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58

前话:
半架空,维克托痴汉/略病娇注意,勇利快递小哥设定

下一秒,他不好的预感便成了真。
只见维克托抽了抽嘴角,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听见勇利说小姐姐的时候就觉得不太对,而听到这里,他要是还没有弄清楚状况的话,干脆一头撞死得了。
“你说的那个小,嗯,小姐姐,是不是说过自己叫维恰?”维克托看见勇利背对着他点了点头,罕见地有些尴尬,“那应该就是我⋯⋯这名字算是我的小名。”
“我十四的时候,提前完成了学业出去游历,却在到达日本时不小心被家族的竞争对手盯上了。”维克托整理了下思路,一边回忆一般说道,“我一路逃到长谷津后已经天黑了,身后的人追得紧,我逃得很急,看见有间屋子的楼上没亮灯却开着窗户,就翻了进去。”
“然后遇到了当时休学在家的你。”维克托想起当时翻进去,缩在床脚的孩子毫无反应地抱着腿,一双大眼睛本应该灵动又充满活力,却因为主人的自闭而变得灰暗,哪怕屋里多了个人也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想到这里,维克托顿了顿,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
维克托翻进房间里后,在屋里躲了一晚,那个孩子没有表露过任何情绪,竟然也坐了一晚。最后还是他实在忍不下去了,过去将孩子塞进了被窝里睡觉。
那个孩子竟然也不哭不闹,只是乖乖地任他摆弄。
一夜相安无事,天亮以后他本应该立刻离开,不知为何,眼前却始终浮现出那双无神的双眼,怎么也迈不开腿。
他大概是疯了,维克托这样想着,最后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内心,认命地翻出屋子,从正门进了旅馆登记,暂时在这间旅馆里住下了。
没想到这一住就是一年。
这一年里,他知道了那个孩子的名字叫胜生勇利,知道他因为什么得了自闭症,这才休学在家。
维克托一开始听胜生夫妇讲这些的时候,他是没有什么感觉的,毕竟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太过小打小闹。
刚住下的时候,他偶尔会去和那个叫勇利的孩子说说话,虽然得不到反应,却也算不上无聊。
可渐渐的,他发现,自己似乎养成了每天都去逗弄那个孩子的奇怪习惯,一天不去,就觉得少了些什么,十分不自在。
并且⋯⋯他开始想要得到那个孩子的回应。
就这样,维克托遵从了自己的内心,去找勇利的频率开始变得越来越频繁,到了最后,两人便成天成天地待在一起。
勇利的反应也并没有让维克托失望,他慢慢向维克托流露出一些属于孩子的正常的情绪,这样的变化不仅让胜生夫妇十分惊喜,更是让维克托有了一种亲手发掘了被灰尘覆盖的宝石的感觉。
“一年以后,你恢复了正常,可以回学校继续上课了,我的父母也突然向我发来讯息要求我回去。”维克托将头埋进勇利的颈窝,依恋地蹭了蹭,“我必须回去,因为不想和你分开,也害怕如果和你告别,我会忍不住留下,所以我选择了不告而别。我很抱歉,勇利。”
“可回去之后,我却还是忍不住去关注你。直到这样过了几年,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已经不满足于默默地看着你,想要将你抱进怀里亲吻的时候,我才明白,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对你有了这样的感情。”
勇利静静地听完了这一切,内心仿佛万马奔腾一般,根本冷静不下来。
他没有听错吧?维克托就是那个小姐姐?那个帮助他走出阴影、最后却突然消失的小姐姐?
勇利还记得,当时那个小姐姐不告而别,他足足伤心了好几个月。
“可是你们的样子明明不一样啊!”勇利有些崩溃地说道,“声音听上去也根本就是个女孩子啊!”
“那是因为躲藏的路上为了防止被认出来,做了一点小小的伪装⋯⋯况且我之前都长得像母亲,回去之后却越来越像父亲。”维克托讨好地继续用头蹭着勇利,活像只大型犬,“而且我那会儿正处于变声期嘛。”
勇利被回答弄得一噎,生气也不是,就这样松口又显得太过轻易就原谅了维克托,只能装作恶狠狠的,听在维克托耳里却像在撒娇似的质问道:
“那你后来为什么宁愿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看着我,都不愿意来找我?”
离开就离开吧,为什么离开后还要一直关注着他?
勇利有些气不过,心里却悄悄地蔓延开一股隐秘的喜悦。
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在他喜欢上维克托之前,这个人就已经默默地注视着他了。
他的感情,他的心意,并不只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我不是故意的!那是因为,是因为家族竞争的原因。”维克托敏锐地感受到了勇利的不满,连忙解释道,“暗中还好,可是我如果太过刻意地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你很快就会被我家族的竞争对手盯上的。”
“我不想让你卷进这些事情里,如果不是近段时间家族的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我也不会在发现你兼职的时候尝试和你接触⋯⋯这次带你来剧组,也是因为那些事已经彻底解决完了。”
勇利听完了维克托的解释,心里的那一点不解和不满顿时烟消云散。
同一个姿势躺得久了,他便尝试着动了动身子,想要换个姿势,却因为身体的酸软而使不上劲,维克托察觉到勇利的意图,连忙把勇利松开,小心翼翼地将他抱起来靠着床坐好,体贴地在勇利的腰后垫了个垫子。
勇利坐起来之后,先是摸了摸自己酸痛的腰,看着自己这副要死不活的惨样,本来是有些不高兴的,可看着旁边的罪魁祸首殷勤的动作,生怕他有哪里不舒服的紧张的样子,还有眼底明晃晃的讨好,抱怨的话到了嘴边怎么也吐不出来,最后只能化为一声长叹。
“算了,你⋯⋯下次节制一点,不对,没有下次了!”自知失言的勇利忽略掉维克托猛地亮起来又失望地暗淡下去的样子,急忙改口道。

—————————————————————————
马上就要完结了|・ω・`)
二刷什么的,完结那天开一次吧,这次多开一会儿
没想到这么多人没买到_(:_」∠)_

评论(6)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