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43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勇利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愣,随即连呼吸都困难起来,“维克托,你抱得太紧了,我、我有点喘不过气……”
被偶像这样抱着,勇利的脸早就红了个彻底,他想要将维克托推开,然而那只包裹在西装下,线条优美的手臂却仿佛铁铸的一般,纹丝不动地环抱着他。
“唔,嗯嗯……”勇利坚持了一下,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挣脱开,只能认命地被维克托抱在怀里,微微喘气的同时,他掩藏在碎发下的耳尖却悄悄地飞上一抹霞红。
天、天啊,现在这是什么情况?维克托怎么突然就把他拉到休息室来了? 而且看上去,情绪不太对的样子。
勇利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情况,事情发展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没有理由,勇利。”维克托眯了眯眼睛,眼里流露出的神色,晦涩莫测而危险,让勇利无端想到了领域被侵犯的野兽,“不要让别人碰到你,不要注意其他东西,不要看着别人,不要……离开我——作为我的助理,这是你应该做的。”
最后一句话的尾音微颤,像是警告,又像是在自我欺骗着什么。
“助理?”勇利咀嚼了一下这个词语,有些迷茫地抬起头。
他虽然比较迟钝,但并不傻,从一开始维克托将他拉进休息室开始,男人所表现出来的不正常,勇利都如实看在眼里。
看得越久,勇利心里的疑惑就越来越大,一丝隐隐约约的猜测,也慢慢从他的心里浮现出来。
维克托,究竟是为什么要把他拉到这里来,还对他做出这些奇怪的事情呢?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隐藏在维克托异样举动后的真相,可能会令他震惊到无以复加。
然而可惜的是,因为缺乏某些这方面的经验,勇利却迟迟想不到那个几乎是摆在他面前的答案。
正当他苦苦思索,想要抓住脑海里那丝飞速闪过的灵光的尾巴时,就被维克托这句突如其来的话给转移了注意力。
“是啊,勇利你明明是我的助理才对。”维克托凝视着勇利看向他的眼睛,那双无数次进入他的梦境,让他无法忘怀的眼眸还是那么地水润和澄澈,可现在,当它们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时,维克托却在里面看见了一丝深埋的恐慌与怀疑。
果然还是太鲁莽了吗,他在心里苦笑一声。 看来是我太着急了,所以这次,就先暂时放过你吧。
不过,可千万不要让他等太久啊,他的忍耐,真的快要到极限了。
无法再遏制内心的欲望的自己,会做出什么呢?连维克托也不知道。
想到这里,维克托迅速调整好了心态,松开了手上对勇利的控制,站起身来,露出一个随和的微笑,完美的演技让他的神态毫无破绽,“作为助理,你难道不应该随时关注着我吗?”
“结果,勇利却跑去关注别人了,这让我很受伤呢。”
“唉、唉?”勇利有些傻眼,“难道说,维克托你,是在……”是在争宠?! 后半句勇利没敢说出来,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
原谅他此刻的确找不到比这更符合的形容词了,因为维克托现在的样子,明、明显就是被冷落了的小孩子在发脾气嘛!
这……这…… 这样的维克托未免也太可爱了一点吧啊啊啊啊啊! 发脾气什么的,小孩子什么的…… 他这是在做梦吗?
勇利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瞬间中了一箭,还是自带晕眩效果的那种,射得他整个人都晕乎乎的,仿佛要飘起来了一样。
“嗯~所以,勇利,你的回答呢?”被无辜打上了可爱标签的维克托,一看勇利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小孩子就小孩子吧,只要能达成目的,怎样都可以。
况且,关于他究竟是不是小孩子这件事,以后他有的是时间让勇利明白。
脸皮格外厚的某人这样想着,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笑得更加灿烂,冲勇利轻声说道,“那你以后,还要抛下我去看别人吗?” 语气十分正常,可已经被自己脑补的耍小性子的偶像萌得晕头转向的勇利,硬是从里面听出了撒娇的意味。
维、维克托这是在冲我撒娇吗?这是撒娇没错吧? 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彻底被某人的糖心炮弹攻陷的勇利,此时的判断力简直狂降到和没有差不多了。
所以,失去判断力的勇利忙不迭地点头,信誓旦旦地说道:“放、放心!我一定会只看着维克托一个人的!” 说完还怕维克托不相信,想了想,又加上了一个“永远”。

—————————————————————————
本来画手都找好了,明信片也特意约了图,结果有个读者说想给我无偿画内插
加了好友以后给我发她的画,发现这居然是个大佬……画得真好看!
多谢读者:斯年
_(ÒqÓゝ∠)这次说了好多话~

评论(12)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