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09

维克托痴汉/内心黄暴/略病娇注意,勇利快递小哥设定

接上一更

……综上所述,纯情的处男.胜生.直男.勇利同学,就算隐隐知道男人和男人之间也能做那种事情,单纯的思维也并没有让他立马反应过来。
    袭击自己的男人,他明明就知道我是个男人的吧?
    毕竟连那里都被摸过了……
    那为什么不停下来呢?
    为什么还要继续?
    为什么要对他说出那种下流的话?
    勇利觉得他的脑袋挤满了各种各样尖锐的质问,得不到任何回答的疑惑吵得他整个人头痛欲裂。
    够了,够了,停下,快停下……快停下来啊!
    “不要再吵了!”
    勇利有些激动地喊出声来,声音在一片寂静的小路里显得那么地突兀。
    脑海里终于不再吵闹,而是慢慢安静了下来。他有些脱力地靠在墙上,凉凉的墙面带着些朦胧的湿意,和不平整的小疙瘩,透过他被汗湿的轻薄的衣服,硌在他的背上。
    腿好软啊,怎么还没有恢复力气,这样要什么时候才能走回家啊……
    勇利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并不算晚,夏天的夜晚总是来得格外慢的。
    要不——稍微休息一会儿吧?
    勇利心里有个声音这样说道。
    然而这个想法刚冒出头来,就被另一个声音恶狠狠地掐灭了。
    你究竟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那个变态随时有可能回来哎,你居然还想就在这儿休息!
    勇利觉得他才安静没有多久的大脑里仿佛分裂出了两个自己,一个想要就这样休息,一个想要快些离开。
    应该趁那个人离开,赶紧回家啊!
    想要离开的那个勇利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可是……那人已经走了啊,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应该没有什么吧?
    另一个勇利弱弱地反驳道。
    蠢货!你怎么知道他离开,不是去叫人来杀人灭口的!
    ……不,这个倒不太可能。
    勇利的眼睛被蒙得很严实,却清晰地感受到他高挑挺拔的身体牢牢地压制着他,似乎不管怎样挣扎都无法撼动半分。
    他比我高那么多,力气又大,要灭口早就灭了啊,没必要放了我自己离开以后,再大费周章地折回来。
    之前的那个勇利立刻就想说怎么不可能,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一时有些语塞,只能愤愤地警告他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这人一看就是个不要脸的劫色的变态,变态怎么能用常理去推断!
    勇利权当没有听见,或者说不想去听。
    又回到先前的问题了……这个男人,为什么对自己做出这样像是性骚扰一样的事情?
    劫色?
    自己是个男的啊,又不是什么身娇体软的妹子,就算体型有那么一点瘦弱……那也是个百分百纯种的汉子。
    会被劫色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
    明明用脑子想想就知道,一般劫色的人都是专挑漂亮的女性下手,有谁吃饱了撑的去劫男人啊,男人有什么好劫的,抱起来硬邦邦的,一点都不软,也没有妹子那么温柔可爱。
    再说人家有的玩意儿你都有,有什么稀奇的。
    况且谁家劫色是替别人自慰的啊……
    被两次问到这个问题的勇利没有办法再以中断思考的方式去逃避。
    他只能拼命催眠着自己,好像只要这样,他就能忘记那个袭击者给予他的陌生而令人害怕的情欲,忘记他曾在一个男人身下喘息和呻吟,摆脱那让人无处可逃的羞耻感和难以挣脱的束缚。
    ……那这个袭击你的人,你要怎么解释。
    勇利的身体抖了抖。
    应该是小路光线太暗……从背后没有看清楚,把我看成了比较魁梧一点的妹子?知道了我是男人以后,对我感到抱歉所以替我……疏缓了?
    然而有哪个色狼会口味奇特地去骚扰魁梧的妹子,还替男人自慰?
    勇利捂住了耳朵,似乎只要这样就可以将内心的质问隔离。
    他就像鸵鸟一样,将自己内心的害怕,无措和茫然通通忽视。
    是的,就是这样,什么也没有发生,没什么好奇怪的……
    勇利在心里默念着,反复地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意外,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将这个解释深深地烙在心底。
    终于成功催眠了自己的勇利彻底放下心来,慢慢阖上了眼睛,打算靠着墙休息一下。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报警,可是这种事情,先不说他根本就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就算他去了警局,这样的小事,自己是个男人,又没有受到什么实质的伤害,警察是不可能立案的。
    就这样忘记这件事吧……
    在烈日下辛苦工作了半日,又被迫做了这样格外消耗体力的事情,着实累坏了的勇利很快就被汹涌的睡意包围,一动不动地靠着墙,胸口微弱的起伏和平缓的呼吸证明着他已经进入了梦乡。
    幸好是夏天,不然这样一身汗地随意睡在小路里,醒来过后一顿头痛发热是免不了的。

评论(1)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