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28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小电驴的速度不慢,加上勇利对去维克托住宅的路已经很熟悉了,闭上眼睛都能骑过去,他很快就到了别墅的大铁门前。
    和往常一样按了几声门铃后,铁门轻微抖动了一下,向两边缓缓打开,仿佛在欢迎这位日常到访的来客。
    看来维克托今天也在家呢。
    勇利抱着快递,怀揣着激动走到大门前,门没有关上虚掩着,“打扰了。”
    他轻轻推开门,一抬头就看见男人斜靠着墙,环着手好整以暇地站在门后。
    “下午好啊,勇利。”维克托露出今天的第一个微笑,“说了很多次了,直接进来就可以了。”
    “啊、啊!维克托先……”
    “嗯?又要叫我先生么?”男人微微皱了下眉,竟是带上了几分委屈,“我们都认识两个月了,勇利对我还是这么生疏。”
    可、可是,勇利有些窘迫地扶了扶眼镜,让他在其他人面前,或者私下直呼维克托的名字,叫他“维克托”,他不会有任何的顾虑,因为他通常就是这样称呼这个人的,但一到了维克托的面前,说出口的话就不自觉加上了敬语。
    算起来,除了初见的时候因为太惊讶直呼了维克托的名字,之后他面对维克托的时候,都加上了先生两个字。
    “嗯,维、维克托。”勇利突然有些脸颊发烫,连忙低下头,直直地将快递递向维克托,“那个,在这里签个字就可以了。”
    感到羞涩的勇利并没有看见,当他低头之后,男人紧抿的薄唇和浑身的戾气,眼底一片暗潮涌动。
    为什么,明明和勇利认识了这么久了,天天都能见面,勇利对我还是这么冷漠呢?
    勇利是不是,有了其他喜欢的人……不,不可能!他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只要想到这个可能性,他就像被折翼剜心般痛苦。
    维克托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掐进掌心,他多么想直接冲上去抱住那个绝情的小家伙,吻住那张总是能让他心痛得快要裂开的小嘴,祈求他看看他,让他别那么狠心地折磨自己,哪怕只是施舍一点零星的爱意,对他都是莫大的恩赐。
    只要你看看我。
    勇利的手举了半天也没等来那双接过的手,他疑惑地抬头,发生维克托沉默地皱着眉,心情似乎很差。
    不会是因为他说了么让维克托不开心的话了吧?
    勇利努力回想了下从进门到现在,他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啊。
    “维克托?”
    “啊,勇利。”维克托瞬间收敛起了阴郁的气息,变脸般换上一副温柔的面孔,“不好意思,今天遇到了一只不听话的小家伙,有点伤心,吓到你了吗?”
    “哎,没有啦,不听话的小家伙?维克托是遇到猫了吗?”勇利眼神闪躲地到处乱瞟,就是不敢看面前的人,“很多猫都特别调皮。”
    他在心里偷偷地想着,怎么会吓到呢,维克托就算生气,也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啊,像镀了一层光。
    如果说出来的话会让维克托为难的吧,被一个男粉丝花痴什么的,说不定会还觉得恶心……
    勇利突然觉得心里闷闷地痛,像被一个小锤子不停地敲打。
    “猫?不是哦,是一头小猪。”维克托点了点嘴唇,“一头不开窍的小笨猪。”
    “猪?这里怎么会有猪……”
    “嗯哼,先不说那个,勇利,这个是什么?”维克托指了指勇利的腰部,那里挂着一个小包,一沓纸露出了半个角。
    “啊,这、这个是!”勇利下意识地捂住腰间的小包,“嗯……一点稿子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啦。”
    “唔,勇利的稿子?”维克托歪了歪头,“看上去好厚啊,一定写了很久吧?”
“也没有特别久,写、写习惯了。”勇利干巴巴地回答道,手依旧放在稿子上不肯挪开。
呜哇,维克托怎么会注意到这个啊,吓我一跳。
话说,这个语气听上去会不会太刻板了,万一维克托误会我讨厌他可怎么办啊?
“真的吗?勇利好厉害,我可写不了这么多字。”维克托决定无视掉楼上有个房间里放着的,写下的十几箱有着某些不可告人内容的记录。

评论(3)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