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话唠大赛种子选手/无证驾驶惯犯
杂食注意
是个纯洁善良的好人!(你
混不来圈懒得撕逼放心fo


狗与咸鱼的孤寡秃头二人组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31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是啊。”维克托将勇利的慌张看在眼里,坏心眼地假装没有看见,“因为勇利过来得太慢了,等着很无聊的哦?”
不过勇利的头发看上去软软的,摸着一定比马卡钦那身最近老掉的毛还舒服。
蹲在一边安静充当布景板(助攻)的马卡钦对主人的嫌弃丝毫不觉。
“那是因为庭院太大了,而、而且景色太漂亮了,我不小心看入了迷。”
“这样吗,夏天庭院里的花会开得更好看,照看这些的是个英国的老园丁,勇利如果上午来就能遇见他。”
花是很漂亮,不过花再好看也没有勇利好看,维克托不动声色地用眼神将某个呆呆的家伙全身都舔了个遍。
“嗯。”勇利后背莫名一寒,缩了缩肩膀,悄悄地偷看了一眼维克托,自以为小动作没有被发现,庆幸地弯了弯嘴角。
花是很漂亮啦,不过还是没有维克托好看呢,这么好看的维克托,真想把他藏起来不让别人……
等等,打住,刚刚那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要不是维克托还在旁边,勇利真是苦恼得想要抓头发。
一定是今天天气太好了,自己都被弄迷糊了!
他下意识地忽视掉了心底的那丝羞恼和认真。
勇利不会想到,要是让某个变态知道了他的想法,变得乱七八糟的可就是他了。
维克托看着被发现了还察觉不到,一个人沾沾自喜的勇利,轻笑一声,故意拖长了声音道:“对了,勇利的手稿我看完了,好像是小说的大纲啊——”
勇利原本还在自我反省的心顿时提了起来,糟了,他本来还抱有一丝侥幸说不定过会儿维克托就忘了呢,怎么这么快又绕回来了!
他只好硬着头皮看向维克托,眼里因为羞涩染上几分朦胧的水汽,那副瑟缩的可怜样子像极了被围捕的小动物,看得维克托下身一紧,差点没控制住。
“勇利。”维克托嗓子有点嘶哑,拼命压抑着什么,偏偏勇利一点儿也没听出来,“我说得对么?”
“嗯……是的,那是我新小说的大纲。”勇利紧张得声音都在抖,清澈的眼睛里聚集起更多水雾,黑宝石般的眼眸被润湿得越发纯真,能看得人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只想将他小心抱在怀里怜爱地亲吻,“那、维克托看完了,觉得怎么样……啊?”
救命,别再这样看着我了,维克托用白皙修长的手指捂住半边脸,内心无声地呐喊着。
“……怎么样啊,感觉和勇利以前写过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呢。”
“我确实没有试过这种啦……”普通的评价让勇利有些轻松又有点莫名的失望,下一秒他却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等等!维克托?”
维克托是怎么知道他以前的风格的!这是他第一次给维克托看自己的作品吧?
他也很少给除了切莱斯蒂诺和藏原他们以外的人看他的作品,毕竟要他在现实里给别人看这些还是会十分害羞和忐忑的。
而男人轻描淡写的回答落实了他心里那个不可能的猜测。
“嗯?难道不是吗。”维克托用指尖拨弄了一下稿纸翘起的尖角,“在网上大受好评的神秘新锐作家,Yuri?”
“我可是很喜欢你的作品,读过好多次呢。”
勇利震惊于自己的马甲被轻而易举地扒掉,一时间不知道是该为了被扒下的马甲而难过,还是该为了“喜欢好多年的偶像是自己的读者”而高兴。
心情简直复杂到了极点。
虽然高兴得想要立刻去跑上几圈冷静一下,但是勇利还是觉得十分不解。
所以说为什么光凭一篇他从来没发表过的手稿,就能扒出他的身份啊!
他的老师,切莱斯蒂诺先生是看见了他发表出去的作品手稿才知道的,那也算情有可原。
但这篇只有老师和披集看过,连藏原都不知道呢。
“因为你遣词造句的小习惯没有变,很容易就能发现哦。”维克托笑笑,“可不要小看作为勇利忠实粉丝的我啊。”
并没有开玩笑,维克托对勇利的一切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就像刻在他骨子里的本能,即使早就知道勇利的身份,他也能轻而易举地记住所有独属于勇利的小习惯。
他深爱并了解勇利的全部,也只有他能这样了解他的勇利。

评论(3)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