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54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勇利闻着维克托身上浅淡的香水味,本来是觉得十分舒服的,可不知为何眼前却突然闪过男人身上带着比这更加浓郁的香水气息,和一个金发的美艳女郎亲密地抱在一起的画面。
而后画面一转,有变成了女郎热情地将红唇吻上男人,两人背对着众人热吻的样子。
那个男人是谁?
勇利歪了歪头,像是有些不解自己为什么会对那个作为热吻主角之一的男人有种熟悉的感觉。
这时,画面中的男人忽然抬起了头,用那双略带凉意,却充满情欲的蓝绿色眼睛静静地注视着勇利。
⋯⋯那个人是维克托。
勇利愣了愣,直直地看着男人望着他的眼睛,那抹大海和珊瑚似的蓝绿的确非常漂亮,此时正安静地看着他,只看着他一个人。
勇利的心里突然就涌上了一股委屈,这份情绪来得快而凶猛,还伴随着让他心里十分酸涩、想要就这样失控地哭出来的悲伤,根本招架不住。
事实上他也这样做了。喝醉酒的人是学不会将情绪憋在心里一个人忍耐的。
“呜⋯⋯”眼里的水雾迅速地凝结成了水珠,在眨眼间便从眼眶滑落下脸颊。
勇利先是有些克制地小声地啜泣,可当他哭出来的一瞬间,牢牢地抱住他的手臂便骤然一僵,身上加重的力度让他的心里像是得到了什么肯定一般,眼里的泪珠大颗大颗地掉下来,被压抑的哭声渐渐地为抱着他的人所听见。
“本、本来就没有人告诉我啊,维克托不就是这样做的吗?为、为什么要说我撒谎⋯⋯”
“我⋯⋯我是这样做的?”这下轮到维克托愣住了,原本因为勇利的哭而变得惊慌的神情,则被错愕所替代。
究竟是什么时候他做过的事,竟然让勇利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他有些困惑地低下头,就看见怀里的勇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当即心疼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别哭了勇利,别哭了,我心疼⋯⋯是我不好,是我不对。”维克托看着勇利微微有些红肿的眼睛,和脸上被眼泪打湿的痕迹,十分后悔自己没有控制好语气吓到了勇利,连忙低声讨饶道,“勇利,你看着我,你告诉我我哪里让你不开心好吗?”
勇利用手抓住维克托胸前的衣服,身子下意识地有些蜷缩,他哭起来很乖巧,不吵也不闹,只是一边哭一边发出呜咽的泣声,反而更让人心生怜爱。
勇利哭着哭着,听见耳边那个好听的声音又重新变得温柔,还耐心地安抚起他来,心里的委屈也稍稍淡了一些,眨了眨眼里的泪水,被眼泪润泽得清亮剔透,又因为醉酒而迷蒙的眼眸直勾勾地看向抱着他的男人,嘟了嘟嘴,声音软软地还带着鼻音:
“嗯⋯⋯就是、维克托今天演戏的时候呀⋯⋯戏里不是说了,不高兴才去酒吧的嘛⋯⋯”
演戏?
维克托下意识地皱了皱眉,难道是说的去酒吧哪里?
好像开场的确说的是,主角文森特心情不好才答应去酒吧玩的?
难道勇利一个人跑来酒吧喝酒,就是因为这个?
“勇利说的是我今天演的,去酒吧的那一段吗?”
“嗯?酒吧?是、是呀⋯⋯”勇利皱了皱鼻子,努力回想了一下,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所以,我不高兴,也、也可以来酒吧嘛⋯⋯”
搞了半天,原来是因为这个才被误会的啊!知道了原因的维克托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他的表情依旧有些凝重,并没有因此而放松。
因为勇利的话里还有另一个让他十分在意的东西。既然勇利说他是因为不高兴才来的酒吧,那应该是遇见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才对。
可是根据他下属的报告和他几乎无时无刻不注视着勇利得出结论来看——别问他拍戏的时候怎么分神去看勇利还能完成拍摄没有被导演骂死,首先波波维奇不敢骂他,其次这是他作为一个合格的勇利痴汉所必备的基础技能,连这点都做不到的人还想和他抢勇利?
(米拉:你就没有考虑过是你的变态已经超出了常人范围吗?
尤里:你觉得他还是正常人?
西园:如果他能被称为正常人,那大概是因为正常人的意思和精神病对调了。
波波维奇:+1)
不管怎么看,勇利都没有遇到过任何诸如剧组人员的刁难和冲撞等等会让他不高兴到一个人跑去酒吧的事情啊。
勇利性格虽然比较内向,但并不是一点小事就会生气的小肚鸡肠的人,也不会像今天这么反常地独自跑去酒吧那样的地方,还不打一声招呼。
维克托越想越不明白,干脆继续诱哄勇利,“那勇利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不高兴的呢?”
维克托不提还好,一听见这句话,勇利心里已经有些变淡的委屈立马更加汹涌地席卷而来,他一瘪嘴,原本快要干涸的眼眶在下一秒立刻蓄积起了更多的眼泪,眼睛像决堤的大坝一般涌出了一大颗一大颗的眼泪。
维克托傻眼了,怎么好端端的,就因为一句话,勇利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呢?
他刚刚那句话有哪里不对吗?
维克托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原因来。
不过现在并不是去想他那句话是哪里说错了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赶紧想想怎么把勇利哄好,那可是他想要一直细心呵护着不让受到任何伤害的人啊,现在却这么伤心地在他的怀里哭,他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这简直是在往他心上一刀刀地凌迟,像是在嘲笑着他有多么无能,连心上人伤心的原因都无从得知,还妄想好好保护勇利,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勇利,勇利你别哭了,对不起,是我不好,你想怎么打我骂我都行,只要你别哭,勇利⋯⋯”
万众瞩目,一举一动都能让世界为之疯狂的巨星,此刻就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小心翼翼地抱着怀里的人,生怕磕着碰着哪里,姿态几乎低到了尘埃里,一遍遍地道着歉,只为乞求怀中人停止哭泣。
不原谅他也没关系,不知道理由也没什么,只要勇利别哭,让维克托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
不容易……可算要告白了

评论(15)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