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瑞金】听说隔壁那个怪盗又从楼上摔下来了02

前话:
怪盗梗,粗心大意的怪盗也很萌啊

前篇:01

“你有没有想过,不是警察的失误。”格瑞放下刀叉,“而是那个小偷有帮手。”
“帮手?”金吞下嘴里的面包,有些疑惑看向格瑞,“但是'Gold'从来都是一个人行动的啊。”
“并不是说伙伴。”格瑞喝了一口牛奶,轻轻地放下杯子,突然抬头直直地看着金,“我的意思是,共犯。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金?”
可是伙伴和共犯,有什么区别吗?不就是换了个说法?
难道这两个词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意思?金挠了挠头,很是不解。
他眨了眨眼睛,和往常一样望向格瑞,希望格瑞能接收到他的疑问,给他解释解释。
金说话的时候喜欢看着对方,尤其是看着人的眼睛,可这次,他却在看向格瑞的下一秒移开了目光,与格瑞看过来的视线错开。
哇啊,格瑞的眼神……怎么那么吓人啊。
简直和他耍赖不想做作业的时候一样,不,应该比那时候还要可怕一些吧?
金掩饰一般地低头咬下一口面包,果酱的甜味充斥着口腔,却在那束死死地盯着他不放的、存在感格外强的目光下变得无味了起来。
格瑞看着低下头躲避他视线的某人,阳光照在那头金发上,闪耀得像在上面镀了一层宝石般的光,头顶那个小小的发旋让他的手指动了动,忍不住想要去戳一下。
手感应该会很好吧,格瑞这样想着,眼里滑过一丝笑意,不过很快就消失无踪。
“别躲了,我知道以你的智商是理解不了的。”他闭了闭眼,将紧盯着金的目光移开。
“什么嘛!”金敏锐地感觉到身上扎人的视线消失了,当即觉得浑身都舒坦了起来,听见格瑞的话后也有了心思去反驳,“你倒是说说,伙伴和共犯究竟有哪里不一样啊!”
就算是高材生也不能胡说八道啊!金气哼哼地想道。
他和格瑞都是凹凸大学的大学生,只不过格瑞比他大了两级,已经是研究生了。
早在格瑞还没有读研时,他就是凹凸世界有名的学者,现在跟随凹凸世界的第一学者,同时也是裁判所所长的丹尼尔进行学习。
“你知道伙伴的意思么?”格瑞没有回应金的话,而是问了个有些意味不明的问题。
他垂下眼眸,语气平淡和平时并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有些加快的呼吸,以及眼底掀起的些许波澜,却暴露了他刻意想要隐藏,但仍旧泄露出来的一些情绪。
“同伴,朋友,它们的意思你明白吗?”
格瑞一向擅长掩盖自己的情绪,他的眼睛永远平静,像一潭幽静的死水。
凯莉曾经嘲讽过他白瞎了那双眼睛里浪漫的紫色。
“给你真是浪费。”
而此刻,或许格瑞自己都不知道,他的眼神里包含着怎样复杂而强烈的欲望,就好像庄园里漫山遍野的花朵,肆意地向着想要的阳光生长。
他在渴求着什么,又像是预料到了什么。
“嗯?这个我当然知道啦!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格瑞!”金锤了锤桌子,很是不满,并没有看见对面的人眼睛亮了亮,像是某种期待被投喂的大型猫科动物,身后的尾巴开始一摇一甩地,好像在撒娇一般。
他自顾自地继续说道,“朋友嘛,当然就是相互喜欢的人啊。”
“就像我和格瑞一样!”金说到这个,语气变得十分雀跃,“格瑞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身后摇得正欢的尾巴僵了僵,最后无力地垂了下去。
果然又是这样。
格瑞抿了抿唇,心里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意料之中的无奈。
“格瑞,格瑞?你怎么不说话呀!”金完全没有察觉到对面的人突然低落下去的情绪,“我已经说完了,但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伙伴和共犯有什么区别呢!”
说完,他还撇了撇嘴,有些怀疑地看向格瑞。
“喂,格瑞,该不会你也不知道吧?所以想岔开话题?”
金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猛地站起来弯腰逼近格瑞,“哼,格瑞,我告诉你,你可别想就这样把我糊弄过去!”
真是一个既聒噪又烦人的家伙啊,总是这样吵吵闹闹的。
格瑞抬头看了一眼逼近的金,微冷的眼神让金下意识地抖了抖。
“奇怪,怎么好像有点冷。”金嘟囔了两句,搓了搓手臂坐回了凳子上,因此并没有看见那人眼里融化的温度。
……可是他,并不讨厌。
这样无底线地退让和纵容,他应该是没救了吧。
“伙伴是自愿,而共犯不一样。”格瑞没有理会金的抱怨,淡淡地开口道。
“啊?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一伙的吗?”金哼了一声,质疑到。
“共犯除了自愿,更多的是被迫。”
“被迫?那明明就不能说是共犯啊!”金很是不赞同。
“呵。”
“你笑什么啊!”
“你知道吗,金。”格瑞端起牛奶,看着透明的玻璃杯里轻轻晃动的液体,声音轻得像是要消散在温暖的阳光里。
“有一种被迫,叫做心甘情愿。”
不过是沦为共犯,有何不可?
他心甘情愿。
“什么嘛,这算什么解释。”金狠狠地瞪了一眼格瑞,“根本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
格瑞不是警察啦,是更浪漫(?)一点的身份

评论(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