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all金】听说前十的大佬都进了局子03(完)

前话:
半架空,幼儿园金x幼师大佬们,这群变态怎么还没进局子……

前篇:02

“奥特曼先生,你在听吗?”金刚从滑梯上滑下来,就被守在一旁的格瑞以太阳太刺眼为理由抱回了室内。
格瑞将金放在小板凳上,叮嘱了他不要乱跑,转身去厨房给金倒牛奶。
“怎么了。”因为金时时刻刻都带着它,所以凯利干脆让紫堂给金缝了个背带,可以将它背在背后,“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先生。”
“可是奥特曼有好多个啊,不这样的话奥特曼先生怎么知道我是在叫你嘛?”金坐在板凳上边,两条小胖腿一晃一晃的。
“……你可以叫我其他名字。”奥特曼充当眼睛的两个白色圆壳往中间缩了缩,竟然做出了像人一样皱眉的动作,“先生这个称呼一点不适合我!”
他没有说的是,在奥特曼这种玄幻的东西后面加个先生,只要是个思维正常的人都不会这样做,因为听起来就很蠢。
但金偏偏就是个异类。
“好吧。”金想了想,妥协了。
正当奥特曼松了一口气,想告诉金自己其实有名字的时候,金却继续说道:
“那我叫你奥奥好啦!”
mdzz。
奥特曼那张炫酷的玩具脸上露出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金,把牛奶喝了。”这时,格瑞面无表情地端着一杯牛奶回来了,语气十分冷淡。
“知道啦,格瑞。”金接过牛奶,双手捧着杯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喝。
然而喝了几口,金突然停了下来,一张小脸皱得紧紧的,还有些嫌弃地吐了吐舌头。
“这是什么味道呀,好难喝。”
“难喝的话就赶紧扔了。”嘉德罗斯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里也拿着一杯牛奶,“渣渣,别喝那个了,喝我的吧!”
格瑞眉头一皱,死死地盯着嘉德罗斯手里的杯子,冷声道:“你又来干什么!”
“当然是让你认识到你的选择有多糟糕,我可不会让渣渣喝那种东西。”嘉德罗斯成功地把金手里的牛奶换成了他端来的,冲格瑞挑衅地扬了扬手里的杯子,“这种垃圾,看来你的品味也不怎么样嘛,格瑞。”
“哼,看来以后给渣渣准备牛奶的事情,还是交给我算了!”
“你!”格瑞看着嘉德罗斯手里的杯子,越想越觉得有哪里不对。
他明明买的是金一直爱喝的那个牌子,这次还特意买了巧克力味,金怎么会突然说难喝呢……
“啊,是巧克力味的!”这时,喝了一口嘉德罗斯递过来的牛奶的金惊喜地叫了一声,“果然这个味道最好喝了。”
“……嘉德罗斯,打一架!”格瑞几乎气得想用烈斩把嘉德罗斯扎得像是刺猬(安迷修的头发)一样,但是表面的高冷人设不能丢,哪怕再生气,格瑞也只能把一句话拆成一个个字地往外冷冷地蹦,而不是直接问候嘉德罗斯他全家。
格瑞要是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牛奶是被嘉德罗斯换了的话,他就可以直接拿着烈斩原地自杀了!
面对格瑞几乎要化成实体一般杀气腾腾的视线,嘉德罗斯只是看了一眼乖乖地喝着牛奶的金,犹豫了片刻,竟然把已经握在手上的大罗神通棍给收了回去。
“哟,我没看错吧,那个白痴一样的战斗狂,居然把武器收回去了?”在不远处整理书架顺带围观了全过程的凯利挑了挑眉,“今天这是什么日子,凹凸世界要末日了?嘉德罗斯都不打架了,该不会等下安迷修就要骂人了吧?”
已经爆过粗,并且提着冷热流成功在去幼儿园的路上堵到了人,正和雷狮打得天昏地暗的安迷修突然觉得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手里的剑也偏了偏。
雷狮抓住时机,一锤把安迷修砸到了一边的墙上,墙面顿时被他砸出了一个大坑。
屋里正在吃饭的路人望着家里突然开出的大洞,手里的勺子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路人:怎,怎么肥四,我家的墙呢?墙呢???
“白痴骑士,就你这样还敢说要教训我?”雷狮扛着雷神之锤站在被他砸出的大洞前,看着从一堆废墟中站起来的安迷修说道,“还是带着你的凝三日和流三火,去别处维护你那个愚蠢的骑士道吧!”
“说了多少次了,是凝晶和流焱!”安迷修听见雷狮的话,火气瞬间上来了,“恶党,在下说过了,是绝对不会把小王子交给你的!”
“啧,我说安迷修,你是不是忘了。”雷狮的雷神之锤上隐隐有电流滋啦地闪过,“我做海盗之前,可是雷王星的三王子啊。”
“王子嘛,就该和王子在一起。”雷狮头一次这么满意自己这个麻烦的身份,他顿了顿,身边的电流猛地增大了几倍,暴躁迅疾的电花扭曲着周围的空气,“等我和金结婚的时候,也会给你送一份请柬的,不过现在嘛,你这个碍眼的骑士——”
“赶紧给我滚!”

画面转回幼儿园。
“也许是,怕吓到了金?”和凯利一起整理的紫堂扶了扶歪掉的眼镜,“唉,我已经越来越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了。”
“正常。”
凯利在心里冷哼一声,一个直男你还想理解一群恋x基佬的想法?
年轻人,你的想法很危险。
“金?那傻小子那次不是看得乐呵呵的,蠢样。”凯利说完,嫌弃地撇了撇嘴。
紫堂继续整理着书架没敢说话,只是在心里悄悄地嘀咕,他觉得还是这些人每次盯着金傻笑的样子更蠢。
那傻样,照下来拿出去给人看,说这是凹凸悬赏榜前十的通缉犯都没人信。
“不过今天确实有点奇怪。”
按理说,格瑞主动提出要和嘉德罗斯打架,嘉德罗斯这种好战的家伙应该早就兴奋地挥着武器冲上去了。
格瑞心里也有些疑惑,但是形象不能崩,他只能握着烈斩站在那里,源源不断地散发着冷气。
格瑞:冻死嘉德罗斯个zz得了。
这时,原本安静地喝着牛奶的金开口了。
“粘上了,快给我擦擦。”
他有点委屈地嘟了嘟嘴,嘴唇上还糊着一圈白色的奶渍。
嘉德罗斯见状,连忙拿出一张餐巾纸来,仔细地给金擦嘴,一边擦还一边没好气地说道:
“真是的,渣渣你喝的时候注意一点不行吗!”
然而手上的动作还是那么小心翼翼的,生怕金会觉得疼。
“嘿嘿嘿,知道啦,谢谢嘉德罗斯。”金笑着扬起脸让嘉德罗斯擦,擦完后埋怨地看了有些僵硬地站在那里的格瑞一眼,“格瑞你今天是怎么啦,给我喝那么难喝的牛奶,表情比平时还凶。”
“也不帮我擦脸……你是不是讨厌我啦?”金说着说着,一颗小脑袋就沮丧地垂了下去。
“不是,金,我……”格瑞顿时慌了,因为一向面瘫高冷话又少,他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落在金眼里就是格瑞连解释一下都不愿意,四周的温度比平时还低。
这教育了大家高冷需适度,面瘫没老婆的人间真理(不)。
什么嘛,臭格瑞。
“我不要和格瑞玩儿了。”金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不理会听见这话像是遭了晴天霹雳一样的格瑞,张开手臂冲嘉德罗斯要抱抱,“嘉德罗斯!你今天陪我午睡好不好?”
嘉德罗斯赶紧伸手把金抱了起来,他感受着怀里软软的小身子温热的触感,还有金哼哼唧唧地向他怀里拱的动作,从脸到耳朵顿时红了个彻底。
金抱起来,好,好软啊……
“嘉德罗斯?”金歪了歪头,伸手拉了拉嘉德罗斯的衣领,“可以吗?”
“什么事渣渣……午睡吗,好,我陪、陪你睡!”嘉德罗斯侧过头看向金,瞬间被萌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好想结婚。
与此同时,他在心里默默想到,果然雷德和祖玛的方法很好用。
回去之后,奖励一下他们好了。
“切,活该!”凯利看着遭受打击过大彻底石化了的格瑞,不屑地笑了,“就他这副面瘫脸,还想金喜欢他?”
凯利不爽格瑞很久了,金平时一有空就粘着他,别人怎么哄都不撒手。
今天这种情况,虽然让嘉德罗斯捡了便宜,不过能让格瑞受挫,他心里还是很满意的。
“可是……”紫堂抬了抬眼镜,“金不是最喜欢的就是格瑞了吗?”
“可不是么,毕竟'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嘛!”凯利故意放大了声音,让那边格瑞也能听见,他毫不留情地继续往格瑞的伤口上撒盐,嘲笑到,“被发卡就算了,可惜啊,现在某人连朋友都可能当不成了呢,毕竟被金讨厌了啊。”
格瑞心里的最后一点支撑轰然倒塌。

小剧场:
后来,有小道消息称,凹凸幼儿园旁神秘被毁的凹凸大桥坍塌当晚,有目击者看见一名身穿粉色衣服的男子和疑似悬赏榜第二的格瑞在附近出现过。
记者采访时,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秋先生称,这严重影响了他和他弟弟(爱人)的团聚,要求裁判所立即将嫌犯抓捕归案。
—————————————————————————
真想一个电话送他们全进去

评论(6)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