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轰出胜】独家专宠17

.人渣咔的追妻火葬场(本章轰总表白)
.大三角,狗血剧情
.剧情改动有,私设有,ooc有
.前篇走tag或16







27

“绿谷,绿谷?”丽日连唤了好几声都没能得到回应,她有些担忧地伸出手在绿谷眼前晃了晃,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哎?是丽日同学啊,找我是有什么事吗?”绿谷猛地回过神来,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抱歉,刚刚在想别的事。”

“也没什么大事啦,只是看绿谷你这几天都一脸恍惚的样子,很让人在意呢。”丽日笑了笑,“如果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千万不要逞强哦。”

“好、好的。”见丽日折返回自己的座位,绿谷小小地松了口气,虽然能被关心是是件很好的事情,但他确实不太习惯和女生说话,会变得异常地紧张。

今天的课程已经接近尾声了,最后一节是例行班会,当放学的铃声响起来的时候,绿谷下意识地朝爆豪胜己的座位看了一眼,意料之中地发现他和前几天一样,沉默地收拾好东西,也没有理会嚷嚷着要和他一起回家的切岛,一个人走出了教室。

这样反常的行为已经持续了几天,自然引起了班上同学们的注意。

“我说,爆豪那小子最近有点不太对啊,应该说过于安静了吗?”上鸣疑惑地皱了皱眉,“也不见他跟班上的同学有什么交流。”

“是啊,这几天上课都没见他有什么表现,换作平时早就一边喊着‘去死’一边恶狠狠地冲上去了吧。”耳郎闻言也吐槽道。

“爆豪他看上去很消沉啊。”平时和爆豪相处得最和谐的切岛说道,“似乎是受到了很大打击的样子。”

“呜哇,切岛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啊,我只觉得他最近的表情越来越吓人了,比以前经常吼人的样子还要可怕。”芦户回想着爆豪这几天的神情,忍不住打了个颤。

“对啊,我都完全不敢跟他搭话了。”尾白对此深有感触。

这时,站在一边沉思的峰田突然发出了惊天一语:“我说,爆豪他这么反常,会不会……是失恋了啊?”

此话一出,教室里顿时诡异地安静了下来,几秒后,上鸣和耳郎率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你说失恋?还是爆豪?”

“不不不,就他那个样子,会有那么多女生喜欢就已经很奇怪了,失恋什么的根本不可能的啦!”

“对啊,那可是爆豪哎,他真的会有喜欢的人吗——想想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好吧?”

“我只是猜测!猜测!”峰田不甘示弱地回击道,“因为他那个样子跟那些失恋的男生真的很像嘛!”

“好了好了,峰田你别说了,你再说我怕我会笑死在这里啊。”上鸣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看向已经收拾好东西站在绿谷旁边的轰焦冻,“说起恋爱,我记得轰同学好像是有女朋友的?”

这话一出口,教室里的人是真的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饭田才第一个从震惊里回过神来,他不确定地开口说道:“轰同学原来是有女朋友的吗?”

“没听说有这种事啊,大家有见过轰同学的女朋友吗?”蛙吹问道。

“没有啊,虽然平时也有挺多女生跑来找他,但应该都是被拒绝了的吧?”

“难不成是外校的?毕竟雄英的学生并不多,不是经常也有外校的女生在校门外面堵他吗。”

“但轰同学这么优秀,没有女朋友反而不正常吧?”八百万沉思道,“说起来,上鸣同学是怎么知道轰同学有女朋友的呢?”

“啊,这、这个啊。”突然被所有人注视着的上鸣眼神有些闪躲,他含糊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入学考试那天,我不小心撞见轰同学抱着一个女生而已……”

“哦——”众人闻言,忍不住发出了恍然和突然兴奋的惊呼声。

“哎呀,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藏得这么深啊。”峰田不怀好意地摸着下巴,“既然都抱了,那想必该做的事情也都已经做了吧?”

峰田身边的耳郎顿时毫不客气地一拳砸在了他的头上。

“真是的,你这个色情狂,思想给我健康一点啊!”

“啊痛痛痛,耳郎你能不能淑女一点啊!”峰田抱着被砸出一个大包的头蹲在了地上,委屈地喊道,“我也没说错啊!都抱上了那什么牵手啊亲吻啊肯定也都做过了吧!”

“也对,不过轰居然有女朋友,喜欢他的女生知道了肯定会伤心的吧。”濑尾笑嘻嘻地搭上了尾白的肩膀,“什么时候也带过来让我们认识一下嘛。”

“对啊对啊。”叶隐透小小地转了个圈,“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女生能成为轰同学的女朋友呢。”

“是啊,毕竟是班上首屈一指的帅哥呢。”芦户也一脸八卦地赞同道,“呀——没想到班上的两大帅哥之一这么快就有主了一个,动作真迅速啊!”

“我也很好奇呢。”八百万百笑着点了点头,“想必一定是位很优秀的女性吧。”







绿谷看着大家争相打趣轰焦冻的样子,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了一眼。

轰焦冻的表情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眉毛平直地舒展着,那双碧绿和浅灰相衬的眼睛清澈而安静,但和他朝夕相处的绿谷却能发现他眼底那一丝不明显的笑意。

‘轰君的心情似乎很好呢。’

难道上鸣同学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可轰君天天都跟他待在一起,如果有女朋友的话,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除非……轰焦冻并不想让他知道。

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绿谷的心像是被一根小小的刺扎了一下,不是很疼,却又麻又痒,像是在上边涂了药,令人无法忽视。

不知道为什么,他潜意识里并不希望轰焦冻的女朋友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如果说不想轰焦冻对他隐瞒有女朋友的事可以解释为对朋友的坦诚,那么下意识生出的这份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女生的抵触,又该如何解释?

绿谷有些迷茫,他对人很少会抱有这种如同敌意一般的情绪,更别说每次相处都小心翼翼到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的女生。

“绿谷。”轰焦冻垂下眼帘,他看着内心动摇的绿谷,手指不自觉地动了动,心中有什么东西开始迅速又躁动地生长。

他很聪明,也很冷静,在绿谷看不到的时候,轰焦冻一直都在注视着他。

所以他在一瞬间就明白绿谷在想些什么。

而那里面蕴含着的深意令他欣喜若狂。

某种平日里被无数次压下的冲动这次来得毫无预兆又异常地凶猛,如同一场海啸般席卷了轰焦冻的内心。

不同于和父亲争执时过于沉重和扭曲的恨意,也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情绪波动,他第一次产生了迫切地要将所想付诸于行动的渴望。

“嗯?我在呢。”绿谷正沉浸于对自己想法的厌恶和自我拷问中,他听见轰焦冻叫他,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却在话都没能说完时被轰焦冻一把抓住了手臂,“怎么了,轰……哎?”

轰焦冻无视了教室里其他人惊讶的目光,一反常态强硬地拉着绿谷走了出去。

他现在的心跳很快,不同于多数时间死水般的沉寂,那像是冰雪消融沉香浮动般的懵懂和悸动,让他的神经正处于亢奋和难以冷静的状态中。

但他的动作却依旧温柔,手指眷恋又满足地轻轻触摸着对方细腻的皮肤,那份温暖的触感足以让他的心情像是热气球般慢慢地飞上云端。

走廊上看不见学生的身影,大多都在放学铃响起的时候回了家,这让偌大的雄英变得十分地空阔和安静。

轰焦冻牵着绿谷走出教学楼,一路走到没有人的林荫小道上,傍晚的阳光是慵懒而缠绵的,被树叶和枝杈网得细碎,在石子路上投下一个个小小的光斑;周围是静谧的,一切都像是悄悄发生的。

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一前一后地走着,随着脚步逐渐地变慢,少了几分方才的急切,绿谷甚至能听见彼此间越发清晰的呼吸声,和踩在石子上清脆的碰撞以及摩擦地面时的沙沙声一起,以缓慢却固定的节奏一声一声地敲打起他的心脏来。

他有些忐忑地抬头看着走在前面的轰焦冻,视线从那熟悉的背影一点点挪到他们触碰在一起的那一片肌肤。

分明是冰凉的触感,却让他觉得滚烫得过了度。

“……你知道吗,绿谷。”这时,轰焦冻突然出声道,他的声音平静却并不冷静,像是故事里的人在叙述着无法忘记的记忆,带着令人刻骨铭心的感情,“第一次见到你,在那之后,我偶尔会很难过。”

“为什么时间走得那么快,我和你遇到得却那么晚?”

爆豪胜己和绿谷从小就认识的事情对轰焦冻造成的影响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他时常会想,如果那个人是我,从小和绿谷在一起被他崇拜着的人是我,那该是多美好的事情。

可他并没有这样的运气,他的过去没有绿谷,绿谷的过去也没有他的存在,但却全是爆豪胜己留下的痕迹,这个认识让他无数次嫉妒得快要发疯。

绿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轰焦冻的话太过直白,一时间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轰、轰君?”

轰焦冻没有理会绿谷的疑惑,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第二次遇到你,我觉得我可真是好运。”

再次遇到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概率有多小?轰焦冻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去想,却仍在深夜里无法入眠,堪堪入睡后却在梦中也无法放松。

“所以,我把你带回了家。”轰焦冻的声音沉了沉,“而第三次——”

“我抓紧了你,就没有再放你离开。”

路并不长,前方已经能够看见树林尽头的暖光。

轰焦冻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松开了牵着绿谷的手,他的身子背着光,冷淡如同雪山的面容,却也像是沐浴在阳光下随时会融化的冰雪,仿佛绿谷只用一个拒绝的眼神或是细微的动作,就能轻易地将那份只对他近乎盲目地露出唯一软肋的内心摧毁成再也无法拼起的废墟。

轻柔的微风穿过这条无人的林荫小路,携带着不能再承载的心绪和感情,将一颗从冰封中解冻的、柔软的心赤裸地呈现给了绿谷。

‘所以,可以请你也抓紧我吗?’

恍惚中,绿谷似乎听见了轰焦冻心里微弱的请求声,以及来自耳边的无比真实的话语。

“我喜欢你,绿谷。”









————TBC————
表白了表白了,太不容易了

掌声送给轰总| ᐕ)୨

咔酱其实没走哦,下章咔酱强盗式表白

评论(51)

热度(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