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子酱

老了才知道肾的好
所以趁还年轻多熬夜吧

头像by@fiee

【维勇】快递是个可啪的工作03

前话:
维克托痴汉属性注意,独占欲强+黑化+略病娇

三、快递小哥被调戏了
   
    “喂喂尤里,你别吓到人家了。”西园毫无形象地翻了个白眼,长了一张美少年的脸,性格真是烂到爆炸,看你以后怎么找得到媳妇,“把你的坏脾气收一收,不过你也没说错,我确实挺喜欢他的。”
    对这种呆呆萌萌的小可爱最没有抵抗力了,这快递小哥一看就是真.天使啊!和尤里这种只有一张脸能看的不良少年根本不一样!
    听到这句话,勇利头上的血条就像突然遭到了一万点伤害的重击一样,瞬间去掉了大半。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就凭这句话,藏原也一定会追着喊着说要打死他的,更别提那一大堆数都数不清的后援团粉丝和学姐的爱慕者!
    要是他喜欢学姐的话,这倒是很值得,可是他不喜欢西园学姐这种类型的啊,他有自知之明。
    喜欢温柔的大和抚子型小姐姐的勇利脸色差得仿佛吃了翔一样。
    他应该庆幸这里没有别人。
    他很清楚,西园学姐这种随时随地散发荷尔蒙的万人迷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得了的啊!
    不仅有着前仆后继战斗力爆表的铺天盖地的情敌,要进入她的视线被注意到就已经是妄想了吧!
    勇利不知道,在这一点上他倒是做得挺成功的。
    “西、西园学姐……”勇利鼓起勇气开口,“这个其实是……”
    “嗯?学姐?你是京都大学的学生吗?”西园的注意到勇利称呼的变化,学姐?居然是一个学校的吗!
    哎呀,是学弟的话,要接近小天使就更方便了呢!
    所以西园你的重点完全歪掉了!
    “呃,嗯,是的……”勇利慌乱地扶了扶眼镜,“我,我是文学系大二的胜生勇利。”
    “原来是胜生学弟啊!”
    哦耶!成功get小天使的名字!
    “那,那个西园学姐!”内心剧烈争斗了一番,勇利咬了咬牙,心一横,闭上眼睛喊道,“这,这个情书,是我的好朋友藏原让我转交给学姐你的!如果造成了学姐的困扰我很抱歉!”
    “嗤。”尤里嘲讽地勾了勾嘴角,果然是个笨蛋。
    “哎?啊,这样啊。”西园才不会说她觉得有点失望呢,“替我给你的朋友说声谢……”
    等等,西园突然想到,既然是小天使的朋友,说不定可以从他那里入手和小天使深入交流一下啊!
    毕竟看样子,直接和小天使说想要和他多了解了解,会把人吓跑的吧。
    容易害羞的小天使也很萌啊!
    本质上是个猥琐的怪阿姨的西园觉得自己兴奋了起来。
    “这样吧,你把你朋友的联系方式留给我,我去和他说吧。”西园脸上立刻挂上和善而慈祥的微笑,轻声诱哄着,“不然的话,你回去会很难交代的吧?”
    “哎?真的吗?”正在发愁要怎么安慰藏原的勇利抬头两眼放光地看着西园。
    “谢谢西园学姐!我这就写给你!”勇利立马拿出纸笔,怕西园后悔,飞快地写下了藏原的号码。
    学姐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人啊,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她呢!
    嗯,藏原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哈哈,不用客气。”西园接过写着号码的纸,笑得更加和蔼,“别这么生疏嘛,直接叫我西园……”
    “喂,我说西园,你是老太婆吗,这么啰嗦。”从来没有被无视过的尤里不耐烦地瞥了一眼呆站着的勇利,“那边那个蠢货,你也该走了吧,啰里吧嗦的,小心我揍你啊!”
    被尤里堪称凶恶的眼神吓得心跳一停的勇利觉得再不走的话,他会被揍得很惨。
    所以他果断地接过签好的快递单一溜烟地跑了。
    “啊……勇利走了。”西园觉得有点遗憾,不过反正已经要到小天使朋友的联系方式了,他又是这个片区的快递员,迟早会再见面嘛,“都怪尤里,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啊?老太婆,我说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啊?不是说日本人的名字只有关系亲密的人才能叫么。”尤里不在意地撇撇嘴,“行了,别管那只蠢猪啦,我今天找你是有急事。”
    “哦?是维克托又去哪里惹事了吗?”西园对此习以为常,那个人长了张招蜂引蝶的脸,生了个没心没肺的烂性格,平时宅在小区里就够招人了,每次去趟外面总能带不少麻烦回来,她和尤里都习惯帮着维克托的经纪人处理这些事情了。
    比如走在街上,绝对会被认出来但是就是不愿意稍微遮掩一下,明明都被无处不在的狂热粉丝围追堵截到必须用直升机逃跑了,还不忘送个飞吻撩一撩本就处在极度疯狂中的粉丝们。
    简直是劣迹斑斑,罄竹难书。
    “不是,维克托那家伙突然不见了,经纪人和公司都联系不上他。”
    “卧槽!搞什么,这人脑子里是装的翔吗?他知不知道到处乱跑会造成大混乱的啊?!”西园吓得差点将怀里的快递丢出去。
    维克托以往不管弄出多大的骚乱,也没有这样抛下经纪人一言不发地消失。
    毕竟这人是天生的聚焦点,只要走在街上,就绝对会被注意到。
    “其实那样的家伙,干脆被脑残粉带回去做点什么就会老实了吧。”尤里磨了磨后槽牙,“这个一天不惹事就皮痒的混蛋!”
    自己究竟为什么之前会那么崇拜他?
    曾经非常崇拜维克托的小迷弟.尤里,自从认识了那人的真面目之后,就无时无刻想一脚踹死他。
    “不,这个假设不成立,虽然他很不靠谱,但是好歹是战斗民族的人,而且……”
    “他以前干过什么事情你也知道,别的不说,就是伯父伯母那个身份,说他身手不好没人信的。”西园遗憾地说道,“所以,你想的那种事情,大概这辈子都发生不了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五届奥斯卡影帝,当之无愧的超级巨星,影迷心中无人能够撼动其地位的影视圈金字塔顶端人物,一个移动的超巨型麻烦制造机,尼基福罗夫家的独子,本质上是个非常率性而为、任性、且没心没肺的人。
    因为家庭原因,小时候是在军营里和俄罗斯大兵们度过的,身手非常好,擅长格斗,这也能在后来,他的电影里从未请过替身的精彩打斗场面中窥见一星半点。
    完成了高中学业后,成天满世界地跑,下深海跳悬崖什么都要去试上一下,不管派多少人去追都硬是带不回来他,简直让在军政界呼风唤雨赫赫有名的尼基福罗夫夫妇吃足了瘪操碎了心,生怕哪天就接到需要去给他收尸的消息。
    维克托几乎跑遍了全世界以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回到俄罗斯,开始沉迷于演戏,看上去对此兴趣浓厚,决定在莫斯科大学进修影视戏剧表演。拿到学位以后,非常开心地火速出道,去发散荷尔蒙祸害世界人民去了——他的父母在其中功不可没。
    尼基福罗夫夫妇听说维克托沉迷演戏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真是上帝保佑!维克托总算愿意安定下来了!”尼基福罗夫夫人激动地拍了拍丰满的胸脯,像是下一秒就要高兴地哭出来,“反对?怎么可能!必须支持啊,快快快,给我联系家最好的经纪公司,让他越快出道越好!”
    由此可见这人的黑历史究竟有多可怕。
    维克托的出道作品是某美国著名导演执导的电影《孤独情事》,他出演患有臆想症的男二,一个对演技要求很高的角色,浑身上下充满疑点与矛盾的幕后反派。这种角色很难演,演好了却是极受观众欢迎,一个可以一举成名的典型角色。
    毫无疑问,维克托将这个角色演绎得超出了导演的想象,尽管动作还带着显而易见的青涩和不成熟,这也不妨碍电影受到影迷非常夸张的热烈吹捧,男性佩服于他的演技,加上他那张令人目眩头晕,心神恍惚的脸,几乎没有女性甚至是男性能够逃脱他的魅力。
    他在莫斯科大学的导师,享誉世界的前影帝雅科夫说过,“我能肯定一点,维克托在演戏方面的天赋是无与伦比的,他是我见过最棒的演员,而他的努力也同样值得肯定。”
    而他的前妻,著名的皇家芭蕾舞团前首席,尤里的老师,被称为“芭蕾皇后”的莉莉娅也同样这样认为。
    维克托因此在极短的时间内拥有了无以伦比的超高人气,他的消息短短几天便席卷了大半个世界,之后他的演艺之路顺利得不可思议,他出演每一部作品都受到了极大的推崇,连续五年的影帝,数不胜数的各种国际奖项,直到最后短短几年便被人推上了神坛。
    “啊?这我也知道啊!”尤里抓了抓头发,“行了,当务之急是把那个蠢货找回来。”
    “就算你这么说……去哪儿找?”西园翻了翻手机,“给雅科夫打个电话?毕竟维克托是他的学生。”
    “雅科夫那个老头子肯定找不到他啊!就是他给我打的电话让我来找你。”尤里有些烦躁,“你先给他的经纪人打电话,顺便要一下维克托的行程,据我所知他要是参加后天米兰的那场秀的,那个我可以代替他去,但是我记得近期他还有好几家重量级的代言要拍吧?”尤里拿出自家经纪人硬塞给自己的行程表,咬牙切齿地计算着怎么挤出时间。
    这个世界的模特圈发展得非常好,发展的程度和受到的关注度丝毫不比影视娱乐圈低。作为一出道就拿到顶级品牌代言的新人,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妖精”的尤里一直有着其他超模难以想象的超高关注度,毕竟这是一个颜狗遍地的世界。仅看人气,尤里甚至可以和好莱坞明星相提并论,并在半年内进入了世界超模排行,这在模特圈简直闻所未闻,他被不少才华横溢的设计师当作自己灵感的缪斯,今年更是隐隐有进军影视圈的意向。
    可恶啊,他的行程多到爆炸好吗!你知道作为一个处于事业上升期的模特究竟有多少工作啊,他一年到头就没有几天是不在全世界飞来飞去的!要不是雅科夫开口,谁要帮这个混蛋收拾烂摊子啊!
    “嗯…果然都是些财大气粗的著名品牌啊,估计不好应付啊,合同也签了。”西园看着维克托经纪人发来的行程表,也烦躁了起来,“有时候我倒希望他接的都是没什么名气的代言。”
    “有空在那里做白日梦不如快想想办法!啧,我时间太紧了,最多帮他应付这一次!”
    “发个全国通缉?”
    “……你脑子被维克托吃了吗!”
    “好吧,那我联系下警署,把东京翻过来也要把他给我找出来。嗯……监控要重点查!”西园播了个号码,“你给伯父伯母报个信,实在不行只能让他们接手了,反正伯父伯母找维克托这么多年,也有经验了。”
    西园和尤里简直忙得恨不得自己长出三头六臂,才平静下来没有多久的生活,再次被某人搅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那么现在,引起这一切动荡骚乱的主角维克托在哪里呢?
    ……他在跟踪别人。

评论

热度(233)