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雷金】自己约的炮哭着也要打完

☆all金成分,主雷金
☆女装变态禽兽版雷狮x纯情乖巧小直男金
☆后续会有车,黄暴下流词语粗俗,ooc注意

金从小是个被管教得很好的孩子,至少表面上是。上学期间没打过架,没逃过课,也没谈过恋爱,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着导致别的小孩的家长总是指着他教育自己的孩子说:“你看看人家金多听话,再看看你,像什么样子!”
那些小孩捂着被揪得发红的耳朵,眼泪包在眼里愤恨地看着金,控诉的眼神总会让金下意识地抖抖身子,神经质地伸手去摸摸自己的耳朵。
那些家长下手很重的样子,他只是看着都觉得好疼啊……
他的同学们真是太辛苦了,金叹了口气,父母总是动不动就来个男女双人混打。
凹凸世界可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管束,孩子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如果一顿不行?那就两顿。
他不止一次看见有同学鼻青脸肿地来上学,这些家伙被打的时候嚎得和杀猪似的,第二天全忘了,来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笑嘻嘻地来比谁身上的淤青更重。
金有次实在忍不住好奇,去问那群不长记性的同学,他们难道不觉得疼吗,既然疼的话,为什么要一次次地再犯?
“这是男子汉的象征!”其中一个人得意洋洋地开口道,他是今天的比试中胜出的人。
“但是很疼吧?”金伸出手指戳了戳那人裸露的皮肤上的淤痕。
那人被措防不及地戳到伤处,差点疼得眼泪都要飙出来了,简直当场就想把手贱的金按在地上狠狠揍一顿。
可是他又不敢发作,不然大家知道他被戳一下就这么大反应,一定会嘲笑他的。
男人流血不流泪!他忍!
但是金害他差点出丑,这口气是无论如何也咽不下的。
所以,那人狠狠地瞪了金一眼,语气十分轻蔑地嘲讽道:“哼,只有像你这样天天对着姐姐撒娇的软蛋,才会怕这点疼!你根本不会明白的,这是我们男人的信仰!”
“就是就是,成天就知道装乖,一点用都没有。”其他人也附和到,“软蛋怎么可能理解我们。”
从此以后,金就多了个外号叫小软蛋,哪怕他的发小格瑞将所有这样叫他的人都揍进了医院,这个外号也一直没有从金的身上消失过。
金当然是很不服气的,是个男的被人这样说都会不高兴吧?
一开始金还可以安慰自己,这些话都是那些人在胡说八道,他不用去在意。
可是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说他是软蛋的声音不仅没有收敛,反而越来越多。
金的父母很不靠谱,扔下年幼的他和姐姐秋自己去逍遥快活了,潇洒一走好多年连根头发丝都没留下。
秋每次想起这个事情,都气得拿着菜刀把砧板上的食材砍得哐哐响,咬牙切齿地说如果评选凹凸世界最混蛋的家长的话,他俩的父母一定会挺进前五,保三争一!
所以金打小就很听话,街坊邻居们也都爱夸他是个乖孩子。
可随着他长大上了高中,不仅是学校的同学,就连邻里们也开始在八卦的时候说他太依赖他姐姐了,什么都听他姐姐的,说他以后肯定是个没出息的,千万不能把女儿嫁给这样的男的。
金很委屈,很不服气,他明明只是想当个规规矩矩的学生而已,为什么都这样说他?
“因为你太守规矩了吧,这样的确很没趣啊!”金为数不多的朋友,学校人气很高的凯莉在某次听到金的抱怨后,挑了挑眉道,“你看看你,除了读书还会什么,又笨又呆的,肯定没有女孩子喜欢啊。”
不过倒是招来了不少男的喜欢。
凯莉看着在不远处用警告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的格瑞,还有在和格瑞站在不同方向,也用一样凶恶的眼神看着她的某个才从初中跳级上来的小鬼,舔了舔棒棒糖愉快把后面这句话省掉了。
略,本小姐才不要帮你们助攻呢,凶神恶煞的,活该追不到金。
“哎?那可怎么办,凯莉你一定要帮帮我啊!”金傻眼了,他没谈过恋爱,可这不代表他不想谈,谁会愿意一直做单身狗每年情人节七夕节都只能和同样单身的朋友待在家里抱团取暖,因为怕被情侣们闪瞎眼睛连街都不敢上啊!
虽然作为他好朋友的格瑞和嘉德罗斯也没有女朋友,可喜欢他们的女生那么多,就凭他俩那张脸,真想要女朋友的话那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而且只要他们走在一起,女生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格瑞就是嘉德罗斯,根本看不见他,这让他怎么找女朋友?
至于紫堂……那是个基佬,根本不在金的烦恼范围之内。
“唉,我真的好想找个女朋友啊……”金瘪瘪嘴,保持咸鱼挺尸的姿势靠在椅子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蹂躏着自己的头发。
“哎呀,真有这么想谈恋爱吗?”凯莉看着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金,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看你这么烦恼,作为朋友的我实在是过意不去。这样吧,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找个女朋友的话,我倒是有个好办法。”
“真的吗!是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啊——!”金猛地从桌上弹起来,两眼放光地贴近了凯莉。
“嘘,你别这么大声,凑近一点,我悄悄和你说。”凯莉用余光看到想要走过来的格瑞,连忙冲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好的好的!”金忙不迭地点点头,压低了音量,将耳朵凑到了凯莉的嘴边,“快点告诉我啦。”
“咳咳,其实是这样的,你知道吗?在商业街那边,其实有个很有名的酒吧,听说那里有很多的……”

“……听说那里有很多的可爱的女孩子,而且都是单身?”路人听见这句话,像是见了鬼似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拉住他问路的金,有些古怪地笑了笑,“小家伙,你这是听谁说的?”
“我朋友告诉我的。”金有些奇怪路人为什么这样问,但乖孩子的本性还是让他照实回答了,“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哈,那问题可就……”路人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嘴角笑容加深,“不,没什么问题,让我猜猜,你是想去这个酒吧对吗?”
“是的,请问您知道路吗?”金连忙点点头,有些期待地望着路人。
“我当然知道,正好,我要去的地方会路过那儿,干脆我带你去吧。”路人耸耸肩,“只要你去了以后不要后悔就是了。”
“后悔?”金有些疑惑。
“没事,你就当没听见吧,我们走吧,这个时间酒吧也差不多开门了。”路人点了一根香烟,背过身在前面走着给金带路,“现在去的话,刚好。”
路人将烟夹在手上吸了一口,眼前不禁浮现出跟在他身后的金那头柔软的金发和小动物一样单纯懵懂的眼睛。
这么可爱的小家伙,还真是不多见了。
也不知道这小鬼嘴里的朋友是安的什么心,不过这些都不关他的事,他一个路人,只要看戏就可以了。
毕竟这样的小白兔进了狼窝,后果是什么不言而喻。

与此同时,在家里悠闲地泡澡的凯莉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等等,我告诉金的那个酒吧,好像几个月以前换了老板吧?”
凯莉是认识原先那个酒吧的老板的,知道那儿只是个清吧,金去了最多被调戏一下,不会出什么大事儿。
可现在,她突然想起来那个酒吧好像已经换了老板,现在那儿……似乎变成了远近闻名的一夜情、约炮和猎艳的场所?
听人说,貌似发展成了一个连警察进去都会被扒光了扔上床的,可怕的真.成人世界?
“糟了,这下玩大发了!”凯莉赶紧从浴室里出来,拨通了格瑞的电话。
“喂,格瑞吗!金现在和你待在一起没有?”
“金?他说和嘉德罗斯去书店了。”格瑞刚洗了头,一边擦头发一边接着凯莉突然打来的电话,“找他有什么事吗。”
“呃,没有,其、其实是这样的。”凯莉有些心虚地望着天花板,老实地交代了一切。
“……所以我怀疑,金可能已经去了那家酒吧了。”凯莉听着那边越来越重的呼吸声,暗道一声糟糕,看来格瑞气得不轻啊。
她赶在格瑞即将达到暴怒的临界点之前告诉了他酒吧的地址,随即飞快地挂掉了电话。
然后看着窗外这座已经开始进入夜晚狂欢时间的城市,认命地接着给嘉德罗斯打电话。
“喂,嘉德罗斯吗……”
凯莉叹了口气,怀疑如果金出了什么事,她绝对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的。
“老骨头,你说我现在跑路还来得及吗?”
凯莉掐准时机挂掉了嘉德罗斯的电话,选择性地忽略当她告诉嘉德罗斯事情的经过后,电话那边猛地传来的、震耳欲聋的、什么东西被砸塌了的声响,以及模模糊糊的人的喊声。
“嘉德罗斯大人,房子要塌了……”
“老大!冷静冷静啊老大!”
这都是什么些糟心事,她只是想搞事情而已,而不是让事情来搞她的啊!
失策,实在是太失策了!
凯莉头一次觉得她的人生真是操蛋极了。

—————————————————————————
这位读者的点梗 @丝丝儿 ,女装大佬雷狮
写了这么多还没让雷总出场,我的锅

评论(36)

热度(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