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秋天好几把像冬天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弟!微博只是飙车@邓子酱咕咕咕

【恋与x你】当你放弃喜欢许墨时他的反应06

☆久违的许撩撩翻车现场
☆苏,爽,狗血
☆ooc,乙女注意
☆前篇05






26


你在恍惚中结束了回忆,许墨一直站在你的身旁,像是一棵孤立挺拔的树,沉默而深敛。

他陪着你,由着你发呆,却没有说过一句话。

如同你原本所以为的那样,近期内你和许墨不会见面,直到你对他炙热的爱意渐渐平息。

可就像回忆中你与他猝不及防的相遇一般,事情的转折来得也是如此地突然。

许墨带你来这里的路上,就像他承诺的会告诉你一切那样,向你坦白了一切。

真相总是令人难以置信,那些事情对你的冲击太大,让你直到刚才都还有些痴呆,脑子里好像被浆糊灌满,又在下一刻变得一片空白。

一个小时前,许墨顶着你愤恨的眼神承诺会告诉你一切,你只是像被丝线操控的木偶一般麻木地点头,不抱希望地等着听他要怎么辩解,心里却是完全不相信的。

你在心里替许墨构思了无数个理由,觉得自己已经想到了所有的借口,没有什么会让你觉得意外,也没有什么会让你再次被哄骗,你自以为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而直到许墨开口,你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当即愣在了原地,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你是说,你和那些人接触……是因为警方的卧底计划?”

“是,我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的。”许墨揉了揉眉心,他的眼底有些青黑,眼角眉梢都挂着疲惫,此刻的他透露出一股不设防的温和以及罕见的松懈,“但没想到会被你撞见我去接触目标人物。”

这对你所熟知的、时刻都清醒理智的许墨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可是,那些黑衣人对你那么恭敬……”意想不到的结果带给了你巨大的冲击,但很快,强烈的震惊之后,你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开始怀疑起许墨话里的真实性。

毕竟,在经历过那样的伤害后,只是这样短短的一段话,并不足以让你恢复对他的信任。

“况且,你还对他们说想怎么处置我都可以。”

心里千疮百孔的伤口带给你了多少个夜里的恐慌不安,那些伤人的话语,你是一句都不会忘记的。

“他们想要与我合作,对我自然会客气一些。”许墨似乎没有注意到你的怀疑,语气依旧柔和,像是冬夜里万家的灯火,温暖而缠绵,“他们那么客气,也只是因为不知道我卧底的身份罢了。”

“可既然他们的目的是跟你合作,为什么会提到我?”你有些被说服,理智却提醒着你要保持警惕。

你只是个普通人,和警察唯一的联系大概是认识了白起,走私团队又怎么会认识你这么个无名小卒?

“我应该和这些事没有关系才对。”

许墨闻言笑了笑,没有立刻回答你的疑问,而是提了一个和这次谈话似乎没什么关系的问题。

“你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因为研究的原因经常会接触一些少见的药品吗?”

你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许墨的确这样和你说过。

他的实验中有时候会用到一些管理得很严格的药,甚至会在打了层层的报告、获得批准后接触到某些违禁的药物。

“我半年前曾经向上面发送过报告,申请某种被禁止使用的药品,期间发生了一些意外,让我和一个境外的走私团队有了接触。”许墨顿了顿,继续说道,“当时警方追查这个团队很久了,团队的头目因为我的身份,想通过我做一些……具体来说比较复杂,总之是违法的事情。”

“那、那你没事吧?”你心下一紧,你喜欢了许墨那么久,喜欢得那么真挚又隐忍,关心他早已成了你的一种本能,于是你脱口而出道,“他们是不是逼你了?”

走私团队,并且是涉及到药物走私这一块的,通常和毒品、黑帮脱不了干系,参与的人员大多都是些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手上不知道握着多少条人命。

在你的心里,许墨再厉害也只是个没什么自保的手段的人,遇到这些危险分子一不小心很可能就会丢了性命。

“我没事。”许墨看你露出焦急的神情,安抚地笑了笑,像是清透游离的浅海,却潜藏着深海般溺人的温柔,“他们想通过我拿到一些研究机密,考虑到资料的安全,我只能选择和警方配合。”

“那他们知道我是因为……?”其实当许墨提到走私团队时,你心里就已经模模糊糊有了答案,但心里的不信任让你下意识地否定了。

而许墨的回答,应证了你的想法是正确的。

“这些人没什么底线,最喜欢拿身边的亲人朋友去威胁别人就范。”许墨轻轻地叹了口气,“大概我和你联系太过密切,所以引起了他们的关注,为了不牵扯到你,我才会在他们面前做出那副模样。”

“让你这么伤心,我很抱歉。”

你看着许墨歉意的表情,张了张嘴,却只能挤出一句干巴巴的“不是你的错”。

经过许墨的一系列解释,原本拒绝相信的你,在心里对这件事已经信了七分。

许墨大概看出了你的动摇,以他温柔的性格自然是不忍让你为难,便善解人意地提出带你回他的研究所,那里存有一些警方给他的计划资料。

你听了他的话,为了能够彻底解开心里的疙瘩,也只有顺从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悄悄浮上了对许墨的愧疚,并在时间的推移中逐渐地加深。






27


等他载你在去研究所的路上突然掉了头,带你来了这片湖边的途中,他又回答了你提出的一些问题。

你已经差不多相信了许墨的话,此刻正心有戚戚地抓紧了自己的衣角,有些不敢去看许墨的表情。

明明是在参与这么危险的计划,却被误会成那般不堪的模样,许墨心里一定很难受吧?

所有的通讯软件都被拉黑,来找自己也被拒之门外,甚至你还给他发了那样过分的短信……

“……对不起。”你低下头抽了抽鼻子,心里酸涩难忍地说道,“是我、我误会了你,还对你做了那些事,真的很对不起。”

许墨则是轻叹了口气,伸出手摸了摸你的头顶,力度柔和得像是一片羽毛在你的头发上拂过。

他的眉眼如同冬日层层的落雪、海洋上翻起的温凉细腻的浪花,本该是薄情的人,手掌却传递给你暖融滚烫的温度,柔软得令你快要落泪。

“不要这样。”他的声音清润沉稳,又柔和不真实得让你想起夏日盛放的烟火,仿佛风一吹就要散了,“我带你来这里,是想让你的心情能变好一点。”

“如果你因此而难过,那就是我的错了。”

“怎么可能是你的错!”听到这句,你眼里包着的眼泪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抬起头来想要反驳他,却在许墨温润带笑的注视中噤了声。

“……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你的研究所吗,怎么来了这儿?”你有些窘迫,一边转移话题一边移开视线,故作平静地问道,耳尖却悄悄地红了,“这地方可真眼熟。”

“以前带你来过。”许墨笑了笑,也不揭穿你的逃避,“你忘记了?”

“呃,这个,我……”你结巴了半天,简直想穿回几秒前捂住自己的嘴。

说话不经过大脑,真是蠢到家了。

不仅没能缓解气氛,反而让自己更加尴尬了。

“没关系,你工作忙,这些事不记得也不要紧。”许墨轻声地安慰道,明明是你的不对,却被他弄得像是他的错,“喜欢这里吗?”

你忙不迭地点头,生怕再伤了许墨的心。

“那下次再带你来。”许墨笑得更加温柔,而你则是越发觉得愧疚。

你们此时的相处平淡又和谐,没人知道之前你在会客室不管不顾地对许墨发火,做出那副要死要活的矫情样时,根本就不会想到后来发生的事情究竟有多令你耳红面赤。

然而在你内心激烈地翻滚着的同时,许墨却只是笑容轻缓地用手指摩挲了下衣兜里冰凉坚硬的录音笔外壳。

拖延的时间……应该足够了。

他的眼底凉薄得好比深夜的雾气,笼罩住那一丝不动声色的温柔,一点点地,缓慢又坚定地碾碎。

录音和对话已经发过去了,那么——

他所需要的“警方”的计划书,也该完成了吧?

这意料之外的漏洞,经历过这些天脱离的掌控,时至今日终究算是被他填补上了。

“我们回研究所吧。”许墨眉目温和,眼里含着柔顺的笑意,比初春融化后的皑皑白雪更加干净,又莫名冷如细碎飘落的冰霜,“等你看了资料后,陪我去吃个晚餐如何?”

你闻言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又娇羞地点了点头,弧度微小得像是蝴蝶轻轻颤动的翅膀。

蝴蝶?

许墨在心里咀嚼着这两个字。

“嗯,让我想想,不如就去西街那家汤馆吧。”他的语气依旧是柔和带笑的,让人联想起繁冗人间的喧嚣,又像是深入骨髓的寒夜里唯一的光亮,“本来上次就想带你去,但你那天没空。”

你全凭许墨做主,忙不迭地答应了,却没有发现一旁的许墨唇线平直,眉峰冷冽,脸上根本没有笑容。

他不说话的时候是十分安静的,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勾不起他的半点兴趣,周围的空气疏离而冷淡,犹如一颗孤独的恒星,孑然一身,安静又内敛地融入无边的夜色中。

“很像呢。”许墨无声地自语道。

的确……很像是蝴蝶呢。

只不过——

是被蛛网粘住的、无法逃离的蝴蝶罢了。






————TBC————
不好意思改格式发迟了……!

评论(102)

热度(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