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10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内心黄暴注意,勇利快递小哥设定

接上一更

这一觉就睡到了天色已经昏暗的时候。
    睡得香甜的勇利悠悠地转醒过来,嘴角还带着可疑的亮晶晶的水渍。
    刚睡醒整个人还迷迷糊糊的他呆呆地坐在那里,大脑呈放空状。
    这是哪里……
    过了几秒,勇利的脑电波终于缓慢地连接上了现实,像一台快要报废的电脑正在重启。
    啊,原来我睡着了啊。
    才睡醒的迷茫感令他他直直地注视着前方堆积的货架,旁边货架投下来的阴影一如睡着以前一样,将勇利整个人罩在里面。
    睡得过久的身体因为长时间僵硬的坐姿而酸痛难耐,勇利忍着痛感抬了一下手臂,就能清晰地感受到身体的骨头像老旧的齿轮被牵动似的咔嚓咔嚓的声音。
    “呃,好酸,屁股都坐麻了……”他小声抱怨着,“我这到底是睡了多久啊!”
    他又坐着缓了一会儿,当意识彻底回笼以后,充斥着勇利浑身的感官的,居然是一种恍若隔世的不真实感。
    被袭击的惊慌,被强迫的恐惧,感到耻辱和害怕的而不得已的自我逃避,这一切的一切,在经历过一场深度的、放空了所有感受的睡眠后,仿佛全部被蒙上了一层雾里观花似的薄纱,虚虚实实看不真切。
    就好像话本里,古人黄粱一梦惊醒后的荒唐感。
    就连那个神秘而意图不明的男人,和他带来的,如同附骨之疽般的湿热气息——那些暧昧,火热的情欲,记忆中激烈的电流般窜上脊椎骨的快感,都被一片遥远的、迷梦般的雾气层层叠叠地遮盖了起来。
    这件几个小时前困扰得勇利快要发疯的事情,在一觉醒来之后,竟然戏剧性地被抹上了一笔模糊的色彩。
    这对时常自嘲自己是个玻璃心的勇利来说,还是头一回。
    勇利不由得有些啼笑皆非,他有朝一日,居然也可以如此简单地对待这种本该给他留下小半个月阴影的事情。
    明明……在对待写作的时候,任何来自他人的恶感与贬低都足矣让他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虽然在已经沉浸文学创作好几年的现在,他也学会了放宽心态,尽可能地以平和的心情去面对批评,但骨子里,他仍然过分在意着人们对他的意见。
    天生的玻璃心,并不是一朝一日就可以改变的。
    所以他才会对自己莫名其妙就放松下来的心态感到惊奇。
    因为在他的自我认识中,他是一个很容易被打击到的人。
    现在的勇利还没有意识到,他所有的小心翼翼 ,束手束脚,每一次小题大做似的忐忑不安,都只仅限于被他真心以待的东西。
    他再怎么玻璃心,再怎么脆弱,也只限于他付出了真心的事物。
    除去浮现在表面的优柔寡断,隐藏着的是比许多人都要果断而坚韧的内在。
    勇利挠了挠头,松了一口气。
    这是件好事,没有人会愿意记得这种事情,忘记是最好的选择。
    时间会冲淡一切,即使有时候这并不是一句绝对正确的话,总有一些东西有着时间难以理解的坚持与长久。
    “咕——”
    肚子突然传来一阵干巴巴的响声,在安静的小路里回荡着,将还沉浸在伤春悲秋里的勇利硬生生拉回了现实。
    从中午开始一直到现在,除了保安给的饮料,他还什么都没有吃过,胃里早就空空如也了。
    先前被忽视掉的饥饿感此时一股脑地涌了出来,瞬间霸占了勇利所有的神经。
    民以食为天,那些自怨自艾的情绪在吃饭面前通通那都不是事儿。
    勇利一下子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情绪里的阴暗被一扫而空,可以一口气吃掉十碗拉面。
    他扶着墙站了起来。
    “唔……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勇利吃力地借光,抬手看了看手表。
    手表上的指针表明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勇利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发出一声短促的哀鸣。
    “我的拉面——!”
    这么晚了,那家拉面馆生意那么火爆,估计连面汤都不会有了!
    我最近是撞了衰神了吗?!
    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的勇利,脑袋上仿佛出现了两只毛茸茸的耳朵,没精打采地耷拉了下去。
    “不过……这个时间,好像有家夜宵店才刚刚开门啊……”沮丧的勇利眼前忽地闪过一家餐馆,令他整个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那家夜宵店就在离他公寓不远处的地方,老板是一个非常直爽的中年大叔,有这一口浓郁的关西腔。餐馆通常晚上八九点才开门,味道很好下料也足。
    最重要的是,那家店的炸猪排盖饭超级好吃!
    怕发胖的所以不敢经常吃的勇利,决定今天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这样想着,勇利不再犹豫,转身就向小路外快步走去。
    美味的炸猪排盖饭,一定等着我啊!
    很快,鲜少有人路过的小路再次恢复了落针可闻的安静。
    只剩下早已收摊的海鲜市场和它一起迎来寂静的夜晚。
    于是,今天的快递小哥,也是一如既往地展现着他作为一个吃货的修养呢!

评论(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