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47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早上的警局非常安静,至少从外面看进去是这样,巨大的警局标志在阳光下泛着闪亮的金属光泽,显得神气十足。
“好慢啊,克里特先生。”
新来的小警员汤姆站在警局的大门边,握紧了手里的热咖啡,有些无奈地嘟囔道。
他抬头看了看挂在前台墙上的钟,又看了看面前行人渐渐多起来的街道,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避开人们匆匆扫过的目光。
汤姆是某个名牌大学的学生,成绩优异,可以说前途无量。
他满怀着憧憬地来到警局实习,对于让新人打杂的不成文的规矩也乐呵呵地接受了,做事也很是认真。
没人会不喜欢一个勤勤恳恳的后辈,警局的前辈们平日里对汤姆都十分满意,尤其这个后辈还长得高大英俊,警局里的女警员们对汤姆简直是关注得不得了,没事的时候就爱逗逗这个老实的小伙子。
“听说克里特先生这次找了个搭档,要一起过来,也不知道是个怎么样的人⋯⋯”
汤姆是克里特的忠实粉丝,他一直都想要成为像他那样睿智聪慧的人,原本负责接待克里特的女警员听说汤姆喜欢克里特后,毅然决然地将这个差事交给了他。
“虽然不能和克里特先生多待一会儿是很遗憾,但是满足一下后辈也不错嘛!”女警员吃着汤姆亲手烤的饼干,得意地向同事说道。
“希望不要是很难相处的人吧。”汤姆喝了一口咖啡,眼角的余光却突然扫到了马路对面的两个人。
左边的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笑容平易近人,收腰的风衣将他的身形衬托得更加修长而瘦削,正是汤姆刚才还在念叨的对象克里特。
“克里特先生!您终于来了!”他激动地向对面挥了挥手,“早上好!咦?您旁边的是⋯⋯?”
“嗯?你是汤姆吧,早上好。”克里特笑着冲他打了个招呼,“怎么是你来接我?丽萨呢?”
“丽萨姐有其他事情要忙,最近案子比较多,就把这件事交给我了!”
“这样啊,辛苦你们了。对了,还没有介绍呢。”克里特侧过头看着身边的人说道,“这位是文森特,我的新搭档,之前通知过局里了。”
“文森特,这位是汤姆,来局里实习的大学生。”
“⋯⋯你好。”男人礼貌地冲汤姆点了点头,他似乎有些紧张,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是文森特,之前是一名记者。”
汤姆这才注意到男人胸前挂着的记者证。
“你好,我是汤姆。”他挠了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作为克里特先生搭档的男人,有双十分好看的蓝眼睛,让他不禁想起了家乡那片总是温暖美丽的大海。
“呜哇,维克托果然是个招蜂引蝶的混蛋呢。”坐在板凳上十分惬意的米拉撇了撇嘴,“你看看,演个戏而已,把人家小警员都迷成什么样子了。”
“⋯⋯你不觉得很恶心吗?”尤里皱了皱眉,不耐烦地啧了一声,两人的重点连歪的地方都完全不一样,“李承吉那个性冷淡居然能笑成这个样子,光看着就让人反胃。”
“还有JJ那个蠢蛋,这是演的什么啊,搞笑吗,他和腼腆害羞哪里沾得上边⋯⋯喂!老女人!你在干嘛啊!”
尤里自顾自地挑着刺,说到一半却发现他身边已经没人了,抬头一看,米拉居然提着板凳屁颠屁颠地跑到勇利身边去坐下了。
“哎嘿,小,不是,勇利啊,一个人是不是很无聊?”米拉笑得贼兮兮的,活像童话里哄骗小红帽的狼外婆,“要不我们一起坐啊?”
“嗯⋯⋯嗯?!米拉小姐?”专心学习的勇利听见有人叫他,下意识地应了一声,余光一扫就发现自己身边突然多出个人来,吓了他一跳,“你怎么过来了?”
“哎呀,我这不是无聊嘛!”米拉笑眯眯地挨着勇利坐下,无视掉拍摄场内某道几乎要将她用眼神冻死的视线。
拍摄进展得很顺利,上一场戏刚刚结束,演员们今天状态奇佳,拍摄顺利得令人心情舒畅,波波维奇便趁热打铁地准备继续拍下一场。
哪怕休整时间短到演员们的助理都没有空上去递个水慰问一下,维克托也秉持着一个合格痴汉的职业素养,将注意力全都给了场外的勇利。
可是,他看见了什么?
米拉那个不知检点的女人居然敢坐得离勇利那么近!
混蛋,你给我离勇利远一点!
“嗯?”
米拉注意到维克托的嘴型,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喂喂,不是吧,她只是稍微坐得近了一点而已,这都不行,也太小气了点吧。
就坐一会儿嘛,告诉你哦,其实我是个同性恋,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对小天使做什么啦。
米拉呲了呲牙,冲维克托无声地做着嘴型。
闭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上个月才和某个男演员分手!
维克托看清米拉的嘴型后,脸瞬间黑了一个度。
而且就算你真的是,别说同性恋,就算是李承吉那样的无性恋,也不能靠勇利这么近!
“⋯⋯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家伙啊。”米拉感受着某个男人杀气腾腾的视线,无语地翻了翻白眼,隐晦地冲维克托比了个中指,然后认命地往外挪了挪位置。
她可不想被这样一个小肚鸡肠又记仇的家伙给惦记上。
“米拉小姐?你在说什么呢?”对两人的暗中交锋一无所知的勇利眨了眨眼睛,“下一场马上就要开始了,请认真看哦。”
“知道啦知道啦。”米拉侧过身看着勇利无辜的眼神,叹了口气,用嫌弃的语气半真半假地说道,“果然还是小,勇利最贴心了。你不知道,我和尤里那家伙坐在一起的时候,他可暴躁了,就知道凶我,我根本就静不下心来看!”
“米拉小姐⋯⋯”
“勇利你先别说话,我告诉你啊,尤里那个人,简直像有狂躁症一样⋯⋯”
“那个,米拉小姐⋯⋯”
“哎呀勇利你别打岔,听我说,尤里啊,简直⋯⋯”
“简直什么?”
“嗨,我跟你讲,那简直是⋯⋯哎,勇利你拉我干什么?”米拉有些不解地看着拉了拉她衣角的勇利,却看见他眼神有些闪躲地看着她的旁边,“怎么了?露出这种眼神,我的旁边有什么吗⋯⋯呃⋯⋯尤里⋯⋯你怎么在这里?”
“嗯?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尤里挑了挑眉,双手抱胸站在米拉的身边,居高临下地望着两人,“说啊,怎么不说了?”

评论(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