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60

前话:
半架空,维克托痴汉/略病娇注意,勇利快递小哥设定

“你⋯⋯不仅偷窥了我这么多年,还把这些都记成了日记?还专门,准备了一个房间来放?”
勇利简单做了个总结,亲口说出这些简直耻度爆表。
“嗯。”维克托答得那叫一个干脆,他坐在床边,已经调整好了心态,此刻一点也没有秘密暴露的窘迫,嘴角还带着一丝微笑。
那双总是带着几分凉意的眼眸,此刻像温暖明媚的大海一般,用溺人的温柔将床上的人一点点拉进深不见底的海里。
反正迟早也要暴露⋯⋯掩盖也没用,不如想想怎么才能让勇利更快、更容易地接受。
毕竟,既然已经招惹了他,就别想用任何理由从他身边逃离。
况且,他的身份,同米拉尤里那群人的关系,还有京都快递的那些事情,他都还没来得及和勇利说。
如果连这点小事都不能解决好,后面那一大堆事情,又怎么去和勇利解释?
“还有一点勇利没有说呢。”维克托笑着补充道,“那天在巷子里的,也是我哦。”
说完,轻轻地舔了舔唇,眼神紧紧地锁定着勇利,似乎很是回味。
“我、我知道的啊!你不要再提那个啦!!”
勇利将头扭向另一边,脸染上了一层薄红,一半是因为羞怒,还有一半则是因为维克托的动作。
那天在小巷里受到的袭击,就算隔了几个月记忆已经不再那么清晰,可只要回想起来,那种色情而暧昧的气氛、身体里流过的酥麻的电流,还有让人颤栗的快感⋯⋯仿佛就发生在上一秒一般,牢牢地印在他的记忆里。
那件事已经很让他羞耻,更别说维克托现在的动作。
舔、舔唇什么的,也太犯规了吧!
当了这么多年的脑残粉,每次在屏幕上看见维克托做出这样令一众粉丝尖叫的动作,勇利都下意识地想要跟着一起跪舔。
这次也不例外,当维克托的舌尖轻轻舔过那双形状完美的薄唇的时候,勇利差点就像以往当迷弟时一样,激动地叫出来了。
他真是没救了!
勇利瘪了瘪嘴,感觉有些挫败。
明明眼前这个人所做的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分到可以直接报警了。可他不仅没有那样做,居然还在这里犯花痴。
“真讨厌啊,维克托⋯⋯”勇利忍不住小声嘟囔道。
勇利只是一个普通人,按部就班地读着大学,做做兼职。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按理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他应该会感到十分害怕才对。可他现在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心里也没有任何此刻该出现的情绪,诸如厌恶、恐惧等等。
这样的想法,真的算是正常的吗?这样想的他,真的算是一个正常人吗?
勇利忍不住这样反问着自己,这样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越是这样想,他的心就越是浮躁。
勇利本以为自己会这样纠结很久,可当他将头侧回来,视线和维克托撞上的时候,他那颗烦躁而不安的心,却毫无预兆地平静了下来。
勇利静静地看着坐在床边,一直注视着他的维克托。
维克托的嘴角还是带着那抹淡淡的微笑,看上去很是轻松的样子,可他的一只手,却一直紧紧地抓着身下床单,泄露了他内心的情绪。
两人就这样沉默地对视了良久,整个房间安静得落针可闻,最后还是勇利突然长叹了一声开口说道,打破了僵持的局面。
“算了,现在去计较那些以前的事情也没用了。”勇利一脸无奈地挠了挠后脑勺,“不过⋯⋯等回了国,我要去你说的那个房间看看。”
虽然维克托说里面只是一些他记的资料什么的,但是勇利还是有些不放心。
总、总觉得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哦?好啊!”维克托的眼睛猛地亮了亮,连忙赶在勇利想要反悔之前点头拍板道,“没问题,等回了国我就带勇利去!”
勇利听了更想收回自己刚才说的话了。
“要、要不,还是算⋯⋯”
“而且马卡钦也很想勇利呢!”
维克托赶紧搬出马卡钦来救场。
勇利想了想马卡钦那身软软的,毛茸茸的卷毛,果断选择了放弃抵抗。
反正有马卡钦在⋯⋯应该,大概,也许,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勇利这样想到,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有多么天真。
“那好吧。”勇利最终还是败在了自己的绒毛控上。
说完,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接下来,他要问一件可以说是最让他在意的事情。
在他心里占的分量,就连维克托是个变态这种事情也不能比。
“现在,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勇利正了正脸色,做出很严肃的样子,殊不知自己那张有些肉肉的脸做出这样的表情,只会让人大呼可爱,想要狠狠地抱紧怀里,“维克托一定要好好地回答我哦?”
“嗯。”维克托抑制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也换上了一副十分认真的表情,心里却早就将勇利搂紧怀里亲了个遍。
“我想问的是⋯⋯”勇利咬了咬牙,虽然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他还是磕磕绊绊地问了出来,“维克托昨天拍戏的时候⋯⋯”
“⋯⋯为、为什么要亲那个女演员!”
话音刚落,维克托就突然冲上了床,不顾勇利的惊呼,将他压在了身下,落下阴影像一张巨网,将勇利整个人笼罩在其中。
勇利:我、我的腰!
“勇利!”只见维克托将头埋进勇利的颈窝,蹭了又蹭,热情得活像只看见主人的大型犬,身后仿佛有条尾巴在左右地摇个不停,“勇利勇利勇利——!你是不是吃醋啦?”
语气十分荡漾和欠揍。
维克托本以为凭勇利那个容易害羞的性格,肯定是不会回应的,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勇利迟疑了片刻,居然轻轻地点了点头。
“对,我不喜欢维克托和别人⋯⋯那么亲密。”
这回换维克托呆住了。
他愣愣地看着被压在身下的勇利,那双平时总是有些内敛的眼睛,里面盛满了羞涩和不安,却依旧坚定地望着他,仿佛它们主人的整个世界里,都只剩下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
下次就是最后一更啦~

评论(8)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