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轰出胜】独家专宠19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18






29


绿谷的嘴唇在被爆豪放开的一瞬间传来一阵刺痛,他下意识地伸手去碰,发现那里被咬开了一个小口子。

伤口不大,血珠要掉不掉地凝在上面,疼痛的感觉并不重,但却格外地尖锐,留下的存在感仿佛烙铁一样滚烫得过分,就像爆豪胜己这个人一样,总是蛮横又不讲道理地在别人的生命里留下烙印。

对于爆豪这点,绿谷一直抵触而又向往着。

‘小胜永远都是这么耀眼,为什么我却……’

曾经的绿谷蜷缩在黑暗的角落,没有放弃过追赶光明,偶尔他也会质问和埋怨自己的无能,失落于他和爆豪间越来越大的距离。

绿谷憧憬着欧尔麦特拯救别人时伟岸的身姿,但在他心里,爆豪胜己才是胜利和强大的化身。

不管是被欺压或是在欧尔麦特的帮助下走上英雄之路后,这一点从未变过。

“小胜。”

绿谷低喃着抹去唇上的血,他看着指腹上刺目的血迹,微微出神。

“哈,你就这点力气吗,混蛋阴阳脸!……嗯?”爆豪粗喘着炸开轰焦冻再次袭来的冰锥,高速作用下碎裂的冰锥快得几乎有了残影,在一处处爆开的火光中飞向爆豪,他原本可以避开,却在听见绿谷叫他时愣了一下,闪躲不及,被飞过来的碎冰在脸上划出了几道伤痕,“废久?”

轰焦冻闻言也停下了攻击,气息不稳胸口上下起伏着,不解地看向绿谷。

绿谷既没说话也没抬头,他只是低着头,用拇指反复摩挲着无名指腹上的血迹,力道越大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焦躁,半晌后,他突然抬起头,直直地看向爆豪胜己。

“好玩吗?”他问道。

“什么?”爆豪微皱了皱眉,脸颊上的伤口向外留着血,血液顺着脸部的轮廓一滴滴滑落到嘴边,被他无意识地伸出舌尖舔走,“废久,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绿谷的声音有些轻,却在拖长了尾音后猛地加重了说话的语气。

“这么捉弄人,很好玩吗?”

他手掌握拳,手指将粘有血迹的无名指死死地按在最里面,紧紧贴着掌心。

绿谷的眼睛是清澈有光的,总让人望进去的人像是看见了一湖春水,透明又充满活力。

可现在,这湖清水好似被人截断了源泉,失去了肆意波动的能力,连湖底的水草和绿植也没了生机,甚至在一点点地死去,又仍自顽固地支撑着不肯放弃。

这样的神情爆豪再熟悉不过,每次受到他的打压后,绿谷都会露出这样令他更加烦躁的眼神。

但现在他只觉得这么死气沉沉的样子不该是属于绿谷的。

或者说,他不愿再看见面对着他的绿谷是这种模样。

“废久,你给我说清楚。”爆豪沉下了声音,难得没有一副像是炸药桶般一点就炸的样子,而是黑着脸问道,“是谁给你的权力,在这里随随便便地嚷着我在捉弄人?”

爆豪的声音很冷静,但他很清楚自己的心跳得有多快。

不是战斗时肾上腺素飙升的刺激感,那更接近于一种若有若无般的忐忑和不安。

这样的体验对爆豪来说是陌生的,从来都被他归于弱者和蠢货才会有的情绪,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也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这实在是太让他气恼又倍感挫败了。

“我说过的吧,小胜。”绿谷闭了闭眼睛,爆豪的行为既让他感到疲惫又无法理解,“为什么你总是喜欢把我的生活搅乱得一团糟?以前我总是缠着你,但我已经跟你道过歉说得很清楚了。”

“这跟你说我在捉弄你有什么关系?”爆豪的眉头皱得更紧,他不明白绿谷想表达什么,但他很清楚他必须弄明白绿谷究竟擅自乱想了些什么。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很重要。

绿谷看着一脸不耐的爆豪,自然知道他是真的对自己的行为一点自觉都没有,内心的苦涩更是混杂着浓重的失望,如同咸腥的海水将他淹没,缓慢的窒息感像是凌迟般令他感到分外地难熬。

他一点也不想再谈论这些了,想要尽快地结束这个话题。

“我不知道小胜你怎么会跟在我和轰君后面。”绿谷尽量平静地说道,“但如果你想要羞辱我的话,大可不必这样。”

“……等等。”爆豪疑惑地哈了一声,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绿谷,“废久,你觉得我在——羞辱你?”

“难道不是吗?”绿谷知道爆豪在做什么,或者说就是因为清楚才觉得愤怒。

亲吻、或许那并不能称之为亲吻,而更像是粗鲁的宣泄,其中的情感猛烈到让人无法思考,唇瓣的相接没有那些爱情剧里的甜蜜和缠绵,反而带着火药和硝烟的味道,仿佛身处在战场,他是狼狈逃窜的输家,只能被迫接受那份高高在上的掠夺。

这似乎是爆豪的又一次恶意的强调,就像从前一样。

绿谷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弱小又无能,明明受到了那么多的帮助,却总是表现得和孤立无援时毫无区别。

这样的自己绿谷不仅无法接受,还会觉得自己辜负了那些愿意对他抱有期望的人,这比让他永远只能远望着却没有能力去实现梦想更加残酷。

“这明明是互相喜欢的人才能做的事,小胜是讨厌我的吧?那你这样做不就是想和国中的时候一样吗!”绿谷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受够被当成废物了,我也不想再被小胜这么对……”

“也没差的吧,废久。”他打断了绿谷的话。

爆豪抬起手擦了擦嘴角,在打斗中他和轰焦冻都负了轻伤,那里溅上了不知道是谁的血。

手背擦过唇角时,爆豪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顿了顿,手久久地抬起,半天才慢慢地放下。

只见他有些别扭地侧了下头,又下意识地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绿谷,发现绿谷明显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烦躁地啧了一声。

“我说废久,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装糊涂?”

“我不知道小胜你在说什么!”

爆豪闻言罕见地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他皱了皱眉,不确定地开口道:“我说的话,有这么难懂?”

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在小心翼翼地揣测爆豪的心思,生怕一句话不对就惹到了他那压不住的脾气。

哪怕这种外露的“暴躁”只是他的一种习惯,很多时候他并没有想要发怒或是心生不满。

毕竟在常人看来,爆豪胜己的确是个有些喜怒无常且不好相处的人,就像伴随着天才的往往是他们古怪的性格,放在爆豪的身上,这种古怪就是他和个性如出一辙的危险的易燃性。

“不如说你说的都是些没用的废话。”一旁的轰焦冻冷哼一声道,实在是很想冲上去和爆豪继续刚才没打完的架,最好把这个烦人又聒噪的家伙送进医院里躺上十天半个月——

只是想想而已,撇开和爆豪实力相当的因素,他当然不会这样做,雄英的学生都是同龄里的佼佼者,自然比寻常人更难管教,所以校方关于不服从管理学生的处罚尤其严厉。

若是两人都受伤不重还能说是切磋,真要严重到进医院的地步,处分是其次,禁闭一定跑不了。

那么久都见不到绿谷,轰焦冻没办法忍耐。

“闭嘴。”爆豪没那个心情和轰焦冻吵,他低头有些烦闷地抓了抓头发,看上去就像搞砸了事情却不知道该怎么补救。

但爆豪明显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困扰太久,他踢了踢地上的石子,脚急促又没有规律地拍大了几下地面,过了几秒,像是打定了什么主意一般,突然抬起头直直地看向绿谷。

“小胜?”绿谷看着爆豪一步步地向他走来,心里陡然生出一种不太妙的预感,似乎接下来要发生的比起他这十几年间发生的任何事情,都要更加地不可思议和具有冲击性。

轰焦冻和爆豪站在距离绿谷差不多远的位置,他想要阻止爆豪的接近,却在动身的那一刻被爆豪猛地转过身毫不留情地一把轰了过去,剧烈的燃烧和威力巨大的爆炸让轰焦冻不得不停下应付。

而就在轰焦冻被拦住的瞬间,爆豪借助将身体转回原处缓解了攻击的作用力,另一只手放出个性借助爆炸的冲力瞬间逼近到绿谷的面前,一把抓住了绿谷的领口,将他整个人拎起来一截,手臂一收拉到了离他的脸不足十厘米的、极近的距离。

“小、小胜!”绿谷下意识地抓紧了爆豪的手,想要挣脱。

若不是被抓着动作受限,他甚至不想抬头,两人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近得绿谷满眼都是爆豪一动不动盯着他的眼睛,像是剔透的鸽血红宝石,又如同浓稠的血。

“废久。”爆豪咬了咬牙,语气有些狰狞,又似乎很是不甘心,但最后都归于了放弃一般的妥协。

他抓着绿谷的手再次紧了紧,声音低沉又缓慢地开口道,“这话,我只说一次,你最好给我认真地记住——”

爆豪的眼神在这一刻变得更像是一头野兽,他紧盯着自己的猎物,让绿谷产生了一种稍有不顺自己就会被死死咬住咽喉的胁迫感。

那眼神里满是赤裸的侵略和占有,却如同错觉一般带着几乎不可能在主人身上出现的、过于柔软的感情。

“我想要你的一辈子,都属于我。”

【野兽宣判了猎物的结局,也终于将自己关进了名为爱的囚笼里。】






————TBC————
要结局了

评论(53)

热度(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