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冬天好几把冷

就是爬墙很快啦❤

微博只是放车@邓子酱咕咕咕

【all金】做个直男真不容易02

☆一个宅男金穿进了后宫游戏,结果攻略对象全部变成男的了的恶俗故事
☆娱乐圈背景,狗血修罗场出没注意
☆前篇01


留下金一脸懵逼地握着手机。

“刚才那是……紫堂?”

不可能的吧?

系统适时又贴心地冒出来解释:

【这的确是您的经纪人紫堂幻。】

不,我不信。金身体抖了一下,在心里说道。

【请不要逃避现实。】

不可能,我不信。

一定是你们系统出错了……要不就是在诓我!

金印象中的紫堂是个说话细声细气的妹子,比他大上几岁,平时软绵绵地一点脾气也没有。

难得生回气也不会像电话里那样,字里行间都透着股轻蔑和不耐烦。

撇开完全变了个样的性格不谈,就算他能接受这个新人设,可变化再怎么大,紫堂幻……她也得是个妹子啊!

哪怕从小白花变成了浑身是刺的食人花,最起码她也要是个妹子。

但刚才电话里那个分明就是个男人!

【请您不要质疑系统的专业性。】系统似乎不太高兴,【系统是不会出错的。】

……我怎么感觉你和之前不一样了?

金抽了抽嘴角,没去接之前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

他隐隐感觉到问系统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与时俱进。】系统谦虚道。

我并没有在夸奖你。

金的嘴角抽得更厉害了。

【不好意思,数据出错了,您刚才说什么?】

“……”皮这一下你很快乐吗。

过了一会儿,系统又说道:【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请您注意在下一站下车。】

之前去的时候明明坐了半个小时,这次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金有些疑惑。

【单人线路时,您是被司机从郊区的别墅接到片场去的,路程更远,自然要慢些。】

那为什么这次不是司机来接我?

不接我就算了,怎么还让我坐地铁去?

【隐藏路线当然是要有点新意的。】

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有阴谋。

金皱了皱脸,不是很想接受系统口中所谓的“新意”。

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但直觉告诉他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只是一点小小的惊喜。】系统神秘道。

可以不要吗?

【不好意思,不可以。】






06

地铁站对金来说就和迷宫没什么两样,当他成功在系统的引导下来到环球娱乐所在的大厦,又花了半个小时让门口的警卫相信他是艺人而不是来堵爱豆的粉丝、放他进去时,试镜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

与此同时,拍摄现场。

西装革履的男人戴着一副做工考究的金丝眼镜,双手环胸坐在一把高脚椅上,手指一点一点的,晶体一样透绿的眼里里满是不耐烦。

“怎么还没来?”他偏了偏头问道。

“手下的人刚刚汇报,还是没有那个艺人的消息。”一旁站的助理低声问道,“不如您再打个电话……催一催?”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他的助理?”紫堂斜眼看了一下助理,眼镜的镜片反射着拍摄棚里刺眼的闪光灯,透露出一股无机质的冷漠。

他的态度不像一开始和金通话时,还保有一定的礼仪,十分的傲慢。

“那种底层的小艺人,带他来试镜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助理闻言,额角顿时有冷汗冒了出来,忙边鞠躬边连声道歉说是自己考虑不周了。

周围路过的工作人员听见这边的动静,却没有一个人敢回头来看。

谁不知道环球娱乐这个所有的艺人最想签约的经纪公司里,作为金牌经纪人的紫堂幻,是除了总裁以外最不能惹的人物。

特别是当这个人脾气非常不好的时候,就更没有人敢来忤逆他了。

“紫堂先生,大门的警卫刚刚来了通话,说那个叫金的艺人正在往这边来。”这时,另一位离得远些的助理接了个电话,挂断后走过来低声说道,“需要人去接待一下吗?”

“不必,让他自己上来。”紫堂冷哼一声,“一个爬床上位的玩意儿而已,还用得着这么仔细捧着?”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紫堂的神色变得更加阴沉,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这是动怒了。

而他起了怒气,第一个倒霉的都是身边跟着伺候的人。

“说起来,你们两个今天的话倒是尤其多啊。都能替我做决定了,嗯?”

两个助理这才发现自己逾越了,谁不知道紫堂先生最讨厌被人指手画脚?

顿时,两人身上冒出来的冷汗都快把衣服打湿了。

紫堂眯了眯眼睛,也懒得再多做计较,便收回了盯着两人的视线。

两个助理瞬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片场还在进行试镜,因为是安影帝主演的广告,对方又是有名的国际大牌,环球娱乐想借此捧一捧自家的模特,所以来试镜的模特都是些最近蹿红的一线艺人,身价不低,美得也各不相同。

然而紫堂的兴致并不高,扫视了一圈整个片场,忽视了不知道第多少个模特抛来的媚眼,正当他有些后悔答应那人的请求时,却在目光扫到门口的方向时突然顿住了。

两位助理看见此景,在心里偷偷地猜测自家上司是不是又看见了什么出格的东西。

这反应,和他上次陪手下带的影后去国外参加电影节,打开酒店房门发现床上躺着人家国内有名的甜心歌后时一模一样。

然后下一秒就沉着脸把那个前凸后翘的金发尤物赶出了房间。

紫堂看着那边,明显愣了愣,随后瞳孔微微缩起,像是兽类狩猎前眯起的眼睛。

看样子,自家上司又要生气了。该不会又要把人扔出去吧?

两个助理交换了一下眼神,心里默默为那个即将被扔出去的美人点了根蜡烛。

然而,他们想象中的辣手摧花并没有出现。

“……明明是这里太大了嘛!怎么能怪我?”少年还带着点奶音的脆声落在紫堂的耳里,就像珠子落进了玉盘一般叮当作响,又好像裹了奶油的蜜糖,理论上那刻意压低的小声抱怨片场里的人谁也不会听见,可紫堂偏偏听了个全。

“什么,看见他了?在哪儿啊?”像是在和谁对话一样的内容发生在旁边没有任何人的少年身上明显有些古怪,然而唯一听见这一切的紫堂却没有能力去分辨。

他有些急切地站起了身子,高脚椅和地面猛地摩擦发出巨大而刺耳的声音,片场的工作人员正好在短暂地休整,不由自主地被这声音吸引了,转头回望,全都愣住了。

片场门口站了一个少年,肉嘟嘟、粉嫩嫩的样子,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脸蛋,看上去活力四射的。

似乎是被所有人一起注视受到了惊吓,他左看右看着往后退了两步,惊慌的动作有些像小狗,可爱又滑稽,让人看了嘴角就忍不住想弯起来。

“怎、怎么了?”金有些紧张地说道,还伸出双手擦了擦自己的脸,用劲儿不知轻重,脸都微微搓红了些,“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他很少被这么多人同时注视着,现实中就更别说了。之前攻略时遇到需要他登台表演或者演戏的时候,系统都会体贴地为他开启替身的金手指,他只用看着就好。

但是平时金手指是不会开启的,这也导致他时常因为受不了粉丝的热烈追捧落荒而逃。

没办法,死宅或多或少都会有点社恐的小毛病。

而现在,金被迫暴露在这么多人的目光下,他以为自己哪里做得不妥当,很是紧张,心里也立刻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奇怪,没有东西啊……”金低下头,动作有些局促,他稍微提高了些声音,但仍然微弱得像小猫的叫声,“呃,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人们闻言,虽然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小家伙心生喜爱,却害怕自己吓到了人家,都默默地收回了目光,假装没有再看金。

金已经退到了门边,探头探脑地往片场里面瞅了瞅,看到人们都收回了目光也不愿意进去。直到系统反复催促才踮着脚尖,做贼似的溜了进来,看得人忍俊不禁。

这么副可爱的样子,真是让人说不出半句刻薄话来。

金靠着系统的指示,蹑手蹑脚地溜到了站着的紫堂幻身边。

“请问,你是我的经纪人紫堂吗?”金说到那个名字时,声音还是忍不住抖了抖。

我的妈啊……这个一看就像个反派的男人真的是紫堂幻?他温柔体贴的小姐姐??

又是西装又是眼镜,刚刚在电话里还那么凶,看上去和他之前玩的游戏里一肚子坏水的变态怎么那么像。

【斯文qin shou。】系统恰当地比喻到。

不知道自己被形容成了斯文qin shou的紫堂幻,此时的内心是十分挣扎的。

终于见到了这个刚被分给自己的小艺人,紫堂却陷入了纠结当中。

一方面,由于是艺术世家出身,被迫揽下麻烦的紫堂是非常厌恶这样靠走后门上位的艺人的。

原本以他的身份都是他来挑艺人,娱乐圈那些龌蹉的东西到不了他的眼前,所以他虽然讨厌但是也懒得去管。

可这次不一样,把人塞给他的那人,就算是他的父亲也得给三分薄面,不愿意同那人撕破脸,更何况他一个离家出走的继承人呢?

哪怕这些年紫堂积攒了不少人脉,也还是不敢同那人硬碰硬的。

然而,如果说以上都是外因,那另一方面就完全是他自身的问题了。

……见到面之后,紫堂居然觉得这个小艺人还算是挺可爱的?

眼睛圆圆的像小动物一样,长相还有些少年人的稚气,怎么看都乖巧得不像个艺人,反而更像是哪个高中的学生。

“那个,紫堂……嗯,先生?”金见男人半天不出声,忍不住开口道,“你怎么了?”

系统一直在吵着他刚被分到紫堂这里,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应该主动一点,简直吵得他头疼!

不过……他今天居然是第一次和紫堂见面?还是以刚被分过来的新人的身份?

紫堂被打断了思路,终于抬起头来,将目光放在了站在他身边的金身上。

这人什么时候过来的?他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没事。”紫堂开口道,却把旁边的两个助理吓了一跳。

这、这么温柔的声音,是紫堂先生发出来的?

也不怪他们大惊小怪,紫堂的脾气在环球娱乐是出了名的不好,能平静地和你说话不带嘲讽不夹冷枪,已经是很好的情况了。

更别说像现在这样平静,甚至可以听出来一丝安抚的情绪来了。

“那就好。”然而金却完全不知道这些,他听见紫堂的回答里熟悉的腔调后,整个人都有些放松下来了,“我是金,对不起,我第一天就迟到了。”

虽然紫堂变了个性别,长相也变化很大,脾气有时候(电话里)也坏了一点,但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的嘛!

“没关系。”紫堂下意识地说道,说完以后却立刻皱了皱眉。

怎么回事,有没有搞错?这可是他之前最讨厌的那类人啊!而且对方还迟到了那么久,自己居然会说出“没关系”这种话来?

“那,我现在应该做什么啊?”金听紫堂在电话里说,他好像是来参加什么香水广告试镜的?

说起来,隐藏路线的剧情似乎和之前单人路线完全不一样了啊。

金在心里过了一遍已经有些模糊的单人线剧情,除开出场方式、经纪人紫堂的性别和某些性格,就连开始的事件都不一样了。

他记得所有单人线的初始事件虽然都不一样,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游戏开始时,他就已经是当红的小天王了,而他的经纪人紫堂幻也已经和他认识了快要半年了。

但在这里,他却是个刚刚和紫堂见面的新人。

“……去那边摄影棚试镜吧。”紫堂原本是不打算搭理金的,可嘴却快了一步回答了他,顿时心里又是一阵懊恼和烦躁。

“谢谢紫堂!”金冲紫堂笑了笑,他记得单人线时自家的经纪人在环球娱乐因为不出名的缘故,总是会被分配带许多新人,等新人出名了又被叫去带下一批,这种状况直到她的父亲因为和金的家族交情不错,又有些担心女儿但拉不下脸妥协,所以暗中把她调去做了金的专属经纪人才有所改善。

而之前带那些新人,紫堂也吃了不少苦。

现在虽然换了个性别,但受过的累总归是不会变的。

还不知道他的经纪人已经变成了圈中一尊大佛、寻常人看了都要绕道走的金想到这里,有些心疼起紫堂来。

所以他去摄影棚前,还不忘对紫堂说道,“试镜的时间不知道要多久,紫堂你就别过去啦,坐在这里等我吧!”金边小跑过去边回头冲紫堂挥手道,“嘿嘿嘿,放心吧,我一定会通过试镜的!”

“……”真是个大言不惭的笨蛋,紫堂心里有些不屑地想到,对自己能力没点估计就算了,居然还想当然地以为自己会陪他过去?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

可紫堂心里嫌弃归嫌弃,嘴角却忍不住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所有人包括他本人都没有发现。

这个小艺人,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嘛。

一点也不像爬床上位的……人。

紫堂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与此同时,他的心猛地沉到了谷底。

对啊,说起来……

这个人,这个看上去充满活力的可爱少年,除去讨喜的外表,内里却污黑腐臭,是个靠出卖身体获取利益的、堕落不长心的玩意儿啊!

当初那人要求紫堂接下金的时候,并没有说自己和金的关系,可在紫堂看来,能让堂堂世界首富家的继承人亲自出面安排的人,哪怕并没有像圈内其他金主安置情人一样通常要加上几句嘱咐,哪怕那人在上流顶尖人士的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洁身自好,除了包养的对象,紫堂再也想不到其他的答案。

该死!

紫堂想到这里,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他只觉得心里仿佛住进了一只刺猬,蹦来蹦去的把他的思绪搅得一塌糊涂,内心烦闷又有些不知从何而起的愤怒。

明明只是个出卖身体的、被强迫性地塞给他的累赘而已。

按了按抽痛的太阳穴,紫堂按捺下心里纷繁杂乱的各种情绪,面色冷漠地坐回了椅子上,微微垂下的眼帘却巧妙地遮住了他眼底的茫然。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心情,从见到这人的那一刻起,就被搅得天翻地覆、不得安宁呢?






————TBC————
下一章银爵出场!
紫堂的戏份不会太多吧,上一章那个暗示里没有的角色戏份应该都不会太多
被屏蔽了无数次的斯文qin shou……为了试出屏蔽词我用仅自己可见,像疯了一样反复发了好多次(;д;)

日常(?猜谜:
紫堂误会的事情那里有暗示一个人物噢♡ඩvඩ♡

评论(13)

热度(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