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all金】听说前十的大佬打起来了01

前话:
半架空,修罗场太好吃了,大概是一群痴汉和变态的对决吧,刚刚知道今天是假的螺丝的生日,赶着写出来的,私设有~

嘉德罗斯是圣空星的王位继承人,这颗星球强大而富饶,可他的继承人却拥有上位者几乎一切的坏毛病,自大,傲慢,目空一切,平生最看不起那些弱鸡似的平民——这是一件很令国王苦恼的事情。
可这个继承人偏偏又十分优秀,可以说是凹凸世界远近闻名的强者,甚至未来会成为最强者也说不定,让国王完全不想放弃。
不管大臣们和国王怎么劝说,嘉德罗斯都对做一个合格的继承人没有一点兴趣,他认为王只需要足够强大,强大到让所有臣民生不起丝毫反抗的念头就好,比起去学习那些无用的东西,他更喜欢去找强者战斗,至今未尝一败。
每次战斗完,他都会留给国王一堆烂摊子,然后带着自己的两个手下大摇大摆地去寻找下一个对手。
而今天,他要去见一个几乎激发了他全部战意的对手,同样从未战败过的,行踪神鬼莫测的格瑞。
格瑞总是被凹凸世界的人拿来和嘉德罗斯比较谁强谁弱,却始终没个定论,最后甚至成了凹凸世界十大谜团之一。
嘉德罗斯一开始是对格瑞不感兴趣的,每次他听说哪里出了实力超群的人,就立马去挑战,结果却总令他失望。
直到有一天他看见了网上流传的格瑞战斗的视频,那一刻开始,他真正地将格瑞视为了唯一可以与他一战的对手。
可惜格瑞行踪太难掌控,并且总是拒绝与人战斗,嘉德罗斯根本没有机会和他战斗,这令他很是愤怒。
然而,三天前,没有丝毫消息,消失了快要大半个月的格瑞却突然出现在了嘉德罗斯的宫殿,没有任何守卫察觉。
嘉德罗斯先是一愣,随即兴奋地拿着他的大罗神通棍——曾经毁掉了大半个王宫、把国王气得掉完了最后一点头发,被严禁在王宫范围使用的武器,就冲了上去。
格瑞用他的烈斩挡住了嘉德罗斯的攻击,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不是想和我打一架么?三天后,到上面这个地址来。”
然后看也不看地从裤兜里掏出一张被他揉捏得有些皱巴巴的传单扔给嘉德罗斯。
“啧,就不能爽快点吗!等什么三天!”
嘉德罗斯这样说着,虽然很不耐烦,但还是收回了大罗神通棍接住了传单,匆匆看了一眼之后就扔给了站在旁边的手下祖玛。
面对强者,他还是可以勉强挤出一点耐心的。
“不行,必须三天之后,我还有其他事情。”格瑞见嘉德罗斯停手,也将烈斩收回,淡淡地补充道,“还有,这次战斗,我要下个赌注。”
“哦?说来听听。”嘉德罗斯提起了一点兴趣,他倒是好奇,像格瑞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东西是他得不到的。
“如果我赢了,圣空星圣空园这一季的所有食材,一样一份。”
“嗯?”嘉德罗斯皱了皱眉,“可以,不过你要这个干什么。”
圣空园是圣空星专供王室的食材培育区,里面的食材每一样都价值千金,并且培育极其困难,没有王室的特殊方法根本无法摘得,里面的食材在把美食看得十分重要,当作主流的凹凸世界是所有的美食家梦寐以求的东西。
但这些在外面被狂热追捧的东西,在嘉德罗斯看来就和每天喝的水一样常见。
“不用你管。”格瑞见嘉德罗斯同意了,不愿多待,转身离开了宫殿。

很快到了约定好的日子,嘉德罗斯让祖玛和雷德带路,一大早就到了传单上写的地方。
“到了,嘉德罗斯大人,就是这里了。”祖玛看了看传单,对嘉德罗斯说到。
“哦?”嘉德罗斯挑了挑眉,看着眼前坐落在繁华的商业街,装饰得十分粉嫩可爱的甜品店“格瑞就把地方选在这里?”
这么小的地方,他一棍子下去就没了吧。
格瑞把战斗的地方选在这里,别不是害怕了不想来应约,随便敷衍他吧。
“嘉德罗斯大人?”
“哼,算了,先进去看看吧。”嘉德罗斯眯了眯眼睛,上前推开了甜品店的门。
他的耐心可是相当有限的,如果让他知道格瑞胆敢骗他,那么……格瑞的这条命,他嘉德罗斯就要定了!
“啊,欢迎光临!”进门处站着一个紫色头发戴着眼镜的少年,他看见走进来的嘉德罗斯,愣了愣,这个人的气场未免有些太强了,根本不像会来这种地方的人,简直和甜品店的画风格格不入。
他张了张嘴,本想提醒这位客人是不是走错了地方,又隐约觉得这位客人似乎很是眼熟。
可他突然想起昨天凯莉一再叮嘱他和金,不管客人是怎样的人,都必须要用最热情的行为欢迎他们。
“紫堂,金,上帝不会给我们带来金钱,所以客人比上帝更重要!”凯莉为了能够买完她最近一直惦记的那一条街所有的衣服,买下了这家甜品店,花了大力气重新装修,就指望能赚个够呢。
刚开张的时候,紫堂是很紧张的,他担心会没有客人愿意来,然而事实证明凯莉的眼光还是十分准的,他们的生意简直好到让人难以相信,每天客人都是爆满。
想到这里,紫堂正了正脸色,重新挂上热情的笑容,这是他们今天的第一个顾客,一定要好好招待。
“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吗?”紫堂侧过头冲前台喊了一声,“金!有客人来了,赶紧来招待啊!”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这个渣渣,大喊大叫的真是烦人。
他握着大罗神通棍的手指动了动,祖玛和雷德对视一眼,知道嘉德罗斯是不耐烦了,想要干掉眼前这个平民。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嘉德罗斯大人亲自动手!
“交给我吧,嘉德罗斯大人!”
雷德看嘉德罗斯轻点了下下巴,侧过头冲祖玛嘿嘿一笑,下一秒就打算冲上去干掉那个紫发的少年。
虽然挺倒霉的,不过要怪,就只能怪这个小子运气不好,谁让他挡了嘉德罗斯大人的道!
说时迟那时快,雷德刚想要动手,就听见一个欢快的声音传了出来。
“来了来了!紫堂你别催嘛!”
雷德撇了撇嘴,不予理会,手上的动作没停,却在即将冲出去的那一刻,突然被嘉德罗斯的大罗神通棍给一棍拦下了。
“嘉德罗斯大人?”雷德的动作被棍子拦下,他疑惑地看向嘉德罗斯,为什么突然把他拦下来了?不是要干掉那个平民吗?
“闭嘴,先站着别动。”嘉德罗斯收回大罗神通棍,眼神却一直看向紫堂侧过头去招呼的那个方向。
“可是……”
“雷德,嘉德罗斯大人说了,先停手。”祖玛淡淡地说道。
“哎……好吧,既然祖玛这么说了……”雷德乖乖地退回嘉德罗斯身后,冲紫堂龇了龇牙。
而侧对着他们,此刻目光完全没有看见嘉德罗斯一伙人的紫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短短的一瞬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紫堂!紫堂!客人在哪儿啊!”
这时,一个金发的少年突然从前台里蹦了出来。
“金,你这么这么慢啊,客人都等着急了!”紫堂抱怨道,“快去招待客人啦!”
“嘿嘿嘿,知道啦知道啦!”被称作金的少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一蹦一跳地绕过紫堂,看见站在门口处的三人,眼珠子转了转,来到站在最前面的嘉德罗斯面前,冲他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就是客人吗?”
金这几天穿的,都是凯莉特别定制的衣服,听说是凯莉凭借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绝密私藏,整整研究了三天三夜,才确定下来的,最能吸引客人的装扮。
金有些不适地晃了晃头顶的兔耳朵,这个东西带着老感觉重重的不舒服,不过凯莉说这样能吸引客人。
客人比上帝还重要,这点小困难,他,伟大的金,当然是可以克服的!
嘉德罗斯定定地看着眼前的金,少年海蓝色的眼睛里仿佛撒满了星辰,金色的头发看起来软软的十分好摸。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头顶的那对毛绒绒的兔耳朵,还有屁股后面那个一颤一颤的毛团兔尾巴。
“……客人?”金见眼前的人一直沉默地盯着他不说话,眨眨眼睛,有些疑惑地问道,“请问您需要点什么?”
嘉德罗斯还是直直地看着金,仿佛要用眼神在他身上烧出两个洞来。
看着看着,雷德和祖玛惊恐地发现——
他们高傲尊贵的嘉德罗斯大人,竟然,脸,红,了?!
“祖玛。”
“嘉,嘉德罗斯大人?”祖玛难得结巴了一次。
“告诉格瑞,这架我不打了。”
“嘉德罗斯大人?!”
“哼。”嘉德罗斯红着脸,将大罗神通棍扛在肩上,眼神还是一直停留在金的身上。
……格瑞算什么。
怎么可能比他的王妃还重要。
“喂,你是叫……金,对吧?”
“要不要,和我去趟民政局?”
一旁的紫堂张大了嘴,突然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人眼熟。
这、这张脸,不是圣空星的王位继承人,嘉德罗斯吗!
那个传说中和格瑞不相上下的,未来的凹凸世界最强者?!
而这时,格瑞终于发现自己给错了传单,正在从约好的地方赶去甜品店。
“嘉德罗斯那家伙,应该还没到吧。”
格瑞这样想着,那个自大狂的王位继承人,肯定是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来赴约。
希望到时候不会吓到金。
格瑞叹了口气,不知道此刻的他看起来有点绿。

此刻,离甜品店一百米左右的拐角处。
“还有多久啊,卡米尔?”雷狮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马上就到了,大哥。”卡米尔安慰道,“那家店的蛋糕真的很好吃。”
“好吧……佩利,帕洛斯,跟上!”

—————————————————————————
待续(๑Ő௰Ő๑),嘉德罗斯只有十岁,所以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评论(24)

热度(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