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52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心脏好痛,好痛苦,感觉像要窒息了一样⋯⋯为什么会这样?
勇利承受不住般地低下头,手死死地揪住胸前的衣服,视线模糊得几乎看不清东西。
刚才那一幕,像一把淬了毒的巨刃般死死地插进了他的胸膛,令他没有勇气再多看一眼。
身体仿佛被人拿着锤子砸碎了再一点点碾磨一样地痛苦,胸膛就像被鞭子一抽一抽地鞭挞着,嘴里的苦涩浓厚到最后已经渗透进了身体的每个角落。
太痛了,这份痛苦来得如此地突然,如此迅猛,痛到让他根本来不及反应。
维克托⋯⋯为什么要和那个人接吻?
勇利的大脑混乱而嘈杂。
之前用来安慰自己这只是演戏的所有理由,所有说辞,在此刻都苍白脆弱得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他⋯⋯为什么会这么痛苦?
明明维克托只是他的偶像而已,他只是维克托众多粉丝中的一个,只是一场吻戏,之前维克托也演过啊,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他⋯⋯为什么会觉得难以接受?
勇利的眼前似乎闪过了许多东西,一样样地从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又在下一秒消失。
更替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令人眼花缭乱,却在一个停顿后开始慢慢地减速,最后定格在了一个熟悉的笑容上。
⋯⋯是一开始那个,令他变得不正常起来的浅笑。
那个他想要独占,不想被其他人看见的笑。
“原来⋯⋯是这样吗?”
勇利愣愣看着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慢慢成形,那颗可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埋在他心中的种子,终于缓慢却坚定地开出了花朵,从阴暗的角落里肆意地生长壮大,明明白白地暴露在了阳光下。
一起残忍地曝光的,还有他那份迟钝荒唐,注定收不到回应,却没有办法否认的心意。
他对维克托的,那份深埋在心底不知道多久的,愚蠢的可笑的懦弱的心意。
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几年,也许是十几年⋯⋯没有人知道因何而起,也没有人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他竟然对这个名为维克托的男人,产生了名为爱慕的感情。
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粉丝,爱上了拥有无数粉丝的巨星。
真是⋯⋯不自量力。
“勇利⋯⋯你没事吧?”米拉被勇利的动作吓了一跳,幸好其他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拍摄上,勇利的动静也不大,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
维克托这下刺激得有点大啊⋯⋯她有些幸灾乐祸,又有点担心勇利。
然而勇利却仿佛没有听见米拉的声音一般,还是自顾自地沉默着,只有身体在微微地颤抖。
准确地说,他听不见任何外界的声音。
勇利沉默地坐在那里,他身体仿佛被抽出了灵魂,只剩下了一具空壳,麻木地注视着自己的身体。
他抬起头,看着场内的拍摄一场场地进行着,感受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维克托似乎想要过来,却被波波维奇一把拉走,勇利看着维克托脸上掩盖不住的着急,张了张嘴,还是选择了沉默。
就这样一直到傍晚结束了一天的拍摄,勇利和维克托竟然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勇利——”波波维奇刚宣布拍摄结束后,维克托就连忙向勇利所在的方向走过去,他面上还是笑得十分温柔,心里却忐忑得不行。
今天那场吻戏,勇利应该看见了吧?他会不会觉得生气?还是说觉得无所谓?
维克托越想越心焦,他第一次见血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
这样想着,维克托赶紧加快了步伐,可今天也许是他的倒霉日,走到一半的时候,米拉突然拉着尤里笑嘻嘻地凑了上来。
“哎呀,维克托,这么急着去干什么?”米拉明知故问地说道,“你看我们朋友一场,这么久没见,不如一起去聚聚⋯⋯哎你干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啊,我擦维克托你个混蛋⋯⋯”
维克托忙着去找勇利,根本没仔细听米拉说了些什么,等他好不容易摆脱了米拉的纠缠后,片场却没有了勇利的踪影。

等维克托阴沉着脸赶到酒吧时,勇利已经喝得酩酊大醉,迷迷糊糊地趴在吧台上,白白软软的脸蛋因为酒醉熏出了格外可口的红晕,肉嘟嘟的嘴唇被酒湿润得亮晶晶的。
维克托只看了一眼就连忙侧过了头,脸上能吓得人不敢直视的冷硬神色也当即崩开了一丝缝隙。
这样的勇利太过少见,温顺中透露着一股纯洁的色气,勾引得人蠢蠢欲动,对勇利有着某方面强烈欲望,却不得不憋着的某人更是看了一眼就险些先硬为敬。
一向乖巧听话的好孩子·勇利是很少喝酒的。而维克托作为一名合格的痴汉,是当然见过勇利喝醉的样子的。
喝醉了之后的勇利会变得很热情,很开放,和平时有些害羞腼腆的样子截然不同,明明是日本的中年男人常有的聒噪醉态,放在勇利的身上就显得那么有趣和可爱。
而今天的勇利,却罕见地十分安静,比清醒的时候更像一只温顺无害的小动物。他那比起周围的外国人普遍高大的身躯,本就小小一只的身体,在酒精的麻痹中松懈下来,看起来柔柔软软的,一副任人宰割的状态。
一只没有抵抗能力的小动物误入了满是食肉动物的乐园会怎么样?更别提它还十分地诱人?
从一大帮子在一旁看着勇利一杯杯地灌酒,还暗戳戳地一个个点了酒给他送过去,打勇利露出醉态开始就目光灼灼地死盯着他的男人和部分女人的表现就可以看出。
如果不是他来得十分迅速,并且这群人谁也不愿意让谁先出手的话,用不了多久,勇利就会变成这群被激起了食欲的家伙的盘中大餐。
想到这里,维克托稍稍崩裂了一点的脸色变得更黑了,眼神像要吃人一般冷冷地扫视了周围虎视眈眈的人一圈,活像在看着一群死人。
他身上强大的气场,隐隐透着血腥味的暴戾的情绪任谁看了都知道这人绝对不能招惹,成功地让在场所有的人打了个冷颤,连忙收起了那点心思,不敢再泄露分毫。
维克托看了看四周,慢慢地将视线收回来,抑制着心里翻腾的狂暴情绪。

—————————————————————————
本子今晚结束预售,如果还有需要的最好8点以前拍~

评论(1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