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33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是啊,波波维奇最近要开拍的这部电影都准备了一年多了,毕竟是我的同门师弟,他之前让我接下男一号,我也同意了。”维克托根本不提这两个月被雅科夫他们几乎打爆的电话,他两个月前突然提出要休假,雅科夫那个阵仗像是要活吞了他,最后就算奈何不了他勉强同意了,每天三通的连环催命也是少不了的,“休息得也够了,既然要开拍了,自然是得恢复工作了。”
“这样啊,维克托这两个月都没什么消息,大家都急坏了呢。”勇利想起玲小姐这些日子萎靡的状态,“男主角啊,维克托果然是演的文森特吗,官网上只放出了参演的消息,也没说是哪个角色。”
“哦?勇利看过原著么?”维克托做出一副很意外的样子,内心倒并不惊讶。
在偶像面前没什么智商的勇利很容易就被骗到了,“以前看过,我家里有这本书,最近一直在找风格类似的作品,就刚好翻出来又看了看。”
而且维克托接了改编的电影啊,当然要再看一次了,勇利暗戳戳地想道。
不过维克托……就要走了吗?
勇利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很不是滋味。
可是维克托去拍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啊,他究竟为什么要去失望呢?又能在银幕上看见自己的偶像了,这不是一件很让粉丝高兴的好事吗?
“这样么,那就很好办了。”维克托单手撑着下巴,望着头顶碧蓝悠远的天空,眼眸流传着隐藏得很好的愉悦,以及深沉的算计。
“啊,对了勇利。”
他侧目看向闻言有些呆呆地转头看向他的勇利,随意地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小事。
十二月的东京总是寒风凛冽,冬季下午格外珍惜的浅色阳光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柔软,男人俊美的侧脸和眼底温暖调侃的笑意,许多年以后,也依然清晰无比地倒映在勇利瞪大的瞳孔里。
“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九、快递小哥的剧组之旅(上)

法国巴黎,这个欧洲的古老浪漫之都,仿佛连玫瑰花的香味里都弥漫着纸醉金迷的气息。
这是个充满艺术与奢靡,邂逅与放纵的城市,上一秒游人还沉浸在香榭丽舍大道醉人的香水脂粉味里,下一秒又不小心闯入了油画与诗歌的伊甸园。
巴黎时间下午三点整,一辆黑色的迈巴赫低调地从夏尔.戴高乐国际机场开上通向巴黎市区的路线,若是在别处,这辆价值不菲的豪车必定会引起众人的关注。
而夏尔.戴高乐机场作为几乎汇聚了全世界所有最负盛名的各大奢侈品牌免税商店的,被戏称为“巴黎最好的地方”的国际机场,这里的游客们对豪车早已见惯不怪。
车内,迈巴赫宽敞舒适的后座上,一名亚裔少年正和脖子上的领带做着斗争。
“怎么会系不好啊……”他小声地嘟囔着,求助地看向身旁的男人,说出口的话带着点儿撒娇似的尾音,“维克托,你别看我热闹啦,拜托帮下我嘛。”
“勇利现在知道错了么,为什么之前不听我的话?”男人嘴上这样说教道,身体还是诚实地靠了过去,“下次还这样逞能的话,我就不会这样轻易地原谅你了。”
“对不起啦。”勇利微微仰起头,露出白皙的脖颈,配合地让男人修长的手指抚上这个脆弱的命脉。
维克托看着勇利带着几分臣服的动作,那绷紧的不堪一折的细嫩脖颈就像展翅的天鹅一般,任人宰割,他喉结微动,突然觉得有些口渴。
他不急不慢地替勇利系好被蹂躏得凌乱的领带,手指离开时,指尖还留着那柔软的肤感。
“哎?这么快就系好了,维克托好厉害!”勇利看着胸前服帖的领带,崇拜地惊叹道,同时感到有些挫败。
上飞机以前,维克托也提出过要帮他打领带,毕竟勇利之前根本没有穿过西装。
可是勇利只要一想到维克托帮他系领带的时候,两人的距离会缩短得几乎紧贴在一起,就连忙慌张地红着脸拒绝了。
被误会成逞能了呢,这样也好,因为害羞而拒绝什么的,实在是难以启齿。
不过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简单的领带系起来这么麻烦啊,勇利想起自己这一路的折腾,再对比一下维克托优雅的动作,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虽说维克托和他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没法比,但这就是人和人的差距吗,真是太残酷了。
“勇利还不到穿西装的时候,不会系也正常。”维克托安慰道,“不是还有我么,我帮你系就好。”
“嗯,麻烦维克托了……”重点不是这个啊!你究竟有没有一点巨星的自觉啊!有哪个明星会替粉丝系领带?
虽、虽然很爽就是了。
……好吧是爽到要爆炸了。

评论(6)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