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冬天好几把冷

就是爬墙很快啦❤

微博只是放车@邓子酱咕咕咕

【恋与x你】如果他们都是主播02

☆主播paro后续
☆ooc慎点
☆前篇01






有一部分弹幕突然刷起了其他内容,然而在场的四人都没有看见。

主持人:“甜大和悠然也来了,欢迎欢迎!先给粉丝们打个招呼吧。”

你:“主持人好,各位观众老爷晚上好啊。”

周:“嗨,大家晚上好呀~我是你们的甜大!”

主持人:“甜大今天相当帅气呢,风格也很大胆。”居然敢和某个大爷撞色,确实很大胆。

周:“因为是薯片小姐帮忙选的衣服呀。”

主持人:“哦?不是管理员吗?”以前他的衣服不都是管理员帮忙选的吗。

周棋洛一脸正直:“沈远的审美那么糟,当然比不上薯片小姐啊!”

主持人闻言眼角抽了抽,你小子以前明明穿得上好,还夸过人沈管理品味好,这会儿倒是过河拆桥得一点都不犹豫。

【原来小姐姐的ID是悠然啊】

【对啊,一直刷新不出来,现在可算知道了】

【我刚刚也刷不出来,XX平台服务器别不是纸糊的吧】

【话说沈远真可怜】

【是啊,沈远也太惨了吧哈哈哈】

【沈远:我不活了】

【甜大这手刀子插得真够狠的】

【@管理员沈远,被你家甜大嫌弃的滋味如何】

【你们好坏啊哈哈哈】

【周.见色忘友.棋洛】

【啊啊啊主持人你转个身呀,我们警花在你背后呢!!】

【警花在往这边走耶!!】

【主持人快转身啊!警花过来了!!】

主持人完全没看见弹幕的提醒,他在心里为沈远点了根蜡烛,面上却只能顺着周棋洛的话说下去。

主持人:“哈哈哈,因为悠然有在画漫画,所以艺术细胞比较多嘛。”

你赶紧说道:“没有没有,只是些简笔画而已,大家那么喜欢我也很惊讶。”

主持人:“悠然真是谦虚,说起来……”

这时,站在一边被无视了许久的李泽言不乐意了,凭什么你们聊天不带我,主持人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一旁努力带动气氛的主持人根本不知道一场无妄之灾即将降临在他的头上。

李泽言觉得面前这幅其乐融融的聊天场面十分碍眼,他眉头一皱,上前一步刚打算开口插进三人的聊天中,就被另一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给打断了。

【哈哈哈哈总裁想说话结果被打断了】

【总裁也有吃瘪的时候啊哈哈哈】

【总裁心里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在这里做什么?”只见来人着装简洁得体,宝蓝色的西装勾勒出腰肢劲瘦有力的曲线,他低了低头看着你,很是认真地说道,“怎么不进去等我?”

“白起你可算来了!”你看清了那人的脸,有些欣喜地迎了上去,激动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嘿嘿嘿,不好意思啊忘了和你说,棋洛他找不到自己的房间,所以我就带他过去了。”

除了主持人以外的两人看见这一幕,脸色瞬间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然而弹幕并没有在意他们的反应,整个弹幕群此刻已经不仅仅是炸开锅的程度了,简直像是被点燃的鞭炮,噼里啪啦简直要炸上天去了。

【卧槽啊啊啊啊警花!是警花啊!!】

【警花今天帅裂苍穹!!】

【这个腰,这个腿,我可以舔一辈子!!】

【为警花三百六十度旋转猛虎扑地式打Call!!】

【妈妈快看这就是你女婿啊啊啊!!】

【医疗兵,医疗兵在哪里!!】

【医疗兵死了,有事烧纸】

【警花娶我我爱你啊啊啊!!】

一时间,屏幕被疯狂表白的弹幕和刷屏的礼物给霸占了个彻底。

被抱住的白起则是愣了愣,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耳尖悄悄地红了。


白起,ID特警队长,外号警花,知名游戏主播,涉及游戏广泛,前任电竞圈三连冠队伍队长兼王牌选手。

从不耍阴招,电竞圈最后的良心。

打法神鬼莫测,走位神出鬼没,总是在友谊赛里打得其他队伍哭爹喊娘,并在对方求饶以后义正言辞地回答道——

“不行,必须要按规矩来。”

哪怕退役后仍旧是电竞圈选手最想按在地上打却始终无法付诸实践的人没有之一。

原因只是因为单纯的打不过。

长相英俊,气质沉稳,帅到粉丝愿意为他刷爆信用卡,创下过平台最高打赏记录。

军人世家出身,身材非常好,高中时期因为太过叛逆传出过可以一人轮遍团战根本不虚的谣言,令人惊讶的是大家居然都信了。

因此曾经就读的重点高中被人怀疑教出的学生都是没脑子的书呆子,很长一段时间网上关于应试教育是否对学生智商有害的讨论传得沸沸扬扬。

事件的罪魁祸首却对此一无所知。

被连续多年评为“最想睡的男人”第一名,其粉丝被认为是最具有流氓气质的群体。

游戏里自带Boss触发及被动认路技能,杀怪如切菜,号称能一人包围一支军队。

在直播里说过自己不挑食很好养,真实目的是想向你传达某些不可告人的成年人的暗示,然而因为现实太过纯情而直播仿佛被盗号,你至今没能领悟到其真实用意。

反而让粉丝脑洞大开脑补了一系列悲惨身世,导致亲妈粉暴增。


你抱了一会儿后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了白起,并自以为隐晦地摸了两把白起的腰,心里为手下绝佳的触感点了无数个赞。

你没有发现的是,在你偷偷揩油的同时白起的身子僵了僵,并从耳尖一直红到了耳根。

【嘤嘤嘤我也好想抱警花啊】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嫉妒使我姨妈倒流】

【姨妈倒流的朋友你还好吗】

【是我看错了吗,我怎么觉得小姐姐刚才偷偷摸了把警花的腰??】

【前面的别跑!我也看到了!】

【什么,哪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居然敢吃我们警花的豆腐?!】

【重点不应该是警花竟然没有推开她吗】

【对啊,警花不是不喜欢和别人近距离接触吗?上次韩野想去搂警花的肩膀结果被警花揍趴下了】

【哈哈哈哈那个视频我也看过,韩野真的太作死了】

【韩野……是警花那个管理员?ID是白哥天下第一的那个?】

【就是他,听说是警花高中时的小弟,现在是警花的头号迷弟2333】

【所以警花为什么没有推开她啊】

围观了一切的李泽言心里恨不得把白起捆起来扔到海里去,面上却还是一副冷淡严肃的模样。

周棋洛则是挤到你的身边,用有些吃味的语气撒娇道,“薯片小姐都没有抱过我呢,我也想被薯片小姐抱!”

你对周棋洛时不时的撒娇卖萌已经很习惯了,有些好笑地任他将你抱进怀里,“好啦好啦,让你抱,这下总该满意了吧?”

周棋洛弯着腰,把头埋进你的颈窝蹭了蹭,闷闷地应了一声,身后仿佛有毛茸茸的大尾巴在一甩一甩的,活像一条离不开主人的大狗。

李泽言看着被周棋洛抱着的你,眉头皱得更紧,忍不住想伸手把你从他怀里拉出来,又有些不满你方才对他的怠慢,只是犹豫了几秒,你就被白起硬生生地拉离了周棋洛。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我怎么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

【是啊,感觉好紧张的样子】

【警花他们的表情都好严肃】

【咋回事啊气氛这么凝重】

【我现在的表情和小姐姐一样,一脸懵逼】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刚来老公们就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

【萌新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不要和别人靠得太近。”白起抬起手在你被蹭的颈窝处擦了擦,像是那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一边说一边眼神微沉地看了笑得阳光的周棋洛,意有所指道,“……会惹来麻烦的。”

你完全没弄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只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我尽量?”

“哼。”这时,被一次又一次地忽略,实在忍不了的李泽言冷哼一声,想要开口让你离开白起和周棋洛到他这边来,可话到了嘴边却不由自主地变了样,“白痴。”

【啊,总裁又在怼人了呢】

【日常怼人2/N】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总裁怼人我刚刚吊起来的心突然就放下了】

【莫名不紧张了】

【对啊一下子就放松了】

【只要总裁还在怼人,感觉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什么大不了的+1】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是想笑死我吗,小心总裁听到了拿毒液喷死你们】

【前面的,你们已经被总裁的话筒锁定了,一个都别想跑】

主持人全程站在旁边,完全插不上话,冷汗都要下来了。

当他发现氛围似乎有所松动时,心中一喜,赶紧提高音量转移话题道,“哈哈哈,话说今天队长大大穿的颜色也很特别呢,为什么想要穿成这样呢,队长大大似乎说过平时都习惯穿得普通一点吧?”

白:“因为是……给我选的。”

虽然名字被刻意地省略,但白起的眼神却直直地看向站在他身边的你。

于是,刚刚松懈了一些的气氛猛地又紧张了起来。

主持人:……

救、救命啊!!






————TBC————
大噶情人节快乐!!

好不容易产出来的一更……过程太辛酸了(;д;)

黑土会出场的,下章完结

评论(43)

热度(1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