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39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终于,在某天深夜,“疯狗”潜入了警局,文森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杀掉了因为连环杀人案而彻夜加班的所有警员,他看着最后一个倒下的人眼里的惊恐和不可置信,站在宛如地狱一般满是尸体残骸的血泊里,彻底崩溃了。
文森特最终选择了自首,并在自首的三个月后被判处死刑。当他被押到刑场,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时候,心里涌上的不是他梦寐以求的解脱,而是自从自首后,就消失了的属于“疯狗”的冷笑。
真相总是令人无法接受,枪响的那一刻,文森特心里充斥着永远无法说出的怨恨和痛苦,随着他生命的终结而消逝。
——从来没有所谓的文森特,他记忆里普通但幸福的几十年时光,只是他为自己编造的一个谎言。
文森特是他,“疯狗”也是他。
童年的不幸和凄惨造就了“疯狗”扭曲病态的心理,让他迷恋上了杀人时的快感,就是这样一个肮脏的灵魂,内心深处却向往着普通人平静的生活。
“文森特”这个人格就这样孕育而生。
死亡的瞬间,文森特恍惚间想起在小巷被袭击的那天,他失去意识的瞬间,“疯狗”在他耳边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以血为鉴,以骨为契,我和你注定无法分离。”
所有故事就此落下帷幕。
作为整个剧组里份量最重的大神,维克托出演的自然是男主角文森特,而《骨契》里戏份仅次于文森特的角色,侦探克里特,则由前年一炮走红的韩国影星李承吉来扮演。
提起李承吉,在公众面前留下的印象便是严谨、敬业和冷淡的性格,与他素来不对付的让.雅克.勒鲁瓦,粉丝们更喜欢称呼他为“JJ”的流行乐小天王,更是公开嘲讽李承吉为“无性恋的无趣男人”。
巴黎时间上午八点半,《骨契》剧组人员全部到齐,导演波波维奇确认了设施等等一切就位,随后将非参与拍摄的人清离了正中的拍摄场地。
“勇利就坐在这里吧,别到处走动,我找不到你可是会着急的。”维克托半开玩笑似地说道,他从米拉那里要来了她的折叠椅,原本鸟也不鸟维克托的米拉一听说是给小天使用(不得不说米拉和西园的外号品味惊人地相似),只能哼哼了两声,就干脆地交出了椅子,自个儿跑到其他组里待着看热闹去了。
“可是……大家好像都是站着的。”勇利看了看周围,有些迟疑地说道,初来乍到,还是这样的大剧组,勇利说不慌是不可能的,他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尽量缩小存在感,不给别人添麻烦,在照顾好维克托的同时,好好观摩学习。他可没有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他们是需要时常走动的,你只需要看着我就行了。”维克托说到“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闪了闪,隐晦地透露出了一点雀跃,他又指了指不远处几个坐着的人,笑道,“而且你看,那里不也有人坐着么?”
几人:……大神,我只是个化妆师。
几个化妆师在休息室里给其他演员画好了妆,留下首席在里面苦等着男主角进去化妆,她们出来后准备在场外坐着随时待命,此刻被维克托这么一指,心下当即有些无语。
不坐着,难道要她们站着等给需要补妆的演员化妆吗?站那么久,累都累死了,还化什么妆?
勇利可不懂这些,被维克托这么刻意一引导,当下就没了那些担心,听话地坐到了椅子上,怀里抱着背包,整个人看上去格外乖巧,那小眼神看得维克托心里一颤一颤的,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些什么,就被走过来的波波维奇给打断了。
“维克托,快去化妆换衣服,化妆师等你好久了。”剧组的其他人都喊不动也不敢来催这尊大神,波波维奇只得亲自上阵。
“……啧。”
维克托微蹙了下眉头,嫌弃了下波波维奇的啰嗦,作为娱乐圈最顶端的巨星,他当然可以继续拖延时间多和勇利待一会儿,但为了不让勇利误会他是个不负责、不顾及剧组(波波维奇:你本来就是)的人,他还是选择了妥协。
“那我过去了,照顾好你自己,有事情就找经纪人,她很闲的。”维克托摸了摸勇利柔软的头发,转身向休息室走去,“记得别逞强。”
勇利脸一红,心里的小人又激动又害羞地一连打了好几个滚。
维、维克托又摸我头了,哇啊啊啊啊感觉好开心!
当勇利从兴奋的情绪里清醒过来时,维克托已经换好戏服站在了拍摄场地的正中央。
勇利看着认真地和波波维奇确认着剧本的维克托,只消一眼,他的心脏就仿佛被重锤击中一般。
“好帅……”

评论(3)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