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51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说完米拉得意地放开了勇利,看着勇利瞬间呆住的表情,只顾着沉浸在成功逗弄了小天使的自豪感当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又给维克托送了一波助攻。
被放开的勇利呆呆地坐在那里,心里简直像好端端地走在路上,却被突然给了一巴掌一样愕然。
米拉小姐说,他会嫉妒维克托⋯⋯对别人笑?
这怎么可能!
勇利几乎是立刻就在心里否定了这个说法。先不说维克托对别人笑过的次数根本数都数不清,退一万步讲,维克托和他的关系,只是一个幸运的粉丝和偶像的关系而已,他有什么立场去管维克托想做什么?
勇利这样想着,打算马上反驳米拉的话,免得被其他人误会,到时候传到维克托那里,被维克托误会他想不自量力地插手他的事情可怎么办!
“别开玩笑了,米拉小姐,我、我怎么可能,我⋯⋯我⋯⋯”
可让勇利感到不解的是,他满肚子的话到了嘴边,居然怎么也说不出来。
怎么回事 快点啊,快点反驳她啊?快点告诉她自己没有这样想啊?
勇利有些着急,可是越急却越说不出来,支支吾吾地到了最后,声音小得快连他自己都听不到了。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究竟怎么回事,只是反驳一下,应该很容易的才对吧?
勇利有些急切地想道,眼神有些惶恐,甚至还带着一点不愿意承认的慌乱。
就好像⋯⋯心事被戳穿的慌乱。
怎么回事⋯⋯为什么说不出来?
勇利觉得他似乎有哪里不对,明明是应该理直气壮地反驳才对,可是为什么他不仅说不出反驳的话,心里竟然还、还会对米拉小姐的话生出赞同的感觉来?
勇利感觉他现在仿佛喝醉了一般,隐约地知道自己现在的想法很危险,不应该再这样继续想下去了,可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无法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
他在嫉妒维克托对别人笑?
按理说,一个小小的,在庞大的人群中淹没了就找不到的粉丝是不可能有这样的、十分可笑的想法的,勇利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
可现在,这个想法却在米拉的一句无心的戏弄下,仿佛破堤的洪水一般,在他措防不及间席卷了他的整个心神。
勇利无意识地握紧了手。
恍惚间,他的眼前不断出现的那抹笑容悄然地淡去,而此刻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的,是已经到这场戏快要结束部分的拍摄内容。
待他看清场内的样子,勇利的瞳孔猛地一缩,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方向,身体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眼前的一切就像一把重锤,狠狠地撞击在他的脑袋上,让他的思维更加杂乱迷茫。
他们,那个女演员,她和维克托,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暧昧而昏黄的灯光下,铂金色卷发的法国女郎将曲线诱人的柔软身躯贴在男人线条流畅而完美的身体上,火焰般灼目的红唇凑到男人的耳边,无声地开阖着,像是在说着什么调情的甜言蜜语。
银发的男人半边脸隐藏在阴影中,露出的面容俊美而淡然,发丝间若隐若现的蓝绿色眼眸慵懒地微眯着,像一头暂时得到满足的大型野兽收敛了戾气,整个人带着散发着危险却让人忍不住靠近的气息。
“上啊,文森特,亲一个给我们看看!”
和男人一起来的警员们忍不住起哄道,酒吧里的其他人并没有像先前一般面露不满,大家都调笑地看着像是拥抱在一起的两人,男人羡慕着文森特的艳遇,女人羡慕着女郎今晚能够有个美妙的夜晚。
俊男美女,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地般配。
勇利坐在场外,直直地望着姿态亲密的两人,嘴张了张,却吐不出任何一个字来。
此刻的维克托扮演的文森特露出的那抹有些玩味的笑容,和再次在眼前浮现出来的、刚才慵懒迷人的浅笑,渐渐地重叠了起来。
他知道这只是演戏,他知道维克托只是按照剧本、服从导演的安排,他知道这两个人之前甚至毫无交集,他知道这只是逢场作戏,他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虚假的而已。
这些他都清清楚楚地知道。
可是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一切是如此碍眼,哪怕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场戏。
为什么⋯⋯他会想要将维克托的笑容都藏起来,不让其他人看见。
他想要维克托的笑容,都只属于他一个人。
勇利惊愕地看着终于浮出脑海的,他内心深处的渴望,突然觉得脑子一片空白。
原来,他是这样想的?
不管场外的人是如何失魂落魄,场内的戏依然在继续。
“你很棒。”性感的女郎笑容妩媚,美丽的红唇一点点地从男人耳边顺着脸的轮廓下移,最后堪堪停在他的唇角边,“我很喜欢你,你觉得我怎么样?”
文森特有些挣扎地皱了皱眉,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他眼底的情绪不断变化,最后定格在释然上。
他用没有端着酒杯的另一只手搂住女郎柔若无骨的腰肢,感受着女郎浅浅地打在唇角的呼吸的热气,低声笑了笑。
“你也很棒。”
“所以?”女郎满意地笑了。
”要陪我吗——”
“今晚。”
文森特垂下眼帘,看着怀里笑盈盈的女郎,和唇角艳丽的红唇,一边将头慢慢偏过去,一边缓缓说道:
“乐意至极。”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美艳的女郎将白皙的手臂热情搂上了男人的脖颈,将男人抵在吧台上,那诱人的红唇微勾地向男人的薄唇吻去,在即将印上的那一刻,她也彻底背对着了酒吧的其他人,在灯光下曜曜生辉的美丽的铂金色长发挡住了接下来那暧昧的热吻,令人浮想联翩。
勇利脸上的血色在那一瞬间褪得干干净净,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场内两个身影交叠的人,身体剧烈地颤抖着,眼里聚起了水雾,似乎随时都会崩溃地哭出来。

—————————————————————————
没有吻上

评论(1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