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22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既然决定了,就要去尝试。”切莱斯蒂诺很高兴勇利能有想要去改变的意愿,他一直很看好他的这个亲传学生,两人的关系亦师亦友,他实在不愿意看见勇利就这样沉寂下去。
    可是勇利的内心太懦弱了,他给勇利的鼓励还不够让他大胆地迈开步伐,切莱斯蒂诺这辈子最自豪的就是他看人的眼光,他可以肯定,勇利绝对是个潜力巨大的天才。
    但现在的问题是,有没有谁能够将勇利拉出他自己心里的牢笼呢?给予他那份去蜕变的勇气。
    “你这次的构想非常不错,可以说是吓了我一跳。”切莱斯蒂诺翻阅着勇利手稿,上面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是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大纲,随手写下的批注,一些试写的片段等等。
    他看着看着,突然放下手稿直起身来,闭上了眼睛沉默片刻,睁开眼睛的时候,里面满是不可思议。
    这部小说的构思,实在是令他期待得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有多久没看到过这样吊人胃口的故事了?只是草稿上的只言片语,就让他浮想联翩。
    不过有一点,这和勇利之前的风格可以说是大相径庭,这种巨大的变化,简直疯狂大胆得不像勇利。
    这就很让人疑惑了。
    “这部小说,你琢磨多久了?”切莱斯蒂诺忍不住问出口。
    “下定决心动笔是10月底的样子,到今天的话应该是两个月前了。”勇利看了看日历,“想法的话,一直都有。”
    勇利想要写出足以被改编成电影的好剧本,这是他从十岁以来从未变过的梦想。
    当时的勇利还是个四年级的小学生,已经恢复上学快要一年了。
    也许是被迫休学在家的那一年,他的精神状态萎靡而脆弱,他在家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窝在房间里看书。
    隔绝了外面的世界,远离了恶意和揣测,面前的一切都是书,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到安全。
    过着自闭一样的生活,让他喜欢上了书籍,他开始在心底勾画一个个零碎的故事,起先只是些许片段,到后来越来越清晰,到最后能够筑造起场景。
    他也起过动笔试试的念头,奈何年龄太小,连个完整的大纲都弄不出来,更别说条理清楚地叙述一个故事了。
    还是等到了初中毕业,他才尝试着创作,然后就彻底成为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
    “原来如此。”切莱斯蒂诺了然地点点头,作家们之所以能写出无数令人拍案叫绝的经典,背后支撑他们的,就是对所写之物的喜爱。
    就像一堆衣服里,总有一件是你最喜欢的,动笔前的构想,也有他们最喜欢的。
    他们不敢轻易地去尝试写下它,害怕自己能力不够,会毁掉这份执念,只能放在心底慢慢雕琢,日复一日地去打磨自己的技巧。
    准备工作是漫长的,等个十年八年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我很好奇,是什么让你下定了决心。”他一直认为勇利这个性子,起码得等个十几年。
    “也不是下定决心啦,只是想试一试而已。”勇利低下头,遮住眼底的犹豫,“因为,能遇见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嗯?你在说什么?”后半句的声音太小,坐在勇利对面的两人都没有听清。
    “没事没事,只是抱怨一下最近太忙了,哈哈。”勇利掩饰似的摸了摸后脑勺,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唉。
    他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觉得有些头疼。
    这个故事从十二岁起就扎根在勇利的脑海里,肆意地盘旋生长,无时无刻不牵动着他的心弦。
    年幼的时候,他还可以劝说自己水平太过拙劣,根本无法驾驭这份构想,抑制住想要立刻提笔写下它的欲望。
    可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勇利越发不能控制他对写下它的渴望。他的心里仿佛埋下了一根刺,一点点撩拨就能左右他的情绪。
    这种感觉是痛苦的,煎熬的,令他但凡想起便坐立难安。
    ——可他甘之如饴。
    毕竟这份心情,这份困扰,这份难耐的折磨,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自己选择的,是他多年来那份界限模糊的憧憬与崇拜,仰慕与追逐的化身。
    它是他初心沦陷的见证。
    勇利迷迷糊糊地这样想着,困得头一点一点的,眼皮都快要黏到一块儿去了。
    “真是的!勇利!勇利!”
    他趴着的小桌子突然被重重一拍,吓得他的下巴重重磕在桌上,疼得眼泪花都出来了,立马就清醒了。
    “什么啊!嘶,好痛……玲小姐?”勇利撑起身体,一只手揉着下巴,倒吸着冷气,“你也太粗暴了!”

评论(2)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