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57

前话:
半架空,维克托痴汉/略病娇注意,勇利快递小哥设定

⋯⋯咳咳,再说,退一万步讲,就算维克托喜欢的就是男人,全世界也多的是粉丝上赶着想要和他睡觉,比他漂亮的优秀的不知道有多少,为什么偏偏看中他?
勇利越想越糊涂,脑袋都乱成了一团浆糊,不过有一点他却始终没有去想过,一方面是他早就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一方面是不愿意这样残忍地打破内心深处那一点点可怜的希望。
——维克托究竟喜不喜欢他。
虽然还残存着几乎是盲目奢望的一点期待,勇利却很清楚,不管怎样,这个问题的答案都只会是不。
他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不可能就是不可能,不管经历过怎样的意外,已经固定的答案也不会改变。
维克托原本是安静地等着想要看勇利的反应,却忽然听见怀里的人叹了口气,十分了解勇利的思维的维克托立刻就知道这人肯定又擅自胡思乱想了些什么。
“勇利,你又在乱想些什么?”维克托无奈地说道,感受着怀里的人身体猛地一僵,“我来猜猜看,你是不是在想,不管我做了什么,反正肯定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全中。勇利将自己的头埋进枕头里,蹭了蹭又抬起来后,有些郁闷地想到。
他的想法有这么好猜吗?
“嗯。”他小声地应了一声,“维克托不可能喜欢我的。”
“不可能?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勇利咬了咬嘴唇,声音低低地,像只随时都会溜走的小老鼠,“因为⋯⋯我和维克托认识的时间这么短,而且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维克托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果然和他猜的相差无几,维克托挑了挑眉,若无其事地扔下了一颗巨大的炸弹,“可是,如果我说,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呢?”

第九章 九只快递小哥

“那怎么可能!”勇利不假思索地反驳道。
“为什么不可能?”维克托挑挑眉,“勇利,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们的确很早就认识了。”
“不、不可能的啊!”勇利不相信,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我第一次知道维克托的时候,还是八,不对,九年前的事情啊!”
“嗯?我知道哦,勇利刚上初中的时候对吧?”维克托笑笑,看着勇利惊讶的表情,突然换了个话题,“说起来,勇利之前在那喜欢的,是另一个演员吧?”
“唉?嗯,是、是的。”维克托怎么会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作为演员的他的?勇利心里像被猫抓一样地好奇,还没想好怎么问出口,就被维克托的另一个问题给带偏了思路。
“维克托怎么会知道这个?你是⋯⋯认识那位演员前辈吗?”
勇利是刚上初中那会儿开始喜欢维克托的,在那以前,他喜欢的是前一任的影帝。
“哼,我当然认识。”维克托突然沉下了脸色,有些没好气地说道,“那家伙,凭什么能让勇利喜欢啊。”
“唉?”勇利有点懵,维克托看上去好像很不喜欢这位前辈呀。
“哦,我差点忘了,勇利还不知道啊。”维克托看着一脸茫然的勇利,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就是在你十岁那年知道了你喜欢那个演员,才决定去演戏的啊!”
“你当时说的话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最喜欢影帝了'什么的⋯⋯啧。”
“你、你说什么?”维克托的话像平地惊雷一般炸响在勇利耳边,他颤巍巍地开口道,声音都因为过度的惊讶变了调,“你是因为我那句话才跑去演戏的?!”
话里除了震惊和不敢置信,还隐隐带着几分质问的意味。
“没错。”维克托看着有些情绪失控的勇利,因为想起某些令他嫉妒的往事,而非常不爽的心情也略微有些缓和。
他勾了勾唇,继续抛出一个个砸得勇利根本没办法再去思考,只能傻愣愣地呆在那里的重量级炸弹。
“而且,我们认识得可比那还早呢。”维克托将怀里的人圈紧了一些,“我可是在勇利八岁的时候就和勇利认识了!”
话里带着一股邀功似的骄傲。
“八岁?”勇利愣了愣,“可是我记得,那一年我不是⋯⋯”
像是突然回想起了什么,勇利的拳头猛地握紧,眼底划过一丝慌乱,话说了一半就生生停下。
“是的,就是⋯⋯在你休学那一年。”维克托感受到怀里人的沉默,知道自己的话是在揭开勇利过去的伤口,心下一痛却不能不继续说,只能安慰似地在勇利的发丝上落下一个吻,“我就是在那时和你相遇的。”
勇利一语不发地被维克托抱在怀里,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那件事,今天却突然被维克托再次提了出来,脑海里也控制不住地浮现出那段久远的记忆。
维克托所说的休学是发生在十三年前,当时勇利八岁,正在读小学二年级。
刚进小学的时候,他因为性格太过内向害羞,其他的小伙伴都交到了朋友,勇利却始终是一个人。
而当他好不容易也交到了朋友时,交来的朋友却在得知了他的爱好——喜欢可爱的东西,这个对一个男孩子来说不那么常见的癖好后,一边骂着他恶心,嘲讽他像个小姑娘一样,一边将这个事情添油加醋地告诉了其他小伙伴。
被丑化过的谣言像插了翅膀一般扩散出去,直到后来整个学校都知道了这件事。
小孩子的恶意比起成年人更加纯粹而残忍,他们不会去了解事情的真相,只会按着自己的心意说着天真却恶毒的话语。
流言的猖狂,同学们的议论,厌恶的目光,这些遭遇让勇利的心理开始出现问题,并且一天天地恶化,当老师和胜生夫妇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哪怕及时劝退了闹得最厉害的几个学生,勇利也已经不愿意再去学校了。
无奈之下,胜生夫妇只能给勇利办了一年的休学。
“可是,关于维克托说的,我和你是在那期间认识的事,我并没有印象。”勇利很快粗略地回忆完了休学期间的事情,却并没有和维克托相处的记忆,“不过我休学的时候,倒是认识一个外国的小姐姐,在我们家的旅馆住了一⋯⋯年?”
哎,等等?外国的⋯⋯小姐姐?
勇利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他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个小姐姐的样子。
虽然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小姐姐,不过勇利记得她长得很是好看,有一头顺滑的银色长发,眼睛漂亮得像海一样⋯⋯
不过,这个外貌特征,好像有点熟悉?

—————————————————————————
没有买到本子的在这底下留言扣1吧
我看一下有多少人没买到|・ω・`)

评论(28)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