因呢。”

“真的假的,绿谷他不是最崇拜欧尔麦特了吗。”芦户歪了歪头,“叶隐说她以前看到过绿谷在商业街对着欧尔麦特的海报走不动路来着。”

“三奈!不是说好了要保密的嘛!”叶隐浮在半空的袖子做出了一个叉腰的动作,“这种事情私下八卦一下就好啦,干嘛说出来!”

“啊咧?对不起!一时嘴快就——”

“住校的时候我们不是参观过绿谷的房间吗。”常暗冷不丁地说道。

“嗯,我记得里面都是欧尔麦特的周边。”尾白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当时还很惊讶呢,因为绿谷看上去不像是会收集这些的人。”

“嗯哼,直接说看上去像个书呆子就好了,和班长一样。”青山勾了勾嘴。

“青山君,你这我可不能当做没听见。”饭田严肃地说道,“这样在当事人面前讨论是很没有礼貌的,我就算了,绿谷君的话必须注意别让他知道啊。”

一向不怎么参与话题的口田和砂藤闻言也点了点头。

“你们,我都听到啦……”一直默默站在旁边听完了全程的绿谷叹了口气,“明明我都站在这里好久了。”

“哈哈哈,不要介意嘛绿谷,大家其实只是想捉弄一下你而已。”切岛走过去大力地拍了拍绿谷的肩,“毕竟那么久没见了,大家都很想你的啊!”

“被切岛君这么一说,感觉更介意了怎么办……”绿谷无奈地笑了笑,“不过,我也很想大家的。”

当年那一届A班的学生,如今都是能力出众可以独当一面的英雄了,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事件要解决,彼此间见面得最多的地方反而是危机的现场。

虽然毕业了那么久,但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因此变淡,每个月都会抽出时间来聚一聚。

但这里面并不包括绿谷轰焦冻和爆豪三个人,占据了排行榜前三的英雄忙碌的程度和其他英雄比起来几乎是呈翻倍增长的,绿谷已经有三四年没和A班的人聚在一起了。

“对啊,真没想到再次看见你,居然是你小子结婚的前一天晚上。”峰田撇了撇嘴,“而且你们两个也太不厚道了,居然拒绝我来当伴郎的提议!”

“我说峰田,都这么多年了你对自己的身高还没看明白吗?”上鸣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个高礼帽,一把扣在了峰田的头上,“还伴郎,有你这么矮的伴郎吗,老老实实地当你的花童去吧,看看,戴着多合适。”

“你你你——”峰田被说得恼怒,他狠狠地踩了上鸣一脚,看着他抱着脚惨叫的样子讥讽道,“你才适合当什么花童吧!以前被自己的个性搞得像白痴一样乱晃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哈?那你偷看女生更衣室被男人婆插眼睛的事情明明更丢脸!”

“男人婆?!”耳郎的额头上爆出了青筋,“我看你是找死吧放电白痴!”

“是电光雷霆!”上鸣纠正道。

“我管你叫什么啊,你这个中二还没毕业的小鬼!”

“拜托我比你大哎,一个月也是大好吧,而且中二的明明是常暗,黑暗盛宴什么的……”

“关、关我什么事!”

场面瞬间混乱了起来,绿谷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旁边,不知道该先拉谁。

“大家冷静一点啊。”他挠了挠脸,小声地吐槽道,“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幼稚……不,比在雄英的时候还要幼稚得多。”

绿谷忍不住想起了欧尔麦特,已经退居幕后许久、彻底将担子交给了年轻一代的欧尔麦特性格变了许多,不再像以前一样什么事都抗在自己身上,有时候竟然也会做出一些说得上任性的举动了。

难道说人都是越长大越像小孩子的吗?

绿谷不禁陷入了沉思。

这时,突然有只手轻轻搭上了绿谷的肩膀,多年的作战让绿谷的反应变得异常敏锐,一般人试图接近他的时候哪怕隐藏得再好也会被察觉。

而能够悄无声息地藏好气息、被发现后还没被他条件反射地攻击的人——

想到这里,绿谷闭了闭眼睛,转过身就扑进了身后人温暖的怀抱里,熟悉的令人安心的气息瞬间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轰君,你来啦。”

绿谷把脸埋进来人的胸口,声音有些闷闷地说道,“怎么去了那么久?”

“伯母说想再确认一遍婚礼的流程,正好神官也到了,就去拜访了一下。”轰焦冻亲了亲绿谷柔软的发顶,看着怀里人悄悄变红的耳廓,轻声笑了笑。

“喂,我说,轰怎么越来越有那什么的感觉了啊……”

“我也这么觉得,雄英的时候他那张脸就够麻烦的了,多少女生想跟他告白啊,现在他女粉疯狂成这样好像也可以理解……?”

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争吵的众人看着腻歪在一起的两人,都忍不住露出了牙疼的表情。

“这两个人还真是让人有点火大啊。”

“用网上的话来说是什么来着,‘我的手里突然出现了火把和汽油’?”

“轰君,快放开我啦。”绿谷小小地挣扎了一下,却被抱得更紧,“大家都在笑呢……”

轰焦冻闻言,抬起头冷冷地看了嘻嘻哈哈的众人一眼,成功地让他们闭了嘴。

“现在没笑了,我可以继续抱了吗?”

他弯下腰,捧起绿谷的脸,直视着他的眼睛。

轰焦冻不笑的时候表情是很冷漠的,隔着很远都能让人感觉到他身上那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疏离,随意地看人一眼,都像是被北极的冰雪包围,冷到极致。

哪怕应对危机时需要一个能安抚人心的形象,他也只是稍微收敛了些那份凛冽的寒意,带着礼节性的平和。

很多人倾心于他强大的实力,连冷淡的性格也成了他独有的魅力。

但这些人从未知道、或者说在明天之前不会知道,他也有仿佛春暖花开一般足以让所有爱慕他的人沉溺进去,一醉不醒的时候。

那就是当轰焦冻看着绿谷的每一刻。

绿色和灰色的眼珠像是在沉睡中被唤醒,如同波光粼粼的水面,一圈圈荡起温柔的涟漪。

融化的冰山下,是再也藏不住、快要满溢出来的爱意和渴望。

绿谷被这份真挚又深沉的恋慕攥住了心神,他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在被吻住后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在周围人的起哄和尖叫中,彻底沉浸在了和恋人亲密的接触中。

他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但唇上的动作令他将那份小小的异样抛在了脑后。

‘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32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负责战斗器械的研究员哼着小曲走向了事务所里为战斗服进行战后修复的研究中心。

只要再检查一遍战斗服的存放情况,他就可以下班了。

一想到这里,研究员心情有些放松地加快了步伐。

“等下下班了就去喝酒吧……谁在哪里!”

转角处的黑影闻声动了动,慢慢地走了出来。

就着宽阔的走廊上明亮的灯光,研究员看清了那人的样子。

“哎、哎,是爆豪先生?您还没有回家吗?”研究员松了口气,歉意地冲来人笑了笑,“今天的工作已经很累啦,您还是快点回家吧。”

只见爆豪胜己拎着存放战斗服的便携箱站在那里,就算是结束战斗后也带着隐隐的压迫感。

研究员原本以为爆豪胜己会和平时一样看他一眼劝当做回应,没想到竟然点了点头,回答了个“嗯”,声音听上去似乎心情还不错的样子。

爆豪胜己很少有这么平静甚至是称得上和颜悦色的时候,研究员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您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吗?”

如果是放在平时,他可能连直视爆豪的勇气都没有,毕竟这可是年年当选“最像反派的英雄榜”第一名,暴躁的性格和他强大的实力同样出名的英雄“爆心地”。

而今天的爆豪和往常的每一天都不一样,他只是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盯住了研究员。

不知道为什么,研究员看着那双猩红的眼睛,仿佛在那里面看见了正在不安地沸腾躁动着的炙热致命的岩浆。

它们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就好像只要一个时机,就会从地底喷薄而出,带来毁灭一般的灾难。

“好事?”

他听见爆豪胜己语速缓慢地咀嚼了几下这个字眼,半晌后,竟然露出了一个有些古怪的微笑。

“哈,那的确是件‘好事’呢,好到——”

“……我必须,去参加一下才行啊!”

说完,也不管研究员作何反应,径直地从他身边走过,直到消失在研究员来时的那条走廊尽头。

过了几分钟,研究员突然打了个颤,如梦初醒般地回过神来。

‘总、总感觉,爆豪先生有点不太对劲的样子……’

但他又说不上哪里不对,有些纠结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无奈地放弃。

“说起来,爆豪先生刚刚是把战斗服拿走了?”他回想起刚才和爆豪胜己的相遇,“应该是想拿去改一下细节吧……哎呀,糟了,都这个点了,聚会要迟到了!”

随着研究员步履匆匆地离开,事务所里又恢复了落针可闻般的安静。

月光透过玻璃洒在铺着厚厚地毯的地面上,空阔的走廊里静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带着点浓重又若有若无的奇怪氛围。

——就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之前的,怪物般潜伏在黑夜里的、诡异又让人心慌的平静。





————END————

明天的婚礼能顺利就怪了_(┐ ◟ᐕ)_

下一个坑填兽类法则,01已经发了

虽然名字很正经但其实又是一个狗血文~

评论(35)

热度(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