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18

前话: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娱乐圈影帝设定,勇利快递小哥注意

接上一更

    马卡钦从小就是跟着维克托长大的,看着性格温和,很好逗弄,实际上从不亲近外人,除了维克托和他的好友,西园尤里一众以外,总是离其他人远远的,理也不理。
    而它现在这副高兴得要去扑人的模样,就连西园和尤里他们也没有见过,以前是独属于维克托的亲密。
    勇利看清楚了面前的大狗,顿时松了口气,看它这个样子,应该是巨型贵宾犬吧?贵宾生性比较温和,是常见的家养宠物,幸好这家主人不是喜欢养藏獒的那一类。
    他自己也养过一条小贵宾,可惜后来死掉了,因为小贵宾的死他还伤心了很久。
    勇利注意到大狗看见自己以后,警惕的眼神就立刻放松了下来,他不禁觉得有些奇怪,这狗难道认识他?不排斥就算了,好像……还挺欢迎的?
    不可能吧,巨型贵宾价格昂贵又惹人注目,这只又明显养尊处优,是他平时完全接触不到的。
    勇利是个萌物控,最喜欢的就是毛茸茸的动物,比如狗,所以当他发现这只大狗想要扑过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害怕地想要逃跑,而是担心它撞到自己刚才关上的滑门上。
    想到这里,勇利赶紧想要去重新拉开滑门,却看见大狗猛地停下了想要扑过来的动作,不免有些奇怪,怎么突然就停……
    此时的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一开始只是想进来看一看就离开的初衷。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为什么不过来了?
    勇利的话还没有说完,远处的螺旋楼梯上便传来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马卡钦,回来,不要吓到我的……客人。”
    男子端着一杯温咖啡,从螺旋楼梯上一步步走下来,慢慢走向已经完全傻掉了的勇利,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他的身材修长有力,比勇利高出大半个头来,黑色的贴身短袖勾勒出他身上线条流畅的肌肉,那层薄薄的衣料下,隐藏着猎豹一样充满爆发力的矫健身躯。
    勇利呆呆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个被他默默注视了快要九年的身影,从冰冷的屏幕和平面的纸张上活了过来,突兀地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朝他一点点地走来。
    他太熟悉这个人了,熟悉得即使再过无数年,让他闭上眼睛,也依然能够瞬间回想出这个人的每寸轮廓。
    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地僵硬在原地,大脑在不断地尖叫嚣闹着,身体却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喉咙也干涩得发不出声音。
    男人走到狗的身边,停下来摸了摸它的头,用只有他和马卡钦能听见的声音笑着说了一句“干得好”。
    “汪!”马卡钦得意地叫了一声,那可是它未来的小主人,别的狗家里可没有这么可爱的小主人,当然要让人家体会到它浓浓的热情和爱意了!
    男人看着抑制不住兴奋,甚至直立起来将他推向勇利站的地方的马卡钦,无奈地喝了一口咖啡。
    他一时激动没控制住情绪,在咖啡里放了太多的糖,香醇但过于甜蜜的滋味在舌尖扩散开来,若是放在平时,男人一定会厌恶地倒掉,并扔掉所有的方糖,要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喜甜的人。
    但是现在,他的全部身心视线都被眼前的人所牢牢占据,再也分不出任何心神去思考。
    这是他痴迷肖想了那么多年的人,他毫不怀疑,现在只需要对面的人一个眼神,一点笑容,他本就濒临破碎的理智就被撩拨得瞬间失控。
    他的自制力在这人面前,就像泡沫一样脆弱。
    没有人知道,他现在费了多大的劲才能忍住没有冲上去将人压在身下肆意妄为,他想要打开勇利的身体,cao得他在自己身下哭泣求饶,后面的小嘴灌满自己的jing 液,合也合不拢,只能软软地含着他的粗ying,min gan的身体被快感折磨得一次次gao潮,发出带着哭腔的yin dang呻yin。
    “怎么不说话?”他按捺住内心的躁动,慢慢走向呆立在那里的勇利,在落地窗前站定,顿了顿,轻轻地抬起空着的那只手,指尖触碰上玻璃,“这么冷淡我可是会伤心的哦?”
    勇利闻言慌乱而僵硬地抬头,恰好与微弯下腰的男人四目相对,那一刻他好似撞进了一片深邃的大海。
    像是冰雪消融之后的,温暖的大海。
    勇利张了张嘴,想要赶紧移开视线,却被那双眼睛摄住了心神,钉在了原地。
    真是漂亮啊,维克托的眼睛。
    他听见自己的心底有个声音这样赞美道。
    蓝绿色的眼眸里清晰地倒映出勇利的轮廓,此刻正闪烁着夜星般的微光。
    “他的眼珠带着透明而脆弱的质感,美得就像一首抒情诗,当它们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某个人的时候,会让人产生他深爱着那人的错觉。”
    勇利想起某个知名演员对维克托的赞赏,内心不禁为那位演员鼓了鼓掌。

—————————————————————————
这点连自行车都不算吧,居然还能翻……

评论(3)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