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08

前话:
维克托痴汉/略病娇/影帝,勇利快递小哥设定注意

五、快递小哥收到情书了(上)
   
    在袭击者离开这条小路的十几分钟之后,勇利才堪堪恢复了一些力气,粗喘了几口气,他伸手颤巍巍地拉扯着蒙眼的带子,好不容易才将被系成死结的带子取下来。
    与黑暗格格不入的亮光猛然映入眼帘,倾泻而下的光芒照亮了勇利那双黑白分明,此时却有些反应迟钝的眼睛。
    糟了,好亮啊……
    就算是在光线昏暗的小路里,突如其来的光亮还是让勇利有些难受地眯起了眼睛,细碎的刘海划过额前,轻微的痒意让勇利忍不住皱了皱眉。
    适应了一下光亮之后,他用手撑着地面试图站起来,却发觉自己的腿像没有知觉一般软绵绵的,大腿根部有些被拉扯过度的酸痛,暂时使不出任何力气。
    叹了口气,他只好坐回原处,巴巴地盯着头顶的雨棚,直到视网膜有些模糊,这才收回视线。
    那个男人……已经走了吗?
    勇利将脸深深地埋进膝盖里,不可抑制地轻轻颤抖。
    当他被那个人突然袭击,压在墙上时,他从未如此清晰地体会到生命被威胁的恐惧。
    那一刻,他的大脑里全是各种新闻上被劫匪抢劫并杀害的受害人的样子,他们全都血淋淋地躺在地上,青白死寂的面庞直白地告诉所有人,这具身体已经被剥夺了生命。
    死亡带给他的强烈害怕和不敢反抗的绝望让他浑身僵硬。
    而后来,那个男人所做出的匪夷所思的举动更是令他头脑一片空白。
    虽然没有遇上真正的劫匪的确很值得庆幸啦,但是……
    为什么,我会遇见这种奇怪又荒唐的事情?
    勇利将身体蜷缩得更紧,这样会让他有种自己已经安全了的错觉。
    他现在脑子里非常混乱,用一团浆糊来形容毫不过分。
    他的身体软得像被抽去了骨头的鱼一样,被扔上岸边暴晒在阳光之下。皮肤上仿佛还残留着男人指尖传递过来的灼热的高温,和流连身体间如同火花炸开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异样触感。
    他有很多的疑惑,很多的不解,首当其冲的便是对那个男人身份的质疑。
    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情?
    勇利只记得,在他被强拉过来的匆匆的一瞥中,男人线条性感的下颚,和将他整个人笼罩的高挑身材。
    比自己高出了好多……身高应该有一米八吧。
    这个身高在日本可不常见。
    勇利并不记得自己得罪过什么人,可以让他这样来愚弄自己。他的脾气一向很好,生气的时候少之又少,没少被藏原调侃,说他是“软得和草莓大福一样的人”。
    而且,这种带着,带着……特殊性质的事情,根本就算是性骚扰吧!
    完全想不出来会有谁这样来对待自己的勇利,就算绞尽了脑汁,也根本找不到可以怀疑的对象,只能先将这人的身份放到一边。
    反正再怎么想,也想不出来谁会做这种事情啊……还是暂时别给自己添堵了吧。
    勇利这样有些自暴自弃地想着,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
    这件事情于他产生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对他来说,应该说对任何一个思想正常的男性来说,会遇到现在的情况,都是绝对没有预料到的。
    毕竟这种性骚扰一样的事情,一般不应该只会发生在女人身上么?
    所以勇利无论怎样都想不明白,究竟是为了什么,那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男人要对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在性爱方面,勇利是个非常单纯的人,对于它的了解也仅仅只止步于中学的生理保健课,并且他的生理保健课是他唯一挂过科,甚至逃过课的学科。
    他不像其他同龄的男生一样热衷于各种成人影像,刊物,也因此被藏原笑话成纯情的小处男。
    “你不也是处男吗!”勇利还记得自己当时很是生气,恼羞成怒地冲藏原这样说道。
    “啊,是这样没错,毕竟我的第一次是要留给我的女神的。”记忆中的藏原笑得非常欠揍,“但我可不像你一样,什么也不知道。”
    “胡说,最、最起码的我还是知道的!不要把我想成幼儿园的小孩子好吗!”
    “是嘛?”藏原笑得更加恶意,“我们学校唯一一个生理保健课挂科的,胜生勇利同学?”
    “啊啊啊不要再说了!”

————————————————————————
上一更的黑车发的图被说违规了,在我主页里找吧,笔芯

评论(1)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