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49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他自顾自地喃喃低语道,声音因为不可置信而变得有些沙哑。
维克托,要拍吻戏?
那个还是个新人时,出道作唯一的吻戏都要选择借位的维克托,那个后来不管多高的片酬都坚决不再拍任何亲密戏的维克托⋯⋯
现在要和一个完全不熟悉的,甚至可能是第一次见面的女演员,拍吻戏?
如果此刻勇利的面前有一面镜子,他就会知道,自己的脸色是多么地煞白和惊慌。
他握着背包带子的手无意识地攥紧,脑子乱得像一团浆糊。
不行,他需要冷静一下。
对,冷静⋯⋯
快点啊,快点冷静下来啊,勇利!
他咬紧了下唇,手更加用力地握紧带子,指尖的指甲微微掐进汗湿的掌心,传来沉钝的疼痛感。
勇利想要借此让自己尽快地冷静下来。
说、说不定,维克托只是要借位一下呢?
他的大脑一片混乱,却开始努力地找着借口来安慰自己。
你看,虽、虽然维克托说了,不会拍这样的亲密戏,可是波波维奇导演是维克托的同门,还是他的好朋友,维克托肯定是不想让波波维奇导演为难,所以只能答应的呀!
没错!肯定就是这样!
勇利一遍遍地这样告诉着自己,然后用力地甩了甩头,试图将杂念甩出脑海,想要努力地扬起一个微笑。
可他嘴角的笑容却怎么看怎么勉强。
要是波波维奇知道勇利的想法,一定会大呼冤枉。
这种任性妄为的家伙,怎么可能这样为他着想啊!
波波维奇在开拍以前的几个月,曾经和维克托通过一次电话,询问他要不要删掉这唯一的亲密戏。
他原本只是例行询问,不奢望维克托同意拍。
波波维奇也知道维克托不喜他人触碰,当年出道作的借位吻戏也是另有隐情,想也知道这戏肯定留不了。
可维克托居然答应留下这场戏,虽然强调只能借位,也足足让波波维奇神情恍惚了好几天。
“万一,万一有用呢⋯⋯”
挂断电话以前,维克托格外憋屈和不满地嘟囔了一句,当时惊讶得无法思考的波波维奇并没有在意这句没头没尾的话。
而现在,波波维奇摸了摸下巴,结合一下刚才维克托的话,看来他的担心,还真是有些多余呢。
这人明显从一开始就打的是刺激勇利,好让他明白自己的感情的主意,自己方才的谈话,只是让他更坚定了实施的决心。
“真是跌宕起伏的爱情呢⋯⋯”波波维奇笑了笑,“好了,休息结束,我们继续!”

夜晚的巴黎,是这座城市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
警局刚刚在侦探二人组的协助下侦破了一起数额巨大的珠宝盗窃案,局长大手一挥,答应了警员们出去开庆功会的请求。
“你们去吧。”克里特笑着摇了摇头,“我不喝酒,会扫兴的。”
警员们也知道克里特身体不好,他们的计划是聚餐后要去酒吧喝酒,克里特的身体并不适合这样的场合。
“好吧⋯⋯那文森特先生呢?要一起去吗?”
“我?”文森特皱了皱眉,神色间是掩不住的疲惫。
“疯狗”已经掌控这具身体犯下好几起杀人案了,这让他的神经时刻紧绷着,几乎夜夜难以入眠。
他自顾不暇,没有心情去庆祝什么案子。
文森特这样想到,刚想拒绝,就听见汤姆凑过来说:“一起去吧,文森特先生!”
这个开朗的警员是他现在不多的要好的朋友,文森特有些纠结,不太想拂了他的面子。
“你最近看上去很累,不如一起去喝酒放松一下,那家酒吧的女郎可是很出名的哦?”
“⋯⋯好吧。”文森特最终还是同意了。
去放松一下吧,他这样想着。
“哎呀,虽然维克托人不怎么样,不过演技确实不错啊!”米拉啧啧了两声,看似是在认真地观摩拍摄,实际上正暗中观察着旁边的勇利。
勇利先前的变化,她都一一看在眼里。
小天使果然是喜欢维克托的啊⋯⋯
米拉有些沮丧地想到,她是真的很喜欢勇利,这个总是笑得腼腆的少年让她忍不住想要去亲近。
可看着勇利被维克托的一举一动牵扯心神还不自知的样子,米拉总有种自家一直很乖的闺女被一个臭男人拐跑了的惆怅感。
真是的,那个混蛋何德何能让小天使这么喜欢啊!
“其实,维克托对人态度很好的呀?”堪堪将心情平静下来的勇利,虽然眼睛望着拍摄的方向,注意力却始终集中不起来。
所以当他听到米拉的话后,身为脑残粉的本能让他自动开口维护起偶像来:“他总是特别照顾我。”
“那只是对勇利你好啦!勇利你是特别的嘛!”米拉闻言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话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给维克托送了助攻。
由于心里对维克托拐跑勇利十分不满,米拉赶紧加了一句,力求能诋毁一下维克托:“你不知道,那个家伙平时超——气人的!”
可惜的是,她的诋毁注定起不了作用。
从听到“你是特别的”开始,勇利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了这句话在反复地回响。
对维克托来说,他是特别的?
原来,在其他人眼中,维克托对他是不一样的吗?
不知为何,勇利的眼前竟然慢慢浮现出维克托对他温柔微笑的场景来。
自从他们认识以来,维克托对他总是很温柔,很耐心,不管他做错了什么事,都只是轻声地安慰他,他似乎从来没有看见过维克托生气的样子。
久而久之,他便习以为常,认为维克托就是这样一个性子温和的人。
现在,却有人告诉他,维克托其实是个不好相处的人,维克托对他是不一样的。
勇利的心里好像被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挠了一下,从心尖开始,一股电流经过般的酥麻混着点点甜美的滋味扩散到身体的每个角落。
勇利不知道的是,他的嘴角先是微微翘起,慢慢的,那个小小的弧度越来越大,到了最后,他的脸上已经洋溢着无法自抑的灿烂笑容。
米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甘心却只能悻悻地小声嘀咕道:
“真是便宜那个家伙了。”

评论(8)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