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_夏天好几把冷热无常

处于产粮高发期⸜( ⌓̈ )⸝
老被屏蔽,这段时间很久都没粮的话大概是被屏蔽了
杂食


微博:昏庸公子

【all金】论如何做一朵末世的恶毒白莲花03

☆充满狗血套路修罗场的一锅大杂烩,金非低龄傻白甜,ooc到马里亚纳海沟
☆苏苏苏爽爽爽,剧情偶尔会不受控制地变污
☆前篇02



因为金不认识字,123只能将信息都做成了图片和音频。

金闻言,想起来之前123说的只要听它的话就能完成任务,便听话地不再去看那些令他感到新奇的东西,走到卧室中央那张大床边坐下,开始消化信息。

这个世界的他也叫金,从外貌上来看两人没有任何区别,但两人的身世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这个世界的金从小也在贫民区长大,亲人只有母亲和一位老女佣。那位女佣听说是被金的母亲救过,家里人又都死光了,所以自愿留下来照顾他们。

金的父亲据他的母亲所说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去世了,金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父亲的其他事。

因为一直生活在贫民区,金对社会底层的肮脏和混乱习以为常,就算后来知道了他的母亲是做靠皮肉生意营生的,也很快就接受了。

好歹能有经济来源,金这样想到。

所以哪怕每天早上都能碰见母亲接完客回家,他也能像平时一样若无其事地去上学。

“他家里都这样了,居然还可以上学?”金听到这里,惊讶地问道,“明明在我们那儿都只有贵族才可以接受教育的。”

【世界观不一样,据资料显示,这个世界有个叫做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东西,所有人到了年龄都必须上学。】123解释道。

“这么好啊?真羡慕他们。”金撇了撇嘴,有些嫉妒起这个世界的他来了。

【行了,继续听吧。】123催促道。

“知道啦。”

金上学的地方是一所私立中学,是政府专门用来“收留”各种社会底层的学生的特殊学校,里面的学生个个都是刺头,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校园欺凌事件更是层出不穷。

金在学校总是被人骂作“小贱人”,大家都知道他有个当妓女的母亲,按理说他这样看上去有些沉默自闭的学生在这里应当会被欺辱得非常凄惨,但实际上金在这里混得非常不错。

因为他长得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很容易就能激起女性的怜爱之心,而这个世界的金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因为种种原因,从小三观不正,善于伪装,性格势利又贪婪,为了生活什么都可以利用,尊严这种东西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价值。

他利用继承自母亲的好相貌和纯洁天真的气质,勾搭了不少学校里的女生,让她们对自己百依百顺、迷恋不已,甚至还引诱了许多有那方面癖好的男生。

他日常的开支全都来自这群被他认为是冤大头的追随者。

虽然很多人对金这样的行为觉得恶心和不耻,却没有人敢去刻意为难过他,只能暗地里骂金是个贱人,和他那个万人骑的母亲是一路货色。

“……”听到这里的金脸色有点微妙,勾搭女生就算了,那些男生是怎么回事?

他们眼瞎了吗?明知道他是个带把的,还屁颠颠地凑上来?

这别不是有病吧?

【没事的,金,只要完成任务我们就能回去了!】123见金的脸色不对,知道他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人设,赶紧安慰道,【况且,这个世界的你还是有分寸的,平时只是在语言上挑逗下那些人,骗些钱花,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至于这个世界的金之所以没有做那种事情,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第一次是以后可以爬上那些达官显贵的床、攀上高枝的重要筹码,不想就这样轻易浪费……这种事,123是绝对不可能告诉金的。

金闻言,嘴角抽了抽,只能带着有些复杂的心情继续听了下去。

……然而,就在金在学校脚踏N条船、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他的母亲却突然被确诊为了脑癌晚期,治病所需要的巨额医药费根本不是他们能负担得起的。

所以,为了不连累他,金的母亲选择了自杀。

而失去了母亲的金只能与老女佣相依为命,家里也因此失去了经济来源,从前所有开支需要的钱都来源于母亲和学校那些人的金自然是不愿意出去打工挣钱的,眼看着家里的积蓄一天天地少下去,金终于坐不住了。

在一众狐朋狗友的怂恿下,金最终咬牙选择了去会所做陪酒的工作。

他认为陪酒既不用担心会像他的母亲一样变成谁都可以上的婊子,又能赚到不少钱和小费,还可以接触到社会的上层人物,为他寻找能够攀附上的金主提供机会,是个不容错过的机会。

而凭着他那张清纯可爱的脸以及惹人怜爱的气质,金成功进入了一家专门为上层人士服务的高级私人会所做起了陪酒的工作。

这家会所是整个帝国上层圈子里十分出名的娱乐消遣处,会员都是家世极其显赫的人,加入的门槛极高,可以说能拿到会所的会员资格也是种身份的象征,来这里放松的大多是帝国的贵族。

金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上层圈子最近流行包养清纯柔弱类型的情人,对于妖艳贱货那一款的往往只是一夜了事,做梦都想攀上个好金主从此麻雀变凤凰的金自然选择了保持这样人设,这也的确是他最擅长伪装的、惹人怜惜的清纯白莲花路线。

“等等,这也可以叫白莲花吗?”金挠了挠头道,“这和你说的不一样啊?”

这个世界的他怎么可能是白莲花?

拿他姐姐秋的话来说,这分明就是个白皮黑芝麻陷儿、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啊!

而且,虽然不知道他姐姐当时说的是谁,但金总觉得是某个他也认识的人。

远在另一个世界寂寞地搭着积木的某人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说起来,不知道金最近怎么样了。”丹尼尔单手撑着下巴,身边的裁判球一边在心里疯狂地花痴一边恭恭敬敬地将手里放着饮料的托盘往上递了递。

“应该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爱……不,肯定变得更可爱了吧。”丹尼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兀自笑了起来。

一旁的裁判球看见丹尼尔的笑容,内心的尖叫都能把整个中枢室掀翻,它有种自己的核心程序快要因此过载而导致崩溃的错觉。

而对此一无所知的、来到平行世界的金,仍然在纠结着白莲花的定位。

【随着社会的发展,原本是纯洁象征的白莲花逐渐变成了一个贬义词……】123翻着它搜索到的资料,一字一句地念给金听,【现在的白莲花,除了形容少部分真正高洁的人外,更多的是用来比喻那些明明内心黑得没边,却伪装成一副善良模样的恶毒小人……俗称黑心白莲。】



————TBC————
在首页看到过一句话
“天要下雨人要造雷”
……所以你们拦不住我的!!
明天中午还有一更,因为这篇文没有大纲纯粹是为了满足我的恶趣味,所以剧情相当放飞,貌似会先是雷狮和卡米尔出场∠( ᐛ 」∠)_
用评论砸死我吧(躺平)

评论(10)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