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59

前话:
半架空,维克托痴汉/略病娇注意,勇利快递小哥设定

“对了,我的眼镜呢?我昨天好像喝醉了之后取下来了。”勇利坐起来之后视野开阔了不少,立马不习惯于眼前朦胧的视角,“说起来,那副眼镜还是一个女生送给我的呢⋯⋯”
勇利刚说完,就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他眯了眯眼睛,他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啊!”勇利突然惊呼出声,他想起来了,那个送他眼镜的女生,一起送给他的,还有礼物和情书啊!
他当时还高兴了好久呢!
“怎么了,勇利?”维克托好奇地眨眨眼睛,这样有些卖萌似的动作放在这个英俊的男人身上,竟然不显得违和,还有些可爱。
只见他消化完勇利刚才的话,又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开口问道:“你说的眼镜,是那副蓝框的手工眼镜吗?”
“是的,维克托你看见了吗?”勇利有些高兴,他还怕弄丢了呢,毕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
不过回去以后,还是把眼镜换下来吧,如果能找的那个送东西的女生就更好了。
他现在是不可能接受那个女生的心意了,自然不能还戴着人家和情书一起送过来的礼物,还是要好好地拒绝才行。
“可是。”维克托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那副眼镜是我送的啊?”
“一起送过去的还有一些勇利喜欢吃的甜品零食什么的,对了,应该还有一封信,那封信还是米拉替我写的呢,她老说我的字太冷硬和礼物的画风一点都不一样⋯⋯”
“那是你送的?!”勇利猛地拔高声音打断了维克托的话。
所以说到头来他还是没有妹子喜欢?
不、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啊!
那些东西原来是维克托送的?
该说维克托果然像他说的一样,一直都在他周围好,还是说他简直无孔不入好呢⋯⋯
这简直阴魂不散啊!想就觉得背后有些发凉啊!
勇利忍不住扶额,不管怎么想,都感觉有点变态啊。
虽然他也没有觉得很讨厌。
果然他的思维很奇怪吗?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不应该觉得很抵触吗?
不过换个思维想想,这样也挺好的,省得他去想怎么找到拒绝那个“妹子”了。
勇利觉得,这短短的十几分钟内,他的接受能力简直有了飞一般的提升。
“是我送的。”在勇利说话的期间,维克托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那副眼镜,替勇利戴上,“那些甜品和零食勇利喜欢吗?我可是挑了好久呢。”
“喜、喜欢是喜欢啦⋯⋯咦?”勇利顺从地戴上了眼镜,眼前瞬间变得清晰了起来。
他四处看了看,再次确定所处的房间果然是他之前和维克托一起住的那间房,眼角的余光却在张望的时候扫到了孤零零地落在不远处的地板上的,一本蓝色封皮的本子。
“那个本子是?”勇利有些好奇地说道,他记性不错,这本子,一开始并没有出现过吧?
“嗯?”维克托顺着勇利的视线看过去,瞳孔猛地一缩,这次换得他身体一僵。
糟糕,那个不是他拿来,拿来写“勇利日记”的本子⋯⋯!
怎么会在那里,他明明放好了的啊!
还偏偏现在被勇利给看见了!
维克托虽然知道,他的那些明显是变态的痴汉行径早晚会被勇利发现,他也没有想过要隐瞒勇利一辈子,可是,要暴露也不是现在啊!
正当维克托绞尽脑汁地思考着怎么若无其事地将勇利的注意力从本子上移开时,勇利却一直盯着那个本子,用着询问的语气,却十分坚定地说道:
“维克托,那是什么?我想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勇利的直觉告诉他,那个本子里面写着什么很不得了的东西,是他一定不能错过的。
“唉?勇利,那个本子里面其实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啦!”
“可是我想看。”勇利歪了歪头,用十分无辜且渴望的眼神望向维克托,“⋯⋯不可以吗?”
维克托张了张嘴,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勇利注视着他的眼神,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三秒,随后维克托便自暴自弃地败下阵来,认命地下床捡起本子,捂着脸递给了勇利。
完了⋯⋯他在勇利面前的形象这下子⋯⋯
达成目的勇利满意地翻开了本子,只见第一页上写着:
“8月3日,勇利今天洗澡的时候没有拉上帘子,这样太危险了!万一有其他变态看到了怎么办?
不过勇利的那里果然是粉色,小小地看上去真可爱,好想一口吞下去⋯⋯”
“啪!”勇利只看了一眼,就迅速地合上了本子。
他惊疑不定地看着手上表面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蓝本子,胸膛剧烈地起伏,平定着内心的惊涛骇浪。
这这这这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是他看错了吧?!
维克托,维克托怎么可能写这种东西?
怀着心里根深蒂固的对偶像的崇拜和被美化过无数次的完美印象,勇利不信邪,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翻开了本子,只见这次的本子上赫然写着:
“10月4号,勇利今天穿了一件很可爱的熊猫外套,看起来软软的,好想把他抱进怀里啊。
不过我知道,勇利今天的内裤也很可爱,是奶牛斑点的,和外套很配,不知道如果只穿外套和内裤,会是什么样子⋯⋯”
“啪!”勇利面无表情地再次合上本子,这次的力道比刚才的还要大了许多。
好的,这次他可以确定,他并没有看错了。
所以,勇利推了推眼镜,看向一旁试图将自己的存在缩到最小的某人,一字一句地说道:
“维克托,可以请你解释一下,这上面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吗?”
维克托:⋯⋯要完。

“也就是说。”勇利全程保持着一副“卧槽我的耳朵可能要瞎了”的表情,听完了维克托(美化无数倍后)的坦白。
他看了一眼在这种仿佛公开处刑的尴尬时刻,依旧表现得十分坦荡自若的某人,虽然不合时宜,但还是在心里生出了对偶像堪比职业间谍一般的心理素质,和城墙一样厚的脸皮的敬佩。
如果让他和维克托换个位置,他可能已经羞愧得想要撞墙了吧。

—————————————————————————
恭喜玩家【勇利】成功捕捉【不要脸的影帝】一只~

评论(7)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