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热

秘技——猛男落泪!


一起爬了这堵墙,我们还是好兄dei


微博解封中,我掐指一算日期应该是明年

【all金】做个直男真不容易03

☆一个宅男金穿进了后宫游戏,结果攻略对象全部变成男的了的恶俗故事
☆娱乐圈背景,全是狗血,修罗场注意
☆前篇02






07

摄影棚很大,金过去的时候周围都是来试镜的模特,除了他几乎都是女模。

化妆、拍照,每个人都忙得像旋转的陀螺,却意外地十分安静,落针可闻。

一般人看见这么多花枝招展的美女,恐怕早就心神荡漾了,金本来也会是一样的反应,套用句老话,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模特。

但金在过来的途中,突然想起这里是会出现一个主要角色的。

之前游戏还没被改得面目全非的时候,金也是跟着紫堂来这里工作。不同的是他不是来试镜配角,而是一开始就内定好的广告男主角,和影后安迷修搭档拍这支广告。

而在试拍的时候,他遇到了担任广告导演和掌镜的银爵。

银爵是圈内最出名的摄影师,为众多国际大牌拍摄过广告,得过数不清的奖项。

金在成功攻略银爵后,还得知了她坎坷曲折的过去。

银爵从小生活在某个避世的小岛上,还没来得及长大,岛上的居民就被意外闯入的海盗屠杀殆尽,而银爵则是族里唯一的幸存者。

也许是因为童年的悲惨遭遇,银爵为人孤僻,不喜言辞,虽有着性感的身材和漂亮的脸,却让人完全不敢接近,与其他热情火辣的“巧克力美人”截然不同,一向独来独往。

金玩游戏的时候对银爵的兴趣非常大,有着黑人血统的银爵不仅身材好,还有一头奶油色的白色长发,和她咖啡般的肤色配在一起,再加上特殊经历带给她的独特气质,说不出的吸引人。

【看来您很喜欢系统为您安排的角色。】

'是呀。'金点点头,'黑皮小姐姐唉,那可是世界的宝藏!'

'那个肤色和咖啡糖一模一样,舔上去肯定也和糖一样是甜的!'金做出了标准的痴汉发言,系统表示无法直视。

而且还是白发,黑皮白发简直不能更棒!

更别说还是巨乳啊!

虽然金玩过这么多游戏,攻略过的角色平胸和巨乳算是对半分,但他个人还是更喜欢胸大的,埋起来多软啊。

【巨乳……】系统听见金的话,突然顿了顿,随后有些小心地问道,【您喜欢巨乳?】

'对啊。'金隐隐觉得自己的审美似乎被质疑了,当即有些不服气,'怎么,喜欢巨乳不行吗?巨乳多棒啊!特别是那种,那种一手没有办法掌握的……!'

金绞尽脑汁地向系统说明巨乳的好处,说着说着竟然还把自己给说脸红了,系统一开始没有回应,后来看金实在想不出来词儿了,便体贴地——谁知道它一个程序哪儿来那么人性化,回了金一句:

【……没有,只是觉得您既然喜欢巨乳的话,应该会非常喜欢隐藏路线。】

金闻言,眼睛亮了亮。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路线的角色都给改成巨乳了?'

系统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回答金,反而催他该去领试镜的号码牌了。

金忘事忘得快,一听系统催促就屁颠屁颠地跑去找工作人员要号码了,立马就把刚才的事情全抛在了脑后。

系统看着拿了号码牌后被几个高挑的模特夹在队伍里,因为和这么多漂亮小姐姐接触激动又害羞的金,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虽然宿主说喜欢巨乳,越大越好……但是男性是没有那种东西的吧?

不过,宿主既然说喜欢大的,软的,一手无法掌握的,那么就算换成……应该也是可以的?

大、软、一手无法掌握。

虽然有时候会变硬,但通常情况下都软着的,也算是满足了金的要求。

【嗯,那应该就没问题了。】系统成功地说服了自己。

'什么没问题?'金听见系统突然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有些疑惑。

【没什么,只是在想您这样优秀的宿主,一定很快就能通关。】系统下意识地觉得不能把自己想的东西告诉金,连忙拍了个马屁把金糊弄了过去。

'那当然了。'金微微侧过身子,躲开了旁边模特不小心蹭过来的胸,'我可是专业的!'

系统【……】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08

今天是个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的日子。

——原本银爵是这样想的。

可几分钟前,一个奇怪的人突然闯入了他的视线,没有一丝预兆,仿佛撕破暮色的第一缕阳光般夺目又闪耀。

金踏入片场时,站在阴影处的银爵就注意到了他。

由于银爵的肤色,在昏暗的地方站着时人们很难注意到他,但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实在很难让人忽视。

一旁急匆匆又安静地处理着事情的工作人员路过银爵站的地方时,总是觉得如芒刺在背,被压迫得喘不过气。

然而金在跑向摄影棚的途中,即使从银爵身边路过也只是一眼晃过,完全没有注意到他。

这令银爵有些惊讶,这是第一个忽视他忽视得这样彻底的人。

但这个念头也仅仅是转瞬而逝。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过多地关注其他的人,很多时候,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实际上就连他自己也不怎么清楚。

严格来说,他的行为比起其他同样有权有势、地位尊崇的人来说并不算出格,虽然孤僻了些,喜欢一个人待着,但看上去也算正常,令他不至于被划进属于疯子和怪胎的圆圈里。

……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银爵这辈子度过的时间并不长,他这个年纪的同龄人通常还是被精心栽培在温室里的花朵,拥有着一颗他无法理解的、灼热跳动的心脏。

无法愈合的伤口,午夜梦回的惨象……童年的记忆是他怎样都无法摆脱的梦魇。

银爵很早便察觉到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哪怕隐藏得很好,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他再清楚不过。

在其他人眼里这世界是五彩缤纷的,是精彩的、美好的。但对银爵来说,这个世界就像是黑白的默片,他不愿和它有过多的交集,也无法去融入。

他的灵魂似乎被锁在了那座岛上,寡言的表象下背负着沉重的枷锁,像是独立于世间的幽灵,徘徊在不属于他的人间。

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呢?银爵偶尔会这样想,也许哪一天他就会因为忍受不了这样毫无意义的生活,被自己折磨到发疯吧。

没有存在意义的生命,就只是行尸走肉而已,还不如趁早了结,也算是贡献了它最后的价值。

……在遇到那人以前,银爵的确是这样认为的。

一眼。

这是那人与他到现在为止发生过的最大的交际。

明明只是路过他时的匆匆一瞥,或许连自己是男是女都没有看清。

可即便如此,银爵所有的一切都从那一刻开始变得天翻地覆。

“……为什么?”

银爵低喃着伸手抚上胸腔的位置,那里原本沉睡着一颗不会跳动的心,坚硬如磐石。

此刻却像是孕育着什么一般,随着缓缓苏醒的声音,一股暖流和前所未有的感受从心脏向四肢扩散开来。

“扑通、扑通——”

“好……温暖。”

就像是他曾经跟随考古队到过的的旧文明遗址,一座坐落在大沙漠深处诡异的空城,却在古城中央奇迹般地维持着昔日华美的水池花园。

水池里的水清澈见底,池里的花安静盛开。

没人知道在这生机断绝、黄沙漫天的遗址,为什么它们能够跨越上千年的岁月存活下来。

一如现在,没人知道这甚至算不上相遇的相遇,为何如此轻易地便撩动了银爵沉寂已久的内心。

“银爵老师,试镜还有一会儿才会结束,您要不要去休息一下?”一旁的工作人员见银爵站在角落,似乎自言自语了些什么,连忙迎上去问道,“还是您有什么事?”

银爵没有说话,不过工作人员也没想过会收到回应,毕竟银爵少言喜静的性子在圈里也不是什么秘密,没反应是很正常的事……

“不用。”银爵垂下了眼帘,开口道,声音低沉浑厚,像是大提琴演奏时悦耳的乐声,“我去摄影棚那边看看。”

工作人员“……”

说好的不会回应呢?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银爵说完,没有再理会工作人员,迈开腿向摄影棚那边不紧不慢地走去。

然而略显浮躁的脚步却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银爵今天穿了一件铁灰色的衬衫,没有打领带,领口的扣子解开了几个,露出大片咖啡色的皮肤,锁骨和胸肌裸露出来部分,肌肉的弧度隐入衣料内,若隐若现十分引人遐想。

银爵走得很快,一旁侯着的助理看见后立马跟了上去。

而走到摄影棚时,助理可以保证,他在周围瞬间变得死寂的时候听见了模特此起彼伏咽口水的声音。

助理“……”

妈耶,你们怎么说也是一线模特,什么好身材的男模没见过,别这么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行不行?

虽然自家上司的身材确实有让人想流口水的资本,但这大庭广众的,能不能矜持一点?能不能?

模特:当然不能。

“银爵老师?!您怎么过来了?”原本负责试镜的摄影师结束了一个模特的试镜,一抬头看见银爵静静的站在那儿,差点儿没吓死,连忙诚惶诚恐地放下手里的事情跑了过来,“试镜还有一会儿才结束呢。”

今天这是吹的什么风,把这尊大神给刮了过来?

奇了怪了,他不是一向只在终试的时候才会来摄影棚吗?现在连初试都没弄完呢!

摄影师在心里悄悄地泛起了嘀咕。

银爵只是微点了下头没有说话,视线跳过摄影师环顾了一圈四周的模特。

他的记性一向很好,这里有不少面孔是他在各大时装周上见过的,都是最近势头强盛的新人。

环球娱乐最近有意要捧自家的新人模特,这次的广告恰好是影帝安迷修代言的男士香水,计划里是没有女主的,所以配角在迅速蹿红的新模里选,对出场不多的配角来说咖位正好。

顺便也能让新人蹭一蹭安迷修和银爵的人气带起来的热度。

一个是全球人气爆棚得不能再爆的三栖影帝,一个是圈内地位无可动摇的顶尖摄影大师,两人的合作带动的热度足够轻松地掀起一股席卷世界的巨浪,配角就算是蹭上一点,人气暴涨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安迷修的脾气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好,这点小事自然是不会不配合公司的。银爵虽然不是环球娱乐的人,但他和广告品牌商关系不错,况且横竖都是环球娱乐在操作,麻烦不到他,配合炒下热度也无所谓。

“还剩多少人没试镜。”银爵扫视了一周,目光扫到某个人时便停了下来,再也没移开过。

“快了快了,还有八九个的样子。”摄影师生怕自己回答慢了惹得银爵不快,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小心翼翼地组织着语言,“您看,就剩这边这些人了。”

“太慢了。”银爵罕见地皱了皱眉,沉思了一下,竟是伸出手指向了被夹在队伍里、一直神游天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金,“让他先来。”

单方面骚扰系统中突然被点到的金“……啊?”

???干嘛叫他,他还没有和小姐姐待够呢!

围观了一切的系统【宿主,您什么时候惹到人家了?这看上去像是来寻仇的啊。】

金心说我怎么知道,这人谁啊怎么一上来就点他,长得还和咖啡糖那么像,害得他都有点想吃糖了。

【那他怎么一来就让您先上去试镜?】

'不知道啊!算了算了,我先上就我先上,系统你记得给我加上挂啊!'

金撇了撇嘴,朝天花板偷偷翻了个白眼。

打扰他和小姐姐发展感情。

简直有毛病。

当然面上是不能这样表现出来的。

“那、那就我先来吧。”金挠了挠头,走到摄影师身边,直接忽略了旁边牢牢盯着他的银爵,“请问我的试镜内容是什么?”

系统刚才告诉金,这次的试镜是初试,每个人的试镜内容都是摄影师决定,初试完了还有二试,然后才是终试。

和金之前单人路线直接内定男主比起来,这待遇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你是几号?”而摄影师在金走过来的时候,就开始打量起他来了。

脸还行,走个奶油小鲜肉路线没问题,但是娱乐圈美女帅哥遍地走,和大白菜似的不值钱,所以颜值勉勉强强过关吧。

身高……看样子应该不是模特吧,这身高要是放模特圈那简直是个二级残废。

气质倒是很独特,感染力挺强,艹个什么阳光小天使人设的话吸粉肯定快。

“呃,三十六号,我叫金。”

“哦,金啊,你就先随便摆几个姿势我看看吧。”摄影师说道。

不过归根结底,也就是个自己连名字都没印象的、十八线开外的新人而已,也不知道银爵老师是看上了他哪里,竟然指名要这新人先来,这种事以前可从没发生过!

这次试镜基本来的都是女模,就他一个男的,还不是模特,咦,说起来,这人好像是紫堂先生塞进……

“他的试镜我来。”一旁沉默了半天的银爵看见金又把他忽视了,心里惊讶的同时,竟然生出些无奈来。

这家伙,神经还真是有够大条的。

“银银银银爵老师?!”摄影师被不开口则已,一开口简直能惊掉所有人下巴的银爵吓了一大跳,“您要亲自试镜他?”

摄影师刚才还在想,这个叫金的应该是被紫堂先生塞进来走后门的。但是紫堂先生似乎并不怎么待见这个金,连招呼都没给他们打一声,所以这人大概只是个什么不入流的小角色。

然而这边的银爵立马就给他丢了个巨型炸弹,炸得他整个人都懵了。

“嗯,你去试其他的。”银爵不愿多说,他这会儿说的话放在往常都快抵得上他一整天的量了,“你……金,你跟我来。”

“哦、哦!好的。”金没想到这个长得高高大大的“咖啡糖”竟然是摄影师,“你、你也是摄影师?”

“嗯。”银爵并不意外金不认识自己这件事,他隐隐觉得这人不管做出什么事来似乎都不奇怪,“叫我银爵就可以了。”

别说不常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自己了,说不定连被圈内戏称有着“香榭x舍大道随便掉块广告牌,十块里九块是安迷修代言的,砸中的人里,十个有九个是安迷修的粉丝,剩下那个多半是被砸死了。”这样人气的影帝安迷修,金也能说不认识。

“好的。”金觉得这名字似乎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请问我试镜的内容是……嗯?”

金随口问道,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却猛地愣住了。

等等,这人刚才说他叫什么来着?

……银、银爵?

是、是他想的那个银爵吗?还是说是他听错了?

系统体贴地提醒道【您没听错,这的确是您攻略角色之一的银爵。】

……卧槽!

银爵?你告诉他这是银爵?他的世界瑰宝黑皮小姐姐?!

金觉得自己可能要疯了,瞬间太过激动的情绪导致他差点一口气没上得来,险些成为明日早间新闻“少年片场突然倒地昏迷不醒”的故事主角。

“哎呀,这不是银爵吗?你怎么有空来摄影棚了。”这时,一个温柔好听的男声突然响起,声音里带着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意,“还带了一个……可爱的小家伙?”

“安迷修。”银爵叫出了来人的名讳,语气平淡,“原来你也在。”

“是啊,今天工作结束得早,所以来公司处理了点事情。”来人一双大长腿裹在笔直的西装裤里,被酒红色西装掩盖住的身姿矫健而优美,俊美至极的面容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听说这边有我一个广告的试镜,就顺带过来看看。”

他绻缱多情的双眼里闪耀着绿宝石般星星点点的光芒,此刻正用仿佛含着无限情愫的目光望着金。

“安迷修?”金瞪着眼睛,不敢置信地拔高了声音,“你是安迷修?”

刚才银爵喊的人名,是安迷修没错吧?

他记得很清楚,之前玩过的单人线路里那个火遍全球的影后,名字也是叫做安迷修。

被人叫了名字,堪比移动巨型荷尔蒙散发器的英俊男人笑着点了点头,看见他承认的金表情则是彻底地僵住了。

'……系统。'

听见金的召唤,系统弱弱地回应道【宿主?】

'你告诉我,这游戏强制退出是怎么弄的来着?'

这游戏根本他妈的没法玩儿了,他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TBC————
银爵和安哥出场啦~(撒花
猜到系统说的“大的、一手无法掌握”的是什么了吗´v`
看见有人在问卡米尔,他给他大哥的犯罪活动当间谍踩点去啦(雷王星的搞事日常.JPG
下一章格瑞出场,卡米尔应该也会出场
不要白嫖我啊,大冬天打字可冷啦(Ծ▂Ծ‶)!

评论(42)

热度(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